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猪狗两家打一生肖
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刀劍神域 第十四卷 Alicization Uniting 決戰第三節

    我原本還以為自己已經部分克服了肉體上的痛苦。

    兩年多之前,在露莉德村北的洞窟內與從Dark Territory入侵人界的哥布林展開了戰斗。過程中,我的左肩被哥布林隊長的蠻刀砍中,雖不是什么致命的傷害,然而那份痛苦——正確來講是因痛苦而引發的恐怖感是如此強烈,以至于讓我動彈不得。

    那一經驗如實地反映了我在Under World中最大的弱點。由于在Nerve Gear和AmuSphere配備的具有痛覺吸收功能的保護系統的環境下度過了太長時間,對痛覺的耐受能力低得不能再低。

    此后我便主要通過和優吉歐的交手積極地試圖習慣木劍擊中身體的痛覺。不知道是不是這份經驗起了效果,即使突入了這座塔樓后在實戰中連續多次受了重傷,也并沒有使精神陷入硬直狀態。在Under World中——哪怕是四肢被斬斷,只要天命沒有歸零就完全可以治愈。

    然而——

    在漫長的路途抵達終點時,我才發現自己什么都沒有克服。

    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制造出的戰斗兵器,被稱為《劍之巨像》的怪物的力量和速度都遠超想象。已經達到了足以破壞這個世界根本平衡的程度。防御下左臂攻來的第一擊已經可以說是奇跡了,而其左后腳襲來的第二擊,根本沒法用肉眼捕捉到。

    構成了巨像腳部的劍,從我的右下腹部刺入,損傷了內臟后貫穿了左脅。在被擊中的一瞬時我還能感覺到冰冷的感觸沿著軌道劃過,然而被打飛、撞到窗戶又掉在地上后,如今纏繞著身體的就只有帶著灼熱的劇痛了。十指無法動彈,下半身的感覺也徹底消失。就算身體被腰斬都毫不奇怪。

    我還能維持意識和思考能力就已經很不可思議了。

    或者說,相比痛苦和恐懼,更不如說是絕望的感覺。

    恐怕現在我的天命正以恐怖的速度減少,距離歸零已經不到一分鐘了。

    留給整合騎士愛麗絲的時間只怕更少。倒臥在稍遠處的黃金劍士,被劍之巨像的劍貫穿胸部。似乎對心臟造成了直接的損傷,出血量也相當的恐怖。很有可能就算現在立刻使用最高級的治愈術都趕不上了。僅憑意志力便突破了施加在全Under World人身上的《右眼的封印》,創造了這一奇跡的Fluct Light,正在逐漸從我眼前消失。

    雖然并不在我的視野中,但應該就在身旁的獨一無二的摯友優吉歐,其生命也已然如同風中殘燭那樣。雖然他在技藝上已經超越了我,但僅憑劍技根本無法與敵人對抗。

    巨像發出陣陣轟鳴,緩緩前進的樣子在眼中模糊地呈現。

    雖然我想讓優吉歐趕緊逃走,但嘴巴和舌頭卻根本一動不動,一句話也喊不出來。

    不——就算我這么喊出來,優吉歐也不會逃走,而是會架起青薔薇之劍,為了救下我和愛麗絲,而面對巨大的敵人吧。

    造成這一狀況全都是我的過失——也就是做出了『Administrator無法殺人』這一錯誤的判斷。

    在圖書室的時候,賢者Cardinal就用茶杯向我解釋了這個世界的《禁忌》。照她所說,任何禁忌都有空子可鉆。Administrator恐怕就鉆了空子,并不通過自己的手,而是利用制造的兵器屠殺敵人,讓自己繞開了那一《禁忌》。

    灼熱的劇痛不知何時已經變為了如同冰凍般的虛無感。

    很快,設置在我身上的名為天命的狀態值就要歸零了。在那一瞬間,我就會從這個世界注銷,在STL內恢復意識吧。而Under World內——包含愛麗絲和優吉歐在內的所有Fluct Light,將會毫無例外地全被抹消掉。

    還不如讓自己跟優吉歐他們一樣。

    在這兒與他倆一同迎來真正的死亡。

    除了這個,我還能用什么方式表達對他倆的歉意呢。

    在徐徐變暗的視野中,只有不斷前進的劍之巨像,巨像后面露出愉悅表情的Administrator,以及倒下的愛麗絲金發的閃耀出的光芒。

    只見那光逐漸遠離我而去。

    此時,耳邊傳來了微弱但卻清晰的聲音。

    「快用短劍啊,優吉歐!!」

    這口齒伶俐的聲音,似乎在哪兒聽過。腦海一片空白的我,就這樣繼續傾聽著那個聲音和優吉歐之間的對話。

    聲音的主人在下達了幾個簡要的指示后,放出了「爭取時間」的宣言從我的脖子上開始移動。一瞬間,我感覺到有什么微小而溫暖的東西從我的臉頰上穿過。

    不知是不是因這溫度而取回了一點力量,我的眼皮幾乎是自動地抬了起來。

    就在自己眼前,悄無聲息的落到被血液染紅的絨毯上的是——

    一只閃著漆黑光澤的小蜘蛛。

    沒錯。是夏洛特。賢者Cardinal在這兩年時間里附著在我身上的信息收集終端。

    可是,為何會在這里?這只小蜘蛛,不是已經在圖書館里接受了不再作為終端的命令,而消失在書架的縫隙中了嗎?

    【nagi:web版的bug被修正了。】

    在一瞬間忘記了痛楚和恐懼的我的面前,小到不能再小的蜘蛛,開始向不斷接近的巨像直線突進。

    八只細細的腳以優雅而流暢到令人眼花繚亂的動作踏動絨毯。然而,每一步踏出的距離,和劍之巨像的步伐根本無法相比。到底要用何種手段去拖延那個正向優吉歐大步接近的巨像呢——

    正當我這樣思考著的時候,再次出現了讓我忘記了劇痛的驚異場景。

    咕的一聲,黑蜘蛛的身體變大了一圈。

    尖尖的腳刺入地面,蜘蛛的體積猛的開始了增長。僅過了幾秒鐘就變得跟老鼠一樣大了,隨后又超過了貓、狗,而且還在不斷變大。不知何時,我已經可以通過與地面接觸的臉頰感覺到從夏洛特的腳產生的沉重震動。

    「——嘰嘰!」

    伴隨著金屬質的擠壓聲音,劍之巨像終于覺察到了夏洛特。嵌在臉部的兩顆寶石,就像在審視著新敵人一般劇烈閃爍起來。

    沙沙沙沙沙!!

    另一邊則是發出如同用刮刀在皮革上研磨般的咆哮,從全長已達到兩米的黑蜘蛛深紅色的復眼上發出了強光。

    雖然高度不及巨像的一半,但面對對面僅僅由細長的骨架構成的造型,巨大的夏洛特的身子氣勢洶洶,同時也無比的優美。覆蓋全身的漆黑絨毛反射著金色的光輝,而八只腳前端的鉤爪也如同黑水晶般冰冷透明。

    相當于雙臂的最前方的兩只腳大大張開,細長銳利的鉤爪如同利劍。夏洛特高高抬起右腳,毫不猶豫地向巨像的左腳擊去。

    足以讓人誤以為是大劍交錯的,沉重的金屬沖擊聲音在房間內響起。產生的橙色火花,瞬間在昏暗的室內閃耀。

    如同這便是信號一般,我感覺到之前還僵在那里的優吉歐,終于開始跑了起來。

    既不是向著巨像,也不是向著我或愛麗絲。

    而是為了實行夏洛特的『把短劍刺進升降盤』的指令,跑向了設置在南側角落處的圓形物體。

    在優吉歐身后,被夏洛特的一擊搞得略微失去平衡的劍之巨像,還是很輕松地將右臂高高舉了起來。

    巨像似乎已完全將突然出現的巨大黑蜘蛛當做了敵人,藍白色雙眼放出強烈的光芒,發動了超高速的重斬擊。

    夏洛特用左臂進行了迎擊。

    黃金之劍與黑水晶鉤爪在空中碰撞,再次產生強烈的沖擊波。振動傳至地面讓我的身體顫動起來。

    漆黑的蜘蛛將后側的六只腳深深沉下,正面接下了之前將我和愛麗絲輕松擊飛的巨像的一擊。

    雙方就這樣以壓倒對方為目的,用交錯的臂與腳不斷來回拉鋸。抵御著超重攻擊的夏洛特的腳部外殼凹陷了下去,而構成巨像右臂的三把劍的連接部位也發出軋軋的聲響。

    力量上的對抗——不到三秒便結束了。

    噼!一陣沉悶的聲響傳出,夏洛特的左前腳被斬斷了。從斷面噴出的白色體液染在黑色的絨毛上。

    然而蜘蛛沒有后退,揮出剩下的右前腳,瞄準構成劍之巨像的背骨的三柄劍間隙。內部放出紫色光輝的——敬神模塊。

    快如黑之閃電的尖銳鉤爪刺入了巨像最大弱點的晶狀物——就在這一瞬間,排在脊骨兩側構成肋骨的復數柄大劍一起動了起來。

    嚓啦!!發出裁剪裝置般的金屬音響。左右各四把的刀刃咬合到一起。被夾在中間的夏洛特的右前腳,立刻從中間被切斷,再次噴出大量白色體液。

    巨像的肋骨劍慢慢打開,粉碎了的半條腿從鐵檻內側啪啪落下。似乎是確信了自身的勝利吧,巨像嘲諷般的微微閃爍起了雙眼。

    失去了直接攻擊手段的夏洛特卻并沒有灰心喪氣。

    再次發出銳利的喊叫,蜘蛛為了用口中巨大的短牙咬住對手而跳了起來。

    但沒能進入攻擊范圍。以迅雷之勢向上踹出的巨像的腳,又砍斷了夏洛特左側的兩條腿,失去了半數步足的蜘蛛無法維持身體平衡,咚的一下落到了地面上。

    已經夠了——快逃。

    我想喊出來。

    卻從未跟這個名為夏洛特的黑蜘蛛對話過。

    然而她卻時常守護著我。在見到種在宿舍花壇內的賽菲利亞花被萊依奧斯一行扯碎時,她還告訴了我有補救的辦法。明明Cardinal交給她的任務就只有監視而已。

    是的——像這樣發起這毫無勝算的戰斗,只是為了爭取時間,她是不會死的。

    快點逃吧,我多次想這樣呼喊,卻怎么都發不出聲。

    靠著僅剩的四只腳站起來的夏洛特,再次壓低身子,擺出準備再次突擊的態勢。

    然而在跳起的一瞬間前,從正上方降下的巨像左臂的劍,劃出優美的曲線深深貫穿了黑蜘蛛的身體。

    「…………啊……」

    我發出了完全稱不上是悲鳴的聲音。

    巨量的鮮血從劍的周圍迸向高處——

    眼前的一切都被迸發出的閃光染成了紫色。

    這道光我曾經見過。這不是單純的照明。每一道光都變成了細小的由程序編成的絲帶。這是自己在使用Cardinal交給我的短劍救助副騎士長法娜提歐時見到的光。

    毫無疑問優吉歐以抵達了升降盤處,并把短劍插到了上面。雖然我不知道這會引發怎樣的結果,但夏洛特舍命爭取到的時間,優吉歐沒有讓其白白浪費。

    被亮度逐漸變低的光芒籠罩的漆黑蜘蛛即使身體中央被完全貫穿,仍然微微地用腳劃動地面想要站起。然而,巨像的手臂帶著潮濕的聲音拔出,蜘蛛巨大的身體無力地沉入了白色的血泊中。

    四只如紅寶石般鮮艷的緋紅色單眼已差不多失去了全部的光彩。齒間不斷流出鮮血的夏洛特在確認了升降盤已被短劍刺中后,用微弱的嗓音,道出了這般話:

    「太好了……趕上了。」

    頭部微微轉了過來,四只眼睛筆直地看著我。

    「最后的……能一起、戰斗……我,很高興……」

    就像融入到空氣當中,話音逐漸消弱,最后停了下來。艷麗的圓眼紅光一閃,黯淡了下去。

    即使在這瀕死的狀況之中,我仍然感覺到溢出的淚水模糊了視線。在歪曲的視野里,黑色蜘蛛的巨體無聲地不斷縮小。白色的血泊一點點蒸發——不一會兒,留在那兒的就只有仰面躺在地上,縮起四只步足,約有指尖大小的遺骸。

    巨像失去了對被自己奪去了生命的黑蜘蛛的關注,慢慢轉過頭,發光的雙眼鎖定了優吉歐。

    巨大的身體轉動了九十度,踏出的腳尖沉甸甸地扎在地上。在巨像的前方,亂舞著的紫色光帶一點點增強了亮度。

    我集中殘余的全部精力,將毫無知覺的頭動了幾厘米,讓光源進入視野。

    在圓形房間的南側,離玻璃窗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個閃爍著光芒的圓環。那是我和愛麗絲移動到第一百層所使用的升降盤。

    圓環正中刺著一個小型十字架般的物體。便是Cardinal交給我和優吉歐各一把的赤銅短劍。由于是用她生長了二百年的頭發制成,因而可在短劍刺中的物件與Cardinal間打開一條跨越空間的術式通路。

    優吉歐按照蜘蛛夏洛特的指示,將這把對抗Administrator的最終手段的短劍,插在了位于地面的升降盤上。

    整個升降盤泛出紫色的光芒。唏——,猶如大量音叉發生共振而產出的高頻波不斷增強,最終整支短劍分解開來,化為細長的光柱連接起升降盤與天井。

    站在門旁的優吉歐因目眩而用左臂擋住了臉。向他不斷前進的劍之巨像似乎也因為被這無法理解的現象迷惑,關節發出咔嚓一聲,停下了腳步。

    光柱不斷地擴大。其中心部分,出現了一個焦茶色的平板。不,并不是個普通的平板。而是一扇被四方形邊框圍成,單側設有一突起銀把手的門。

    這樣的情景映入我的眼簾,幾乎是同一時間立柱變得放出分外耀眼的光芒,隨后便消失了。高頻波也逐漸減弱,廣闊的區間恢復了寧靜。

    我和優吉歐默默望向那扇厚實的大門,其外形設計、顏色的搭配似乎在那兒見過。

    這一瞬間——

    喀嚓。傳來的硬質輕聲,微弱而確切地搖動著空氣。

    銀色的門把手慢慢轉動。硬質聲音再次響起。然后,門從內側被輕輕推開。

    地面上僅有一扇門,在其被打開之際,另一側應該也是一間相同大小的廣闊空間才是。然而從邊框與門的縫隙間并沒什么月光灑入。里面可謂是一片漆黑。

    門一點點被推開,到打開了約五十厘米時便停住了。仍然看不到對面。完全無視門扉存在的巨人依舊向前邁進。巨劍距離攻擊到優吉歐還有三步——兩步——

    突然,門那一側的漆黑被巨大的光芒驅散。

    水平迸射而出的是——純白的閃電。

    咔咔!恐怕是至今曾見過的所有術式中最大規模的沖擊音敲打著我的耳膜。直接命中劍之巨像的閃電,如生物般爬遍巨人的全身,將其熏得漆黑。

    數秒之后,狂暴的電擊終于衰退了下來,直到剛才為止都給人一種擁有近似無敵般耐久力的劍之巨像,其上身劇烈地搖晃了一下,停止了前進。數十柄劍冒出微微白煙,雙眼出現了不規則的閃爍。

    艱難地邁出步子的巨人再次被閃電擊中。擁有此般威力的神圣術起碼需要數十行術式才對,這連射速度還真是驚人啊。各處都被烤焦的巨像發出一聲咆哮退后了一步,僅僅只過了半秒——

    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聲,第三發閃電從門另一側迸出。被比之前兩發更為巨大的光束打中,身長五米的巨像如同被暴風席卷的紙人一般被擊到了空中。回旋著飛到空中的巨大身體,從滯空的Administrator右側掠過,墜落到了區域另一側。其撞擊力讓中央大教堂都產生了抖動。

    雖然巨像不再動彈了,但其天命似乎仍未耗盡,手腳尖端的劍刃還在微微顫動。不過還是無法立刻再站起來了。

    我移回視線,再次看向門另一側的黑暗。

    會從那兒出現的人的名字,我已經十分確信了。在這個世界里,能連續發動如此超絕的神圣術的,除了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外只有一人。

    率先從漆黑深處出現的是細長的手杖,以及握著它的小手。接著是裹著纖細的小手的膨松衣袖。有著數重皺邊的黑絲絨長袍。帶有吊穗的四角方帽。隱約從長袍下露出的平底靴向前邁出一步,輕輕地站到了絨毯上。

    柔軟的茶色卷發,和反射著月光的銀邊小眼鏡。同時具有著幼稚與無限的睿智的大眼睛,透過鏡片釋放出炯炯有神的目光。

    在與世隔絕的大圖書館中度過了近乎永恒的年月——作為Administrator的分身,有著與之對等的權限的最高術士Cardinal,停下了在青白月光下悠然前行的腳步。緊跟著,身后的房門關上了。

    為何待在與世隔絕的圖書館內的Cardinal會現身于此?

    當然是優吉歐那柄赤銅短劍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按照夏洛特的指示,被刺在升降盤上的短劍建立了與Cardinal的聯系。如此一來,她就能輕松地把升降盤的指針指向圖書館處。

    小個子賢者帶著一副教師般嚴肅的表情,慢慢環視了下首次造訪的大教堂最上層。

    緊接著望向旁邊的優吉歐,輕輕點了點頭。隨后把目光指向倒在稍遠處的愛麗絲。緊接著又轉向同樣臥倒在地上的我,像是在讓我放心似的露出了淡淡的微笑,再度點了一下頭。

    最后——

    她毅然的轉過身子,目光直至漂浮在房間深處一聲不吭的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面對兩百年不見的終極敵人,心中到底會有怎樣的感慨呢,通過側臉完全無法判斷。

    確認完狀況的Cardinal,高舉起右手中的長杖。接著,小小的身體略微浮起,滑行到我和愛麗絲倒下的地方。

    落到地面的賢者首先用長杖輕輕碰了下愛麗絲的背。只見閃爍的光芒的微粒從她身上散出,進入到了騎士的體內。

    而后Cardinal把長杖輕輕敲了下我的肩頭。再度生成的溫暖光粒將早已失去知覺的我包裹住。

    縈繞在身體里的冰冷的虛無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巨人直擊腹部的灼熱劇痛。還沒等我發出悲鳴熱量就一點點變成溫暖消融了。痛苦逐漸消散的身體恢復了知覺,我在不斷張合僵直的右手數次后,摸索起腹部的傷口。

    雖然傷痕依然殘留,但令我吃驚的是幾乎能讓身體整個斷開的傷口居然愈合了。如果要讓我達成同樣的結果,需要在日光降下的森林里詠唱好幾小時才行吧。

    太好了——這般奇跡不論用何種詞語都難以形容,當然也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這話并不是我,而是對術者Cardinal說的。恐怕最高祭司Administrator正期待著這個情形的發生——

    毫不在意我所擔憂的事,Cardinal再次浮空。

    從我面前通過,向愛麗絲揮動手杖。鉆石微粒般的治愈之光再次降下,落到染在深紅色的騎士胸前※。

    【※Nagi:此處本沒這段,也就是作者忘記了治療愛麗絲。但WEB版有,特此移了過來。】

    移動一段距離,落到了絨毯上的小遺骸前。

    咚。隨著輕脆的聲音,手杖立在地上。即使被主人放開,手杖也仍然一動不動地立在那里。

    Cardinal輕輕彎下腰,雙手溫柔地從地上捧起夏洛特的遺體放到胸前,低下頭以極為細微的聲音輕輕的說:

    「這個……笨蛋。明明老身說過為了酬勞你的辛苦,以后就在你喜歡的書架一角自由地生活呢。」

    圓框眼鏡的深處,長長的睫毛眨了兩三下。

    我用終于能夠動彈了的右手握其掉落在身邊的黑劍,將其當做拐杖站了起來。搖搖晃晃地來到Cardinal身旁,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一件事:

    「Cardinal……那是,夏洛特真正的樣子……嗎……?」

    搖晃著卷發抬起頭的賢者微微濕潤的眼睛沒有看我,帶著有點懷念的語氣回答:

    「……在遠古時代大多數魔物還有怪獸可都是生活在人界的森林還有荒野上的。汝應該對這些很熟悉吧?」

    「也就是……Named Monster吧?可是……夏洛特說話了啊,而且還有感情存在……她明明就沒有Fluct Light啊……?」

    「不……套用汝所在的世界的話來說,就相當于NPC般的存在。她并非存在于Light-Cube中,而是被存儲在Main Visualizer某個角落,并被分配了微型模擬思考引擎的系統的一部分。在遙遠的過去,人界可是設置了許多像她一樣能用泛用語進行回答的大型野獸和古樹,巨型巖石等等物體。然而,它們都已經消失了。一半被整合騎士消滅,而另一半則被Administrator這個混帳作為對象資源加以利用了。」

    「原來如此……就像那只在北方山脈的洞窟內化作白骨的守護龍一樣……」

    「沒錯。老身覺得這樣太過無情,于是把新生成的這類AI們盡可能的保護了起來。雖然老身驅使的感覺共享終端多數都是沒有思考裝置的小型能動Unit,但其中也有就這樣保護下來的,被我托付了任務的AI。畢竟這些家伙擁有超高的屬性,而且外形微小,使得它們幾乎不會受什么傷。躲在汝的衣服里,不管汝怎樣亂來都毫發未損也是這個的原因。」

    「但、但是……但是。」

    我的視線一下子集中在躺在Cardinal掌中的夏洛特的遺骸上,強忍著不讓淚水落下,繼續問道:

    「夏洛特的話語……還有行動,已不是模擬AI的級別了。她……救了我。為我犧牲了生命。為什么……為什么,會有這樣的事情……」

    「之前應該說過,這孩子已經活了五十年了。在這段時間里,她和以我為首的眾多人類結識,使自身成長了。而從跟隨汝開始,也已經過了兩年……共同度過了這么多時間,就算沒有Fluct Light——」

    Cardinal的聲音突然增強,在說出后面的話前斷了一下。

    「就算其本質不過是輸入和輸出信號的積累,那其中也蘊含著真正的心。沒錯,有時還包括了愛——你這家伙是永遠不會理解的吧,Adminsitrator,空虛之人啊!」

    隨著激烈的喊聲,幽世的賢者,雙眼終于向兩百年來的仇敵筆直看去。

    漂浮在遠處高空,默然睥睨著下方的最高支配者,并沒有立刻回答。

    交纏的雙手遮住了嘴巴,鏡之雙眼浮現出謎一般的光。

    根據之前在圖書館內聽Cardinal所說,Administrator為防備在與真正意義上的Cardinal System程序融合時被自我修正的副進程——也就是成為了現在Cardinal的基礎的第二人格——背叛,通過操作自己的Fluct Light,將幾乎全部的感情都舍棄掉了。

    由于被分成了兩人,因此身體會被副進程所控制的危險也就沒有了,所以感情對她而言成了無用之物,也就無需再將其修復了。

    也正因這些,我所想象的Administrator,應該是那種機械般的處理任務,做事十分程序化的人才對。然而在大教堂最上層見到的她,卻和自己的想象相差甚遠。對丘德爾金的蔑視、戲弄我們的笑容,那些表情怎么也不像是虛假的。

    現在也是——

    用雙手遮住嘴巴的銀發銀瞳少女,發出珍珠滾落般的笑聲,并瞇起了兩眼。

    呵。呵呵。

    對于Administrator來說,Cardinal的尖銳指責只不過是一陣輕風拂過而已。只見她聳了聳纖細的肩膀,又笑了起來。

    沒過多久,一句簡短——卻證實了自己之前的那份擔憂完全正確的話語,從最高祭司口中靜靜地說出。

    「就知道你會來。」

    呵,呵呵呵。

    「只要折磨這些小孩的話,總有一刻你會從那臭不可聞的洞穴里出來。這也是你的極限了呢,小家伙。準備了和我對抗用的棋子,卻沒法將它們作為棋子用完就扔,身為一個人類還真是不可救藥呢。」

    果然——

    正如我擔心的那樣,Administrator把我們逼到死亡邊緣的目的,就是把Cardinal從與世隔離的大圖書館里引出來。換而言之,就算面對這種狀況,她也還有能夠確保取勝的方法。

    然而——作為最終兵器的劍之巨像已幾近破壞,而我與優吉歐多少還能戰斗。放眼看去,愛麗絲似乎也恢復了意識,正用單手撐地,想要站起身。

    互為表里的Cardinal和Administrator,單挑的話肯定會打成平手,所以做出狀況對這邊極為有利的判斷并無問題。

    也就是說,Administrator應該至少在Cardinal出現的那一瞬間就停下旁觀開始全力攻擊才對。那么她到底為何會坐視巨像被破壞,我和愛麗絲成功恢復,并且讓我和Cardinal進行了那些簡短的對話呢?

    Cardinal應該也和我有著一樣的疑問。但她的表情仍看不出有一絲的動搖。

    「嗯。一段時間不見,你這家伙還有點人樣了啊。莫非是在這兩百年內一直練習對著鏡子笑嗎?」

    聽到了如此刺耳的話,Administrator仍然只是笑了笑。

    「啊啦,照這么說小家伙你的說話方式不也變得很奇怪了嗎。兩百年前被帶到我面前的時候,你可是心虛地發抖呢。對吧,莉潔莉絲醬【Lizeris】。」

    「別用那個名字稱呼老身,奎涅拉!老身的名字是Cardinal,是僅僅為了將你消滅而存在的程序。」

    「呵呵,也是呢。我的名字可是Administrator,管理一切程序的人呢。打招呼有點晚了這點實在抱歉,小家伙。畢竟準備用來歡迎你的術式可是花了點時間呢。」

    高傲地說完這番話的Administrator慢慢抬起右手。

    伸開的柔軟五指,如同想要握住什么看不見的東西一般重重撓動著。至今從未變過顏色的,如同陶瓷一般的臉頰射出微弱的紅光,銀色眼瞳內也蘊藏著凄絕的光彩。我察覺到那個最高祭司終于動真格將精神集中起來,背后傳來仿佛被無數冰針刺中的顫栗。

    完全沒有思考對策采取行動的時間。Administrator纖細的右手馬上就緊握起來。

    同時——

    喀嚓!!

    無數道硬質的破碎音從周圍各個方向猛烈地傳來。感覺就像圍在房間四周的玻璃墻全都粉碎了那樣。

    然而,實際上并非如此。

    粉碎的是窗戶的另一端——漫卷的漆黑云海、上面閃爍的星辰,以及泛著淡淡光輝的藍白色月亮的整個夜空。

    我只能呆呆地看著世界變為無數平坦的碎片飛散,互相沖突粉碎著落下的場景。在閃著光輝的碎片另一端存在的,是只能用『非存在』來形容的景象。

    既沒有光也沒有深度的黑暗中,有著如同大理石紋樣的濃紫色慢慢扭曲著的紋理。那是如果長時間注視的話甚至連自己的精神都會被吸入虛空一般的,徹徹底底虛無的世界。

    雖然色彩和美感完全不同,但我還是一瞬間聯想到了那是見到的類似的光景。那是過去我在浮游城艾因葛朗特崩毀時看到的,將晚霞包圍并消滅的白光。

    難道說,這個Under World也會一樣徹底崩壞消失嗎!?不論是人界,Dark Territory,村莊還有街道……以及居住于此的人們,全都無法幸免嗎。

    將陷入了強烈的恐慌的我拉回來的是,雖然有點驚訝,卻依然沉靜自若的Cardinal的話音:

    「你這家伙……把地址隔離了吧。」

    什么——這是什么意思?

    迷惑不解的我,無法將目光從Administrator身上轉移開,只見銀發少女輕輕放下右手,輕聲做出了應答。

    「……兩百年前讓差點就會死掉的你情逃走確實是我的失誤呢,小家伙。把那個臭哄哄的洞穴設置成了不連續地址的是我自己對吧?所以呢,我也從這個失敗中吸取教訓了呢。只要把你引出來,就從我這邊封鎖,把這里變成有著狩獵老鼠的貓之牢籠。」

    說完這番話的最高祭司,就像想炒熱氣氛一樣,伸出左手打了個響指。

    接著,伴隨相比之前小聲很多的破壞音,屹立在后方的焦茶色門扉碎掉了。散于空中的碎塊被分解為更小的碎末,消失了。而且,本應存在于地板上的,標識著升降盤位置的圓環也沒了。

    站在升降盤旁表情呆然的優吉歐邁出右腳,對著絨毯踩了好幾下。之后目光上移望向我,頭輕輕地搖了搖。

    也就是說——

    Administrator破壞的并非窗外的世界,而是世界與大教堂最上層間的連接。

    就算想盡辦法把這個房間的窗戶和天花板破壞掉,也無法朝『前』進。因為根本不存什么移動的空間。作為在虛擬空間里把什么人關起來的手段來說簡直完美到了極點——這也是擁有管理者權限的人才能使用的手法。與之相比,設置于舊艾恩葛朗特第一層黑鐵宮的監獄區域,簡直就是小兒科。

    Administrator并沒浪費Cardinal出現后經過的這數分鐘時間,而是將其用于這巨大規模的術式準備。

    然而。

    完全切斷了空間的連續性的話,也就是說——

    「這個比喻還是有點不準啊。」

    比我早一步注意到了同樣的問題的Cardinal低聲回答。

    「雖然切斷很容易,但重新連接起來可就難了。也就是說,你這家伙自己也被徹底關在這里了呢。在這個狀況下,還能確定哪邊是貓,哪邊是老鼠嗎?畢竟我們可有四個人,而你這家伙卻是一個人。要是小看了這些年輕人的話,那你可就大錯特錯了,奎涅拉喲。」

    對,說的也是啊。

    如此一來,Administrator應該也無法輕易從這個房間脫離了。而且她和Cardinal是幾乎完全對等的術式施行者。對我們而言,只要在Cardinal將敵人的神圣術抵消所爭取的時間里砍下去的話就可以決定勝負了——就會變成這樣的情況。

    然而,即使被Cardinal這樣指摘,最高祭司淡淡的微笑仍未消散。

    「四對一?……不,這個計算稍微有點出錯了呢。正確來說應該是……四對三百哦,包括我在內。」

    甜美的嗓聲剛停,被擊飛到最高祭司身后的金屬塊——幾乎全損的劍之巨像,發出了能夠將鼓膜震破的不和諧音。

    「什么……」

    Cardinal低聲叫道。在她看來,巨像受到超猛的三連發電擊,應已徹底無力化了才對啊。我也是這么想的。

    然而,剛才已經瀕臨消失的巨像兩眼中的微光,如今就像兩個恒星一般泛出藍白色的火光。兩道充滿殺氣的目光筆直地射向我們,巨人如同所有的損傷都消失了一般雙手撐地直立上身,四條腿深深戳進地板中,發出沉悶的轟鳴聲站了起來。

    仔細看過去,原本被Cardinal的閃電擊中,各處燒焦冒出白煙的劍骨也不知何時復原了,綻放出新品般的光澤。

    雖然這個世界里高優先度的武器確實有著自行回復天命的功能,但這也要老老實實地將其收到劍鞘里才行。削減過半的天命要恢復到最大值起碼都要一整天,更何況構成巨像的那些劍只是附著在立柱上的裝飾品而已。

    就算如同Administrator所說,那些部件全部都擁有神器級的優先度,也沒理由這么快就恢復完畢啊。

    然而,屹立在最高祭司身后的劍之巨人,散發出一種甚至超過了雷擊之前的極強壓迫感。如果能量產這種巨像的話,說不定真能抵擋住Dark Territory的大舉進攻啊。

    站在原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的我聽到了年幼賢者的聲音。

    「桐人、愛麗絲、優吉歐撤到老身身后!絕對不要出來!」

    聽從指示,率先躲到Cardinal身后的是除我之外的兩人。愛麗絲貫穿右胸的傷口差不多都治愈了。失去了黃金胸甲,內部的青色騎士服也變得破爛不堪,但她的動作完全看不出受過傷。

    剛強的挺直身體,手持金木樨之劍的愛麗絲

    ,對我低聲的問道:

    「桐人……此人是……?」

    「……名字叫Cadinal。是兩百年前被Administrator流放的,另一位最高祭司。」

    而且——還是與管理程序【Administrator】相對應的,格式化程序【Formatter】。帶著深切的慈悲之心將世界還歸于無的人。

    當然不能說這么多。對著露出驚訝表情的愛麗絲,我繼續往下說明:

    「沒事的,是我們的同伴。她就是幫助了我和優吉歐,將我們引導到這里的人。而且她也從心底愛著這個世界,為之憂愁著。」

    至少這些都是真的。愛麗絲雖然還沒有聽明白,但把左手覆在右胸——被Cardinal的神奇之力治愈的位置的她,還是深深地點了下頭。

    [聯翻][川原 礫][Sword Art Online][14][Alicization Uniting][第13章3-4節] - reekilynn1014 - rkl的格子間

    「……我知道了。高級神圣術也是映照出使用者的心的鏡子……將我的致命傷治愈了的術式十分的溫暖,因此我相信她。」

    正是如此,我深有感切地點了點頭。

    就算是使用定型化的命令的初步治愈術,在對他人使用的時候施術者是否發自內心的注入祈禱也會讓對方的感覺產生巨大的差異。

    Cardinal的治愈術中,充滿著將一切痛苦溫柔地包容的真正的慈愛。正因如此,我才會期待并相信她的那個要將整個世界還歸于無的打算還有商量的余地——然而這都是贏下這場戰斗之后的事情了。

    讓原本完全失去了力量的劍之巨像瞬間完全回復的方法到底是什么,又該怎樣才能與之對抗。必須先參透這些。

    閃著黑金色光輝的巨像一點點向這邊接近。

    與其對峙的Cardinal架起了手杖,絲毫沒有放松的跡象,但這次卻不能像之前一樣用大規模的術式擊中巨像使其陷入沉默。在Cardinal使用術式的瞬間進行攻擊,Administrator打得如意算盤應該就是這個。

    趕緊想啊。這是我如今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

    劍之巨人的自行治愈能力,應該是記憶解放術帶來的吧。如果這樣的話,構成巨像身體的三十把劍,其原素材應該擁有這方面的屬性才是。

    我在剛聽到天命自然回復的時候想到的,是身為我的劍前身的巨樹基加斯西達,但其超強的回復力也是來源于森林中大量供給的空間資源。

    然而這個房間里的空間資源在之前與丘德爾金的戰斗時已經消耗殆盡,不管怎樣也不可能做到瞬時回復。也就是說,巨像的基本素材也不是什么自然素材。

    這樣,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無需依賴空間資源就擁有回復力的生物。然而,Cardinal之前說過,過去曾存在于這個世界的巨大的Named Monster已經全部滅絕了。而且現在這片區域里的熊啊牛啊等普通動物Unit,不管怎樣也沒有足以產生那種威力的高優先度。就算將一萬只動物一起變換,也抵不上整合騎士持有的一把神器的威力。畢竟,獸類的天命很少,壽命也很短。優先度【Priority】和耐久度【Durability】有著某種比例關系的存在,要做出三十把那種程度的武器,至少也要上千只,不,應該是上萬只大型動物Uint的天命…………

    等等。

    剛才,Administrator是不是說了很怪的話?

    四人對,三百人。  

    制造那個劍之巨像的所使用的資源,并不是動物型Moving Object。而是Human Unit,也就是生活在這個世界的人類。而且還用了三百人,足以讓一個小村莊徹底毀掉。

    超速思考——腦子差不多都要燒焦了——得出的這個結論,應該就是真相了,直覺這么告訴自己。雖然很快便找到了答案,卻毫無爽快可言。與此相反,壓倒性的恐怖向我襲來,讓我從腳趾到后背全都起了雞皮疙瘩。

    Under World人絕非只是可以行動的Object,他們與我們現實世界的人一樣擁有著真正的靈魂——也就是Fluct Light。而且,就算把他們變成了劍,但只要肉體存在Fluct Light就不會停止活動。

    也就是說,變成為那個巨像各個部位的人們,如今還保有著意識——即使他們無法說話,無法看見,無法聽聞。

    小個頭Cardinal的身體一顫,似乎跟我得出了相同結論。緊緊握住舉起長杖的手,變得異樣的煞白。

    「……你這家伙。」

    她嘶啞的話語中已經毫無稚氣,而是充滿了憤怒。

    「你這家伙。居然做出這等……這等喪盡天良的行徑!你這家伙是統治者吧!!被變成劍之人偶的民眾,不該是你這家伙應當保護的對象嗎!!」

    緊跟著,兩聲驚嘆在我左側同時響起。

    「民眾……?民眾,也就是,人……類?」

    優吉歐搖晃著退了一步低聲說道。

    「那個怪物……難道是人嗎?」

    愛麗絲左手放在之前被貫穿的胸口呻吟著。

    Administrator就像在回味著我們四人的驚愕、恐怖還有憤怒異樣,微笑著慢慢答道:

    「沒·錯·呢。終——于注意到了呢。原本我還擔心這樣下去你們在搞清楚之前就全死了呢。」

    絕對統治者如同發自內心地歡喜一般,純真地笑了一下,啪的一聲拍動雙手,繼續說道:

    「不過呢,你這個小家伙還真讓我有點失望呢。明明在這兩百年里一直在窺視著我,居然還沒有徹底了解我呢。明明某種意義上我還是你母體的說。」

    「……真是戲言!你那徹底腐化了的性格老身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了!」

    「那為什么還說那種蠢話呢?要保護的住民什么的。我可不會為低等的生物做那些無聊的事情呢。」

    Administrator仍然笑容滿面,我卻覺得她周圍的空氣溫度正在急速下降。她那浮現出絕對零度般微笑的嘴,繼續道出著冰冷刺骨的話語:

    「我可是支配者啊。下界只需要有依照我的意志支配的東西存在就夠了。不管形態是人也好,劍也好,都不是什么大問題哦。」

    「你……這家伙……」

    Cardinal嘶啞的聲音停了下來。

    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名為Administrator的這個女性——不,這個存在的精神層面已經遠遠不是我能理解的了。她正如自己的名字所述,是個系統管理者,在其眼中人界的居民只不過是些可以隨意改寫的數據文件。換而言之,就像是現實世界里的網癮者【Addict】僅僅為了收集和整理而不斷下載大量文件一樣,而對文件里包含了什么,可以說是漠不關心。

    在大圖書館和Cardinal對話時,她曾說過烙印在Administrator靈魂中的行動原則乃是『維持這個世界的現狀』。雖然這點并無錯誤,但也只是管中窺豹而已。

    在舊SAO世界里的那個沒有靈魂,只是管理程序的第一代Cardinal,到頭來真的有將我們這些玩家當作人類,也就是有著意識的生命嗎?

    答案是否定的。

    我們不過是被管理、選擇、并被消除的數據文件而已。

    過去的少女奎涅拉可能無法殺人。

    然而現在的Administrator,已不再把人類看做是人了。

    「啊啦,怎么都不說話了?」

    管理者歪著頭露出了微笑,從遙遠的高處俯視著我們。

    「難道因為這東西是由區區三百個Unit變換而來,就給嚇到了嗎?」

    「居然說……區區?」

    Cardinal的指責已然無法成聲,而她的仇敵則開心地點了點頭:

    「這只能,只能說是,一小部分喲……小家伙。你覺得在這個人偶完成之前,有多少個Fluct Light崩壞掉了嗎?而且,這個也不過是原型而已啦。為了對抗讓人討厭的負荷實驗,需要完成的量產型,嘛,我覺得應該至少要一半吧。」

    「一半……是……」

    「一半就是一半哦。存在于人界大約八萬個Human Unit的一半……也就是四萬臺喲。只要有這些……就足夠擊退Dark Territory的侵略,還能打到那邊去呢。」

    說完了這令人毛骨悚然的話,Administrator的銀色眼瞳轉向了站在我右邊的騎士。

    「怎么樣,這樣你就滿足了吧,小愛麗絲?可以好好地保護你珍惜的人界哦?」

    愛麗絲只是沉默的聽著她嘲弄般的笑聲。

    雖然我注意到她握著金木樨之劍的劍柄的手正在微微顫抖,卻無法得知那是出于恐懼,還是憤怒。

    最后從她的口中說出的,是壓抑到了極限的一個問題。

    「……最高祭司大人。恐怕你已經聽不進人話了吧。那么,就以同樣是神圣術使用者的角度問你。做出這個人偶的三十把劍——的所有者到底在什么地方?」

    我一瞬間陷入了迷惑。對三十把劍進行記憶解放,將其組成了巨像的當然是Administrator自己。因此,雖然違背了原則,我覺得它的所有者應該還是最高祭司。

    然而愛麗絲的下一句話推翻了我的推測。

    「祭司大人不可能是所有者。就算你打破了可用于完全支配的劍僅限一把的原則,但下條準卻是怎么也無法打破的。因為——進行記憶解放,需要劍和劍的主人間有強烈的感情。就像我和這把金木樨之劍、其他騎士與其神器,或者像桐人、優吉歐與他們的劍那樣。主人不愛劍,也不被劍所愛的話武裝完全支配術是根本做不到的!祭司大人,如果說組成這個人偶的劍的來源是無罪的百姓們的話,你絕對不會被這把劍所愛!!」

    帶著凜然正氣的回響,愛麗絲結束了自己的問話。

    空間再次恢復靜寂。但Administrator發出的謎樣笑聲又一次擾亂了這些。

    「呵呵呵……為什么幼年的靈魂會如此嬌嫩呢?那多愁善感的性格就如剛摘下蘋果一樣酸甜可口……真想現在就把你捏碎榨成汁,一滴不剩的全部喝掉啊。」

    銀鏡般的眼瞳閃爍出虹色的光輝,預示著其內心的興奮不已。

    「不過,現在還不行哦。還沒到那個時候呢……——小愛麗絲,你想說的就是我現在沒有能讓這些劍發揮超過了實際存在的想象力強度對吧。沒錯。我的存儲區已沒有足夠的空間對這么多劍進行高精度的記錄了呢。」

    由三十把劍組成的巨像仍在朝著最高祭司用優美的姿勢直指的地方緩緩前進。

    在我的理解中,武裝完全支配術乃是所有者喚醒其Fluct Light中武器的外觀、質地、重量等各類信息,然后借助命令以想象力將武器加以變化的技能。

    也就是說,為了發動這一術式,所有者必須將這把劍的全部信息保存在自己的記憶里面。

    假如我要讓黑劍進行武裝完全支配術的話,首先必須確定位于Light-Cube集群中央的名為Main Visualizer的公共記憶倉庫中的劍的信息A,和我的Fluct Light中的劍的信息B之間的誤差為無限小。接下來,我才能將自己想象出的信息B的變化形態復寫到信息A上,也就是將這一變化影響到其他人類或Object。這一邏輯,和之前我的身上發生的『變身』是一樣的。

    那么,根據Administrator剛才說的話,她的Light-Cube容量應該已經被三百年的記憶壓迫到了極限。不管怎樣都不可能保持對三十把劍的完整記憶。雖然愛麗絲的指摘也許不過是有感而發,卻還是說中了要點。

    如果這樣——果然組成了巨像的那些劍,各自都有著對應的所有者。在那些Light-Cube中隱藏著有著持有劍的信息,以及如此巨大的破壞的意志的靈魂們。

    可是到底在哪!?如今這個空間已經在各種意義上和外界隔離了。也就是說所有者們不在這里的道理不通用。然而,如今站在這里的——

    「答案就在你們眼前哦。」

    突然,Administrator筆直地看著我說道。

    緊接著,她的視線轉向我的左邊:

    「小優吉歐應該已經明白了吧。」

    「…………!?」

    我一下子緊張起來,看向旁邊的優吉歐。

    亞麻色頭發的搭檔臉上毫無血色,一動不動地凝視著最高祭司。

    褐色的雙眼微微一顫,帶著已無法用奇妙來形容的神情,望向正上方的穹頂。

    我也被引著向上看去。只見嵌在圓形天花板,以創世紀為題材的精致繪畫上的許多水晶,正在不斷閃爍著。

    我至今都以為這副畫還有水晶,都只是裝飾品。然而優吉歐那空洞的表情,以及帶有異樣神色的雙眼正一個勁兒地盯著上方的穹頂。

    他的嘴唇顫抖了兩三下,才擠出微弱而嘶啞的聲音:

    「這樣啊……是這么一回事嗎。」

    「優吉歐……你注意到什么了嗎!?」

    聽到我的問題,優吉歐慢慢看向我,帶著浸滿了深不見底的恐懼的表情低聲說道:

    「桐人……那個天花板上的水晶……那并不是裝飾。那全都是從整合騎士那里奪來的《記憶碎片》!」

    「什……」

    緊接著無言以對的我,Cardinal和愛麗絲也都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整合騎士記憶的碎片。

    也就是說,那是通過《合成之秘術》從成為騎士前的人類中抽出的,最為重要的記憶信息。仔細想想,那些記憶中毫無疑問有著過去最為摯愛的人們的回憶。對艾爾德利耶而言是母親,而對于迪索魯巴特而言則是妻子。

    既然如此,那么那些水晶都是這些劍的所有者咯?

    不,那不過是Fluct Light中的記憶儲存庫中的碎片罷了。根本無法將其視為完整的靈魂。想要和劍之間產生連結發動完全支配術也是不可能的。

    不,等等。有什么東西正刺激著我的思考。

    如果那幅精致的畫全都是騎士們記憶的碎片的話,其中應該也包含了六年前被合成秘術變成騎士的愛麗絲的記憶。

    更何況,這里還是中央大教堂的最頂層。

    兩年前,優吉歐在露莉德北側洞窟中與哥布林先遣隊進行激戰時身負重傷。而就在給他治療時,我的確聽到了奇妙的聲音。

    聽起來像是稚幼少女的聲音,說出了會在大教堂最頂層等著我和優吉歐的這話——并供給了大量的治愈之力把優吉歐治愈了。

    如果那個聲音的主人,就是被封在這個房間里的愛麗絲的記憶碎片呢?也就是說,從騎士那里奪走的記憶碎片本身必然也有著獨立的思考能力嗎?

    不,不論是怎樣的神圣術都有著必須與對象接觸的原則。從這座中央大教堂將聲音和治愈能力傳至距此七百五十公里遠的露莉德這種事情就算Administrator都做不到。

    只有一種情形可能會引發該奇跡,那就是與武裝完全支配術一樣,具有改寫表象的邏輯程式運轉之時……這樣的話,保存在愛麗絲的記憶碎片中的回憶,應該是——應該就是……

    Cardinal烈火般的喊聲打斷了腦子高速運轉的我的思考。

    「這樣……是這么一回事嗎!奎涅拉你……你這家伙,你這家伙到底要玩弄人心到什么樣的地步!!」

    在一下子睜大眼睛的我的視線前方,銀發的半神人悠然地微笑著。

    「哦,該說……不愧是你才能想得到的嗎,小家伙?沒想到你這個偽善的博愛主義者這么快就注意到了呢。那么,可以讓我重新聽一聽你的答案嗎?」

    「利用Fluct Light的共通方式,是這么回事對吧!」

    Cardinal將右手握著的黑色手杖筆直地指向浮在空中的Administrator。

    「只要把通過合成之秘術抽出的記憶碎片,插進載入至新建Light-Cube內的精神原型中,就能將其視作為人類Unit。然而其智能也被大幅度的限制了……是幾乎被本能驅使的存在,根本用不了像是武裝完全支配這樣的高級命令。」

    我拼命解析著這番難懂的話。

    在大圖書館時,Cardinal這么說過——這個世界的新生兒,都是往載入進新建Light-Cube內的原型Fluct Light中整合進雙親的外貌、一部分思考方式及性格后誕生的。基本上和這個一致。就是把從雙親那兒繼承的信息替換成從騎士身上奪走的記憶碎片。

    也就意味著,天井上的這些水晶,都是有著最愛之人相關回憶的嬰幼兒……應該是這個意思吧。不過,如果這樣的話,二年前《愛麗絲》為何會跟我說話呢。剛剛出生的嬰幼兒,怎么也無法說出那樣的話啊。

    Cardinal繼續往下說的話音傳入了被無數的疑問所困的我的耳內。

    「然而……也有著突破這一限制的途徑。那就是把插入進Fluct Light內的記憶碎片與要去連結的武器的構成信息間無限共通的方式!具體來講……」

    一度中斷話語的賢者用長杖敲擊了下地面,大叫道:

    「——就是從整合騎士身上奪取記憶,并把烙印其中的『最愛的人』作為資源制成了劍……對吧,Administrator!!」

    我在混亂之后,只能感覺到如同惡寒般讓后背麻痹的恐懼和厭惡。

    劍的所有者就是從整合騎士里偷來的與『最愛的人』有關的記憶。

    然后又用那些最愛的人……比如艾爾德利耶的母親,迪索魯巴特的妻子,以及跟她們差不多的親屬作為素材造出了劍。

    Cardinal的意思大概就是這樣。

    這樣的話,大概確實可以在理論上引發記憶解放現象。因為Main Visualizer中的信息A與Fluct Light中的信息B的來源是一樣的。只要基于記憶碎片做成的模擬Fluct Light對相應的劍有著某種強烈的思念的話,這一點就可以實現。

    問題在于這個『某種』又是什么。記憶的碎片到底是基于怎樣的沖動,才會讓那兇惡的巨像動起來的?

    「是欲望哦。」

    就像看破了我的疑問一般,Administrator流利地說道:

    「想要碰觸。想要擁抱。想要支配。正是這丑陋的欲望,讓那個劍人偶動起來的哦。」

    呵呵。呵呵呵。少女瞇起銀色的眼瞳,嗤笑了一下。

    「用騎士們的記憶合成的模擬人格們所期望的事情只有一件喲——就是想將記憶中的那人變成自己的東西哦。被固定在天井上的他們現在已經感覺到『那個人』就在自己身旁了呢。不過卻碰不到。無法化為一體。在瘋狂的饑餓與渴望中,能夠看到的只有妨礙自己的敵人而已。只要殺了這個敵人,就能把渴求的那個人變為自己所有。怎樣?很厲害的裝置對吧?名為欲望的力量……真是太漂亮了!」

    在Administrator高聲吟唱的背景之下,不斷接近我們的劍之巨像的雙眼劇烈地閃爍著。

    從巨像粗糙的身體中散發出來的金屬質的共鳴聲——在我聽來,如同悲哀和絕望的吶喊。

    那個巨人,并不是追求著殺戮的自動兵器。

    而只是聚集了想要和唯一記得的某個人再一次見面的心情而做出來的,令人悲傷的迷途者。

    Administrator將巨像的動力表現成了欲望。然而——

    「錯了!!」

    如同與我的思考同步了一般,Cardinal喊了出來。

    「別用你的話語侮辱這想要和誰再次見面,想要與其接觸的感情,把它說成是欲望!那——那可是,純粹的愛啊!!人類所擁有的最大的力量引發的最后的奇跡……絕不是像你這樣的人能夠玩弄的東西!!」

    「是一樣的哦,愚蠢的小家伙。」

    Administrator因喜悅而扭歪了嘴唇,雙掌指向劍之巨像。

    「愛就是支配,愛便是欲望!它的本質,也不過是從Fluct Light輸出的量子信號罷了!!我不過是將這擁有最高強度的信號加以高效率利用而已……絕對比你用的手段更為明智!!」

    支配者就像確信了自己的勝利一樣,聲音變得更高了:

    「你能做到的不過是籠絡兩三個小孩的程度!不過我可不一樣……我做的這個人偶,如果包括記憶碎片的話可是充滿了三百多人的欲望能量喲!而且更重要的是——」

    又是短暫的靜寂,緊跟著對方說出了如同致命毒針般的話語。

    「在知道了這個事實的情況下,你已經沒法破壞這個人偶了!因為,在某種意義上,組成了這個人偶的劍如今也是活著的人!!」

    Administrator的余音在靜寂中拖著長長的尾巴,消失了。

    我只能愕然注視著Cardinal慢慢垂下指向劍之巨像的手杖。

    接下來Cardinal的話,穩健地令人奇怪。

    「啊啊……對啊。老身無法殺人。只有這條限制絕對無法打破。為了殺死已經不再是人的你這家伙,花了兩百年的時間磨練技術……看樣子也沒用了呢。」

    這毫不猶豫地承認了自己敗北的話,我只能呆呆地聽下去。

    不過,也正是如此,假如組成這個劍之巨像的劍都是活生生的人類的話,Cardinal就不能奪走他們的生命……應該是絕對辦不到吧。即便像茶杯湯杯那樣,有著繞過這一行動準則的方法存在,她也無法痛下殺手。

    [聯翻][川原 礫][Sword Art Online][14][Alicization Uniting][第13章3-4節] - reekilynn1014 - rkl的格子間

    呵呵。呵呵呵呵。

    Administrator的嘴唇高高吊了起來,如同忍耐著哄笑般的喉音像是絲絹一般在空中蔓延。

    「何等愚蠢……何等滑稽……」

    呵呵呵呵。

    「你不是已經明白了這個世界的真相嗎。存在在這里的生命不過是單純的數據集合而已。就算如此你居然還將這些數據當成了人,而被禁止殺人的限制束縛……真是愚蠢到了極點呢……」

    「不,他們是人,奎涅拉喲。」

    Cardinal帶著告誡的口吻反駁道。

    「生于Under World的這些人擁有我倆沒有的真正情感。有著歡笑、喜悅、摯愛的心。人之所以成為人,就是因為這些,不是嗎?不論容納靈魂的Light-Cube還是肉體的大腦,都不是本質層面的問題。老身相信這一點。所以——我才能帶著驕傲,接受自己的失敗。」

    她斷斷續續說出的最后一個詞深深地貫穿了我的胸口。然而,真正讓我感到劇痛的,卻是后面的話:

    「不過有一個條件。老身的性命隨你處置……作為交換,讓這些年輕人逃走。」

    「…………!!」

    我屏住了呼吸,想要向前踏出一步。優吉歐與愛麗絲也激動地僵住了。

    然而從Cardinal嬌小的身體放射出來的無聲的強烈意志阻礙了我的行動。

    Administrator如同用爪子玩弄著獵物的貓一樣瞇起了眼睛,慢慢將頭歪了過去:

    「啊啦……在這樣的狀況下讓我接受該條件,又有什么東西值得我這樣做呢?」

    「剛才老身說過了吧,自己磨練了術式。如果想戰斗的話,不用說封住那個可憐人偶的動作,就連你這家伙的天命老身都能削到一半呢。在如此沉重的負荷之下,連心都沒有的你的記憶容量限制恐怕就更危險了吧?」

    「嗯,嗯……」

    雖然微笑并沒有消失,但Administrator還是將右手的食指放在臉頰上陷入了思索。

    「也沒什么,雖然知道結果的戰斗對我的Fluct Light不會造成威脅,不過嘛,還是有點麻煩呢。那個『讓他們逃走』,只需要讓他們從這個封閉空間飛到下界的什么地方就滿足條件了對吧?今后永遠不要向他們出手這種事情我可拒絕哦。」

    「不,只要讓他們暫時撤退就可以了。他們的話,一定能……」

    Cardinal的話沒有說完。取而代之,她一瞬間回過頭來,以溫柔的目光看著我。

    別開玩笑了,我想要喊出聲來。

    我這虛偽的生命,根本沒有和Cardinal真正的生命等價的資格。我認認真真地思考著現在就向Administrator揮劍,為Cardinal的脫離拖延時間的想法。

    然而我做不到。因為這樣的豪賭,還要賭上優吉歐和愛麗絲的性命。

    右手緊握劍柄,右腳使勁兒踩著地面。就在我的理性與沖動激烈斗爭時,Administrator的聲音傳了過來:

    「嘛,也好。」

    帶著純真的微笑,美貌的少女眨著眼睛點了點頭。

    「我也把有趣的事情放到后面好了,對吧?那么,我向絲提西亞發誓。把這個小家伙……」

    「不,別向神,而是朝對你來說最具價值的……自己的Fluct Light發誓。」

    聽到Cardinal打斷自己的話音,面帶微笑的Administrator似乎參了些苦笑,又一次點了點頭。

    「好吧好吧,那么就對我的Fluct Light與儲存其中的重要數據發誓吧。這份誓約我絕不會打破……僅限于這段期間,可以了吧?」

    「好吧。」

    表示贊同的Cardinal分別望了優吉歐、愛麗絲數秒,最后目光落到我的身上。幼小的面容上帶著微笑,淡茶色的眼瞳里充滿了慈愛的光——我已經無法抑制自己心中那過于巨大的感情變為液體模糊了自己的視線。

    Cardinal動著嘴唇,以幾不可聞的聲音說了一句「對不起」。

    另一邊的Administrator,則以高昂而清澈的聲音,宣告著「再見了,小家伙」。

    她右手一揮,已經到達房間中央的劍之巨像停下了動作。

    然后Administrator就這樣抬起了手,做出握著什么東西的動作,緊接著光之粒子如同從空間中滲漏出來一般聚集,變成了細長形狀。

    那是一把銀色細劍。如同鋼針一般的刀身,以及有著流麗外形的劍鍔和劍柄,全都是完美的銀鏡色。雖如同裝飾品一樣華麗,但從遠處一看即知細劍隱藏著壓倒性的優先度。

    毫無疑問,這是與Cardinal的黑色手杖相對的Administrator本人的神器——也是支撐著她的術式的最強的空間資源。

    銀之細劍隨著「喀嚓」一聲鳴響,筆直指向了Cardinal。

    面朝前方的賢者,毫不畏懼直指自己的神劍,邁出了穩健的步伐。

    愛麗絲與優吉歐像是要跟過去。而我則是伸出了左手制止了他倆。

    說實話,我也想揮劍朝Administrator砍去。但要是被情感驅使就這樣沖出去的話,Cardinal毅然選擇的犧牲就全部白費了。所以自己只得忍住淚水,咬緊牙,呆在原地。

    Administrator的眼瞳里,帶著恍惚而歡喜的虹彩漩渦。

    緊接著,從極細的劍尖迸出的閃電讓整個空間變為一片空白,然后貫穿了Cardinal小小的身體。

    在出現了光暈的世界中,纖細的身影如同被彈開一般后仰了兩三下。

    如此大規模的電擊能量灼燒著空氣,擴散消失之后,我拼命睜大灼熱的眼睛追尋著Cardinal。

    年幼的大賢者還沒有倒下。長長的手杖支撐住了大半體重,雙腳緊緊地踏在地面上,毅然地望向自己的仇敵。

    然而,受傷的痕跡明顯到令人心痛。漆黑的帽子和長袍各處都被燒毀冒煙,富有光澤的茶色卷發也有一部分碳化發黑了。

    我們只能默默地站在原地,就在五米之外的地方,Cardinal慢慢抬起左手拍了拍燒焦的頭發。嘶啞而真切的聲音在空中響起:

    「嗯……你這家伙的術式,就這種程度……嗎。這樣的話,就算再……打幾次……」

    咔咔!!

    巨大的聲音再次令世界為之搖晃。

    從Administrator的細劍中放出了比上一次規模更大的雷擊,無情地打中了Cardinal的身體。

    方形的帽子被打飛,化為無數灰燼消失了。纖細的身體因疼痛而僵硬,搖晃起來,在倒下的瞬間前一只膝蓋跪在了地上。

    「……當然,我有手下留情哦,小家伙。」

    Administrator就像在拼命抑制內心的狂喜一般,即便話音低微,卻依然讓充滿燒焦味道的空氣顫動起來。

    「一下子就干掉不是太沒意思了嗎?不管怎么說,我也是在兩百年里一直等待著這個瞬間……呢!!」

    喀喀!!

    第三次雷擊。

    如同鞭子一般畫出弧線的閃電從上空正中Cardinal,以驚人的勢頭將她的身體打在地上。被反彈到高處的小小的身體,隨著輕微的聲音再次墜落,無力地橫倒下去。

    絲絨長袍已經有一大半變為炭灰,里面的白襯衫和黑褲裙也已經留下了悲慘的燒焦痕跡。如雪般白皙的手部與腿部和肌膚,也都印上了黑蛇一樣的燙傷痕跡。

    Cardinal的手臂顫抖著伸出,想要撐著地面稍微抬起身體。

    然而如同要嘲弄這竭盡全力作出的動作一般,新出現的閃電以橫斬的態勢襲來。幼小的身體被一下子打飛,在地面上滾動了幾米。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遠方的高處,Administrator已然忍俊不禁。

    「呵呵,啊哈,啊哈哈哈。」

    已經無法確定是白眼還是虹彩的銀色眼睛,迸發出比閃爍的棱晶光輝更強烈的兇光。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隨著她的高聲尖笑,從筆直地揮起的鏡之細劍的劍尖處——

    連續發射的雷擊,不斷襲向已經無法動彈的Cardinal。小小的身體如同球一般彈起,衣服、肌膚、一切存在都被燒焦了。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如同被惡魔的喜悅支配了身體一般,散亂著銀發哄笑著的Administrator的聲音,已經傳不到我的耳邊了。

    讓淚水不斷溢出,視野模糊歪曲起來的,絕不是無限的雷電的白光灼傷視網膜所致。而是不斷涌上心頭的情感。

    對Cardinal的生命正在不斷流失的傷心,對沉浸在這殘暴處刑中而感到愉悅的Administrator的激憤,然而更多的是對自己只能袖手旁觀無能為力的憤怒。

    我無法揮起劍,也沒法向前踏出一步。即使是最糟的結果——白費了Cardinal的自我犧牲,即使右手的劍在不斷地向我傾訴著必須砍向Administrator,我的身體也會跟石化一樣無法動彈吧。

    這其中的理由我很明白。

    如果說以通常不可能存在的超長距離《Vorpal Strike》斬落元老丘德爾金的是我的想象力的話,如今讓我如同木偶一般動彈不得的也正是這股力量。

    就在幾分鐘前朝劍之巨像發動攻擊的我,一刀都沒砍中反而受了致命傷。那從腹部一直到脊柱都被切斷的劍的感觸,給我留下了過于強烈的敗北烙印。一直纏繞在我手腳之上的,極為深刻的恐怖,已經無法再讓自己喚醒《黑之劍士桐人》的那番想象。

    「……咕……嗚咕…………」

    我清楚地聽到了從喉嚨里發出的可憐嗚咽聲。

    認識并接受了自身的敗北,依舊勇敢面對仇敵的Cardinal就要死在眼前,然而我卻甘愿袖手旁觀以此自救——這樣的自己真是可憎到了極點。

    等我注意到的時候,站在左邊的優吉歐和右邊的愛麗絲,也因各自的感情而流下了淚水。雖然不知道他們的心中是如何的洶涌,但至少三人都已經毫無疑問地感覺到了極為強烈的挫折感。

    沒錯——就算從這里離開,這些傷痛也仍然會刻在心里,足以讓我們無法說自己最后還能做到什么。

    在動彈不得的我們的視線前方,Administrator將刀身夾帶著恐怕是最后也是最大規模的閃電的細劍高高揮起。

    「那么……我們兩個持續了兩百年的捉迷藏,差不多該結束了呢。再見了,莉潔莉絲……我的女兒,以及另一個我。」

    最高祭司以因狂喜而扭曲的嘴唇說出這帶著某種感傷的臺詞后,便將銳利的細劍揮下。

    化為數千道光束在空中疾馳的最后一擊,再次合為一道,將倒在那里的Cardinal的身體擊中、包圍、灼燒、焦化,然后破壞了。

    右腳腳尖已經變為焦炭,賢者慢慢飛到空中,最后落到了我的腳邊。體重已經輕到我感覺不到的程度。隨著干枯的聲音響起,無數黑色的碎片從身體各處落到了地上。

    「呵呵呵……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轉著右手的劍,如同跳舞般扭動起身子的Administrator再次哄笑了起來。

    「看到了……看到了哦,你的天命正一點一點耗盡!啊啊……何等喜悅……何等……呵呵呵……呵呵呵呵……那么,讓我看看最后的一幕吧。特別的,我給你們道別的時間!!」

    宛如唯唯諾諾地服從了這句話一般,已然如同壞掉的人偶一般的我頓時跪了下去,向Cardinal伸出了手。

    少女右側的臉已被燒焦,唯一沒有炭化的左側眼皮緊緊地合上了。然而,從我的指尖碰到的臉頰,卻還能傳來即將消失前的生命的一點點,一點點微弱的溫暖。

    我幾乎是無意識地用雙手將Cardinal的身體抱在胸前。不住涌出的淚水,一滴滴落到慘痛的傷口上。

    少女沒被燒掉的睫毛顫抖著慢慢睜開來。就算即將死去,Cardinal焦茶色的眼瞳仍然充滿著無盡的慈愛。

    『不要哭,桐人。』

    化為腦波的話音,在我的意識中響起。

    『這……樣的結局,也不算差啊。像這樣……能被心心相連的人抱在懷里……死去什么的,從來就……沒……想過呢。』

    「對不起……對不起……」

    從我嘴邊擠出的話,已然無法成聲,只是震動著空氣。聽到了這句話的Cardinal,奇跡般的毫發無損的嘴唇,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在……道什么……歉啊。汝還……有著,必須要完成的……使命啊,對吧。汝要和,優吉歐,還有……愛麗絲……三個人……將這個,虛幻而,美麗的,世界……』

    Cardinal的聲音急速低了下去,身體似乎仍在不斷變輕。

    突然,和我一樣跪下來的愛麗絲伸出雙手,握住了Cardinal的右手。

    「一定……一定會的。」

    聲音,臉頰,都已經被流下的淚水沾濕了。

    「您賜予了生命的……我們一定會,為了實現這句話……而努力的。」

    接著,優吉歐從左邊伸出了手。

    「……我也是。」

    優吉歐的聲音雖然和以前一樣還是那個柔弱而溫柔的樣子,但其中卻充滿了他的意志。

    「我現在,終于明白了自己需要完成的使命。」

    然而——

    他接下去的話,卻出乎我和愛麗絲,恐怕還有Cardinal的預料。

    「而且,完成這個使命的時候就是現在——就是這個瞬間了。我不會逃走。如今我還有必須完成的事情。」

    =========================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刀劍神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eglwdu.shop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