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猪狗两家打一生肖
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爆肝工程師的異世界狂想曲(異世界狂想曲) 第十五卷 第八章《前往王都的旅途》

    “我是佐藤。第一次坐在靠近飛機機翼的座位時,我還記得看到機翼被風吹得晃動時比想像中的還要可怕。不過,從中途開始就已經習慣,很正常地欣賞景色。”

    「比斯塔魯公爵閣下,在下給您請安」

    「唔呣,莫沙德準男爵依然如此健壯,甚好甚好」

    飛空艇剛從迷宮都市起飛就立刻被傳喚到貴賓室的是以「紅之貴公子」杰利爾·莫沙德準男爵為首擁有貴族籍的人。

    除了我們以外獲得秘銀證的成員原本也是要在王都授爵的,但這里并沒有平民。

    不過,就算說是貴族除了擁有準男爵位的杰利爾先生之外,只有名譽士爵和無爵位的貴族子弟而已。

    我在其他人的末尾單膝跪地的同時,偷偷看了在我們之后進入室內的比斯塔魯公爵的臉。

    比斯塔魯公爵和身為叔父的艾爾塔魯將軍一樣,是位擁有鷹鉤鼻子且嚴厲面相的中年男性。明明是叔父和侄子的關系,他們兩人的年齡卻沒有相差多少。

    畢竟對方不是王族,按照希嘉王國的慣例原本是不用下跪的,不過可能是因為他擁有與現任國王是堂兄弟這份高貴血脈吧,所以我也符合日本人的風格模仿別人配合這個場面。

    「從拉貝勒那里聽聞過了,你的實力非常出色」

    比斯塔魯公爵為杰利爾先生用巧妙的指揮和作戰討伐了強大的迷宮中層「階層之主」的事稱贊他。

    「將來想必會讓你擔任我領軍中的一翼——不,在那之前先讓你就任希嘉八劍之位提高身價吧?」

    「對才疏學淺的在下來說或許是個過分的愿望,但作為行走希嘉王國武人之道的人,確實曾想過有朝一日就任八劍末席」

    聽到比斯塔魯公爵落落大方的發言,杰利爾先生一臉緊張地回答道。

    因為閑著沒事做,所以就用地圖搜索了下沒有聽說過的拉貝勒這個名字,結果發現那人是比斯塔魯公爵的部下之一,跟杰利爾先生一起討伐了「階層之主」的土魔法師。

    大概是作為寄親的比斯塔魯公爵為了支援杰利爾先生討伐「階層之主」而派遣給他的吧。比斯塔魯公爵會特地坐飛艇過來,說不定也是為了祝福身為寄子的杰利爾先生吧。

    不久之后,比斯塔魯公爵和杰利爾先生的對話結束,公爵按著順序為討伐「階層之主」一事給貴族子弟送上祝福。

    接著給名譽士爵們送去比剛才要簡樸幾分的祝福,最后才輪到我。

    從他視線來看,有一種對我懷有不滿的感覺。

    「剛才的雜技表演挺有趣的啊。你比起探索者應該更適合街頭藝人吧?」

    要是聽到有人說卡莉娜小姐剛才那些是雜技表演,感覺她會怒發沖冠。

    不過,由米婭演奏亞里沙唱歌,跟波奇和小玉一邊跳舞一邊表演雜技周游各國,也會非常有趣吧。

    是我那樣想的緣故嗎——。

    「那還真是有趣呢。若是探索者停業的話,也請允許我等前去公爵閣下的城下町巡回表演吧」

    ——不小心,就說出了這樣的話,使公爵露出了不愉快的表情。

    〉獲得稱號【無垢的挑釁者】。

    雖然獲得了奇怪的稱號,但還是無視了吧。

    畢竟公爵是為了挖苦我才那么說的,我這坦率的感想在他聽來說不定是在回敬他的挖苦吧。

    按套路出牌的話,這里應該是「區區下賤的平民出身還想一步登天之類的」這樣大聲嘲笑就完事了……。

    「毆尤克庫公似乎想推薦你繼承隱退的特雷爾卿,不過希嘉八劍這個存在還沒輕松到毫無實力的人來擔任」

    這個叫特雷爾卿的人是誰起初我還不知道,但從話題的流向來看應該是從希嘉八劍退休下來的某個人吧。

    說起來,潔娜桑說過的話之中,總覺得有出現過特雷爾卿的名字。

    我記得是挑戰了下級龍而身受重傷的人。

    話說回來,就算我是你政敵的棋子,就這樣斷定秘銀探索者「毫無實力」也有點說不過去吧。

    「——閣下」

    持有人物鑒定技能的侍從向公爵低聲耳語。

    公爵略微挑起眉毛看了我一眼,接著露出可恨的表情咂了一下嘴。

    「而且,想作為武人代表希嘉王國只有武勛也無法勝任。倘若沒有成為人民模范的高尚文雅及教養可不行」

    發言的方向性突然轉變,大概是因為侍從把我的等級告訴他了吧。

    當然,并不是原本311級這個異常數值。而是設定在交流欄的公開等級。

    如果是討伐狗頭魔王前的公開30級的時候姑且不說,現在我已經把等級提升到和杰利爾先生同等的45級,所以他才會說成為希嘉八劍的資格除了武力以外還有其他的。

    「想要具備所有資質的人少之又少」

    公爵向杰利爾先生送去視線,嚴肅地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他想推薦杰利爾先生成為希嘉八劍來與毆尤克庫公爵對抗是吧。

    被人當成爭權奪勢的棋子來看待,如果可以的話我想盡量避免。

    要是不小心成為希嘉八劍的話,可不是無法觀光這么簡單。

    而且,因為粗心大意的發言而被認定為敵人,我也很為難。

    總之,為了彌補剛才的失言,我回應了一句無可非議的話「感謝公爵閣下的忠告」。

    如果,因此惹來麻煩的話,我適當地取個新的假名作為神秘的第三勢力登場,從旁搶走希嘉八劍之位也可以。

    等事件在適當的時候平息下來,只要讓他們以為神秘的劍豪跑去挑戰龍而戰死就行了吧。

    之后讓杰利爾先生把位置繼承下來,就圓滿解決了。

    ◆

    「真是服了比斯公,居然敢跟主人敵對,這破滅FLAG豎得飛起啊」

    「沒錯,實在愚蠢」

    聽到亞里沙的發言,莉薩一臉認真地點著頭。米婭則給人一種事不關己的感覺。

    我回到分配給我們的客艙后,把在貴族室發生的始末告訴亞里沙她們,結果她們同情的不是被挖苦的我,而是同情比斯塔魯公爵。

    因為她們的危機感很淡,所以我事先叮囑了要是有奇怪的家伙接近記得報告。

    另外,露露和娜娜去參觀廚房,波奇和小玉則去看看在決斗中輸掉而沮喪的卡莉娜小姐的情況,所以不在這里。

    「乾脆當一當希嘉八劍唄?」

    「當了又能怎樣」

    「你說啥呢。當了希嘉八劍的話就任期間跟大臣一樣有伯爵的待遇哦?」

    「那種地位我沒興趣」

    更何況,對我來說成為上級貴族沒有什么好處。

    如果,想要爵位的話只要用無名的身份拜托國王,即便侯爵沒辦法,伯爵之位還是可以簡單到手的。

    「咔啊~~。真是的!為什么會那么沒有欲望啊!是個男人來到異世界獲得外掛的話難道就不想出人頭地嗎?要是成為伯爵的話貴族千金和老婆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哦?」

    「冷靜點,亞里沙」

    亞里沙一邊不知道在主張什么,一邊逼近我。

    亞里沙扯著「約定俗成」快要暴走起來。平時明明總是說著喜歡我,現在卻允許增加老婆嗎?

    對亞里沙那樣的發言生氣的是米婭。

    「花心是不行的哦。絕對哦?而且老婆已經夠多了哦。很多哦?」

    「抱歉,米婭!我、我錯了,我會反省的啦~」

    面對氣勢洶洶的米婭,亞里沙也招架不住。

    雖然對我來說只有婭潔桑這一項選擇,不過感覺會自找麻煩,所以我沒能向米婭確認她說的老婆指的是誰。

    莉薩并沒有提出什么意見,但從動作和表情來看,似乎和亞里沙一樣認為我成為希嘉八劍比較好。

    話雖如此,我覺得比起我來,莉薩更適合當希嘉八劍。

    至少現在的莉薩,比還是希嘉八劍時的第三王子更強。

    波奇和小玉應該已經比第三王子強,但她們兩人還是小孩子,想要就任那些職位還有些早。

    ◆

    「肥來啦~?」

    「我回來了,的說」

    波奇和小玉一臉疲憊地回來了。

    對平時總是精神飽滿的兩人來說,還真是少見的表情。

    「卡莉娜大人怎么樣啦?」

    「在房間窩窩~」

    「不肯從房間出來的說!」

    為了趴到沙發上伸懶腰的波奇和小玉,也包含慰勞兩人辛苦了一番的意義將珍藏的鯨魚肉乾送到她們嘴里。

    之前做的一百公斤的肉乾這下就吃完了,必須再做一些才行。

    「這、這是!」

    「鯨魚肉~乾~」

    「精神百倍的說!」

    兩人嘴上咬著肉乾跳了起來,擺出了敬禮的姿勢。

    帶著慰勞兩人辛苦一番的心情,摸了摸她們的頭。

    她們兩人感到癢癢的同時,瞇著眼睛發出了高興的聲音。

    「好了,那就——」

    「要去歐派小姐那里嗎?」

    ——不是,我沒有那個打算哦?

    雖然差點就這么說出來,但還是明智地沒有說出口。

    在這種狀況下,將情緒低落的卡莉娜小姐放置不管確實有些過分。

    原本是想難得機會,帶著大家去跟其他秘銀探索者們交流一下的,不過那些事過后再說吧。

    「這個嘛。稍微放置些許時間,然后再去看看她的情況吧」

    聽到通知來客的敲門聲,莉薩站了起來。

    來這里的是卡莉娜小姐的護衛兼女仆的艾莉娜和新人醬。本該去了廚房的露露和娜娜也在。

    侍女碧娜似乎留守在分配給卡莉娜小姐的客艙。

    「士爵大人,幫幫我們啦~」

    「拜托了!」

    兩人低下頭,拜托我想辦法搞定窩在房間里的卡莉娜小姐。雖然我覺得不用那么擔心也沒關系,但從她們的經驗來看卡莉娜小姐那樣子屬于異常。

    「因為,我都把露露在廚房做的炸肉放在房間門前了,她也不出來哦?」

    艾莉娜,會因為那種事出來的只有你而已。

    加上波奇和小玉,我還感覺到連莉薩也唔嗯唔嗯地點頭的氣息,但我還是置之不理。

    「就算被妮娜執政官訓斥,被佐特魯隊長訓得體無完膚,只要聞到格魯特料理長做的炸肉味道,就會變得很精神的!但是~」

    艾莉娜一臉拼命地逼近我。

    我知道你擔心卡莉娜小姐,但還是希望你停止從剛才開始就把我的手臂抱在你平胸上的行為。這不是連新人醬都模仿你了嘛。

    「有罪」

    「等等,沒有抱那么緊的必要吧」

    亞里沙和米婭將兩人從我的手臂上拉開了。

    本來就預定會去見卡莉娜小姐的,所以我們接受了她們兩人的請求,決定先前往卡莉娜小姐的房間。

    「聽說,卡莉娜大人臥床不起,您身體沒事吧?」

    我敲了敲卡莉娜小姐閉門不出的房門。

    當然,沒有任何回答。

    「原來卡莉娜大人對士爵大人喜歡到情緒低落成這樣啊……我都沒發現」

    「畢竟被士爵大人甩掉的話,要在王都強制尋找對象嘛」

    「男爵大人姑且不說,要是妮娜執政官出馬的話,絕對能談到有力貴族的婚姻呢」

    「年齡上來看也到了火燒眉毛的時候,不會有錯。比起在王都找對象做士爵大人的夫人來解決此事更愉快呢。那樣的話,今后就能跟波奇和小玉一起不斷在迷宮戰斗了」

    后方的新人醬和艾莉娜說著這樣的悄悄話被傾聽技能拾取到了。

    不愧是經常與卡莉娜小姐一起行動的這兩人,非常清楚她的事。

    那么,比起那種事,接下來該怎么辦呢?

    「這時候要用天巖戶作戰哦!」

    「天巖戶嗎?」

    「沒錯!在勇者大人的世界有個神話,有一位女神在神域里面閉門不出!我們就是要實行把那位女神引誘出來的作戰哦!」(譯:這里說的女神指的是日本神話中的天照大神)

    亞里沙呼著粗氣在桌子上像哼哈二將般筆直站立著如此主張。

    「亞里沙,行為舉止很沒禮貌哦」

    「吶哈哈哈,抱歉抱歉——」

    被莉薩訓斥而下到地板上的亞里沙,再一次自信滿滿地宣言要實行天巖戶作戰,然后為了準備宴會帶著大家前往廚房。

    不過,在真正情緒低落的人房間面前開宴會的話,感覺對方會更加頑固地閉門不出。

    我在連接卡莉娜小姐寢室的門前,思考了起來。

    如果是娜娜扮演天鈿女命的話我倒是想看一看,但是按平時的模式應該是亞里沙或年少組中的哪個人來扮演吧。(譯:天鈿女命也是日本神話中的女神,用舞蹈把窩在天巖戶的天照大神引誘了出來,具體自行百度)

    我不管以后會怎么樣,站起來走近立在我與卡莉娜小姐之間的門。

    用空間魔法的「遠見」確認室內的情況。

    老實說,偷窺妙齡少女的房間雖然是完全不待見的行為,但只有這次還是對自己的倫理觀視而不見吧。

    可惜的是——不對,幸運的是卡莉娜小姐仍然穿著剛才的服裝趴在床上賭氣睡覺。

    不對,用地圖確認了一下她并沒有「睡眠」的狀態,所以好像沒有在睡覺。

    我確認了這件事之后,用風魔法「密談空間」隔絕了聲音,接著使用「理力之手」從寢室內側打開門鎖。

    雖說用這個技能組合去犯罪會很恐怖,不過要是能用「風魔法」「空間魔法」「術理魔法」這三種的話,不去變成犯罪者也能大有成就。

    我在想著這種漫無邊際的事同時進入了寢室。

    桌子上的羅卡閃爍著青光。

    從閃爍的情況來看,羅卡好像已經察覺到了我的入侵,但他似乎沒打算警告卡莉娜小姐,保持沉默。

    「卡莉娜大人,聽說您身體不適,您感覺怎么樣?」

    我在卡莉娜小姐的枕邊對她輕聲耳語。

    驚訝的卡莉娜小姐跳了起來,把后背靠到大床一端的床靠上。

    糟了,因為開鎖時把聲音消除了,所以是躡手躡腳地靠近過來的……。

    這時候還是佯裝不知吧。

    「嚇到您了嗎?」

    卡莉娜小姐的臉紅到眼角泛紅得不是很明顯,嘴巴還一張一合的。

    ……有這么驚訝嗎。

    是因為輸了比試而懊悔的眼淚嗎?眼角濕潤使她具有很暴力的魅力。

    我在腦海里想起婭潔桑,制服了邪惡的欲望。

    「請不要動」

    「……是……」

    卡莉娜小姐舉止可疑地東張西望環視了周圍之后,仿佛下定決心般閉上了眼睛。

    我用取出來的手帕假裝幫她擦拭眼角,用魔法進行治愈。這樣就可以安心了。

    畢竟卡莉娜小姐閉著眼睛,羅卡也被我的身體擋住看不到魔法的發動,所以沒問題。

    但是,即便擦完卡莉娜小姐也仍然閉著眼睛。

    ——這破綻多過頭了吧。

    我要是肉食系的男生,會就這樣親上去直接推倒的哦?

    「擦完了。可以睜開眼睛了哦」

    卡莉娜小姐眨了眨眼之后,一臉呆呆地看著我這邊。

    跟我對上眼后是有什么讓她不高興嗎,突然鼓起了臉頰。

    「佐藤壞心眼!」

    卡莉娜小姐扔過來的枕頭朝著我的臉飛來。

    在接住了枕頭的視野一角,映出了獲得稱號的記錄。

    〉獲得稱號【魔法盜賊】。

    〉獲得稱號【寂靜的入侵者】。

    〉獲得稱號【戀愛小偷】。

    ……最后那個稱號,我想還回去。

    ◆

    「料理到達的說!」

    「炸肉山脈~?」

    波奇和小玉一邊這么喊著一邊沖進了房間。

    我剛好在為氣鼓鼓的同時散發著撒嬌氛圍的卡莉娜小姐的態度感到很為難,她們來了老實說幫了很大忙。

    「卡莉娜~?」

    「卡莉娜開門了的說!天天呼作戰好厲害的說!」

    不不,天巖戶作戰還沒發動呢。

    小玉和波奇抱住卡莉娜小姐感到歡欣雀躍。

    我側眼看了看向兩人道歉的卡莉娜小姐,接著把視線移到兩人搬過來的大盤子上的料理。

    「唔嗯,好香啊」

    「不可以偷吃的說!」

    我正打算確認料理的味道時,被波奇訓斥了。

    「這是嘗味道哦 ,嘗味道」

    「嘗味道的話就沒辦法的說」

    「小玉也要嘗~?」

    「波奇也不惜吝地嘗味道的說」

    波奇,那個叫「不吝惜」。

    我從小玉的盤子頂部拿下幾塊油炸肉,放到小玉和波奇的嘴里。

    接著我自己也吃了一個。

    露露的本事還真是提升不少啊。會不會已經比烹調技能滿級的我還要厲害呢?

    卡莉娜小姐在我旁邊很羨慕地盯著波奇和小玉,于是我也往她開得小小的嘴里送去一塊炸肉。

    是因為嘴里突然被塞進炸肉嗎,卡莉娜小姐氣沖沖地進行抗議。

    從她沒有舉起手的舉止來看,應該是覺得放進嘴里的炸肉沒有罪吧。

    此時,米婭和稍微晚了一步的亞里沙回來了。

    她們兩人包裹著覆蓋全身的披風。我怕得不敢問她們披風里面穿的服裝。

    「有罪」

    雖然對卡莉娜小姐散發的氛圍起了反應的米婭跑來向我問罪,但我覺得更應該被判定有罪的是你們才對。

    「啊啦,已經把歐派——卡莉娜大人從房間引誘出來了?」

    雖然亞里沙措辭有點不好,不過我還是對她點了點頭。

    對于亞里沙和米婭在那里「難得的迷人服裝都浪費了」「晚上」「說、說得也是!」低聲私語著這些險惡的對話,我決定全力無視。

    那么,難得有機會就開始宴會吧?

    ◆

    「呼呣,不愧是迷宮都市最好的料理人做的」

    「真好吃。沒想到幻之料理人會在飛空艇上為我們大顯身手呢」

    吃了露露做的派對料理的那些秘銀探索者,都發出了感嘆的聲音。

    因為料理的種類比較多,所以就招待了其他探索者在飛空艇的大食堂召開了派對。

    參加人數比預想的還要多,因此不足的料理也讓飛空艇的廚房里的人幫忙追加。另外,大部分的食材都是我帶進來的。

    雖然乘坐飛空艇的秘銀探索者幾乎都是男性,不過女性探索者也有七、八人混在其中。

    原本還想既然同樣是女性探索者的話也讓卡莉娜小姐交個朋友,結果我的想法落空了。

    她在桌子的一角把艾莉娜和新人醬當作屏障,正在享受料理。

    直到剛才為止,受卡莉娜小姐的魔乳和美貌吸引而靠過去的男性探索者群體,因為一次性接近太多人使卡莉娜小姐感到害怕,所以為了一次不超過兩人以上接近,我干了一回經紀人才會做的事。

    在某種程度上輪流了一圈之后,是領悟到卡莉娜小姐沒有那個意思嗎,男性探索者們把目標改為女性服務生。

    雖然娜娜也被男性陣容糾纏著,但她還是跟平時一樣以我行我素的調子去應對。他們想要突破娜娜的鐵壁防御似乎還不夠年幼。

    取代已經走掉的男性陣容,這次我想把派對上認識的女性探索者介紹給卡莉娜小姐,但不知是不是不投緣,對話總是說到一半就中斷,沒法順利建立關系。

    明明對方難得給人一種好意的感覺,為什么她要用帶刺的話來應對,我真想問個清楚。

    女性探索者們也就露出苦笑,沒有破壞她們的心情算是幸運的。

    「等等,不要太過黏著我家主人好嗎!」

    「嗯,禁止黏人」

    亞里沙和米婭擠進了我與身體接觸較多的女性探索者們之間。

    呼呣,有黏得那么緊嗎?

    是我的錯覺嗎,卡莉娜小姐看著亞里沙和米婭,心情變好了。

    難不成是我和她們距離太近,所以卡莉娜小姐才會鹽對應。(譯:鹽對應,意指態度不積極的回應)

    下次,給卡莉娜小姐介紹朋友候補的時候,還是注意下距離感吧。

    在還挺寬敞的食堂一角,米婭開始演奏起了音樂。

    應該是探索者中的哪個人請求她的吧,演奏的是希嘉王國社交舞常用的著名曲子。

    探索者的男女配合著曲子開始了舞蹈。

    是沒有經常練習嗎,跳起來給人一種不怎么習慣的感覺。

    「你可別笑我啊。我們跟少爺還有杰利爾他們不同只是個平民。所以想在大家抵達王都之前練習一下」

    「不會笑你的啦。一開始大家都是初學者嘛」

    30歲左右的女性探索者正在幫助不擅長跳舞的探索者們。

    抵達王都以后,他們應該會被招待去各種貴族主辦的派對。所以為了不在那種場面丟臉,才會想練習社交舞的吧。

    ——正好。

    難得機會,也讓卡莉娜小姐練習一下吧。

    雖然在公都的時候也有好幾次一起跳舞的機會,但就算說奉承話也不能說她很擅長。

    希嘉王國的結婚活動必須要會跳舞,所以我也想讓卡莉娜小姐努力。

    「來,卡莉娜大人。跟我跳一曲吧」

    「我、我不跳」

    「不行哦。而且,在這里的話就算踩到我的腳,無論是訓斥您的人、笑您的人、對您失望的人都沒有哦」

    「可是……」

    我一把手拉住猶豫不決的卡莉娜小姐的手。

    「討厭我作為練習對象嗎?」

    把臉靠近,以認真的感覺說道。

    「不、不討——不討厭」

    卡莉娜小姐好像很糾結般在否定的途中變得滿臉通紅,用仿佛消失而去般的細小聲音答應了練習。

    總覺得跟我預想的反應不一樣,不過她既然愿意練習跳舞的話那樣也行。

    雖然亞里沙和米婭發出了抗議的聲音,但我說陪卡莉娜小姐練習完跳舞就讓她們交換來跳,因此兩人才表示同意。

    我預定在卡莉娜小姐之后的下一個是今天努力準備派對的露露。

    「卡莉娜大人,稍微把身體再靠近一點」

    「好、好的……嗚嗚,好害羞」

    感到難為情的卡莉娜小姐雖然有些誘惑,但這里還是集中教她跳舞吧。

    要集中啊,佐藤。

    絕對不能集中在觸碰自己胸膛的兩顆奇跡。絕對、不行啊。

    我一邊閃躲著米婭敏銳的視線,一邊教卡莉娜小姐跳舞。

    「就是這樣。很不錯哦」

    「……那、那種事」

    即便是在只有一丁點進步的時候也要間不容發地夸獎她,將她對不擅長跳舞的意識驅散。

    「不可以讓看不見的腳分散注意力」

    由于卡莉娜小姐那偉大過頭的胸部,跳舞期間無法確認腳下的舞步。因此,她好像增加了不安感。

    想要消除卡莉娜小姐的不安——對了!

    「請回想一下戰斗時的步法」

    「這、這樣嗎?」

    「沒錯,就是這種感覺」

    通過把格斗和步法關聯在一起進行教導,漸漸地讓她學會了。

    雖然就算奉承也說不上是優雅,但也是很敏捷的舞蹈。

    之后只要不怯場就沒問題了吧。

    和卡莉娜小姐跳完之后,從露露開始按順序跟我家孩子跳舞,然后就那樣順勢跟碧娜她們以及女性探索者也跳了一曲。

    不知為何,最后等待我的工作是指導男性探索者們跳舞。

    雖然有些辛苦,但這種事就能讓男性探索者們對我感恩的話,實在是很劃算。

    不過,在我擔任男性探索者們練習舞步的對象時,在一旁觀賞的亞里沙呼著粗氣讓我有點受不了。

    ◆

    「少爺!聽說展望室已經開放了。我們現在就要過去,少爺你們也一起去如何?」

    舞蹈告一段落,正在解散的時候,女性探索者中的一人這么向我建議了。

    「可以啊,走吧」

    難得機會,我帶著大家前往了艦首展望室。

    我們所利用的食堂在艦尾,所以還挺遠的。

    在讓人想到潛水艇的狹窄通道前進時,視野的一角時常顯示的雷達映出了紅色光點。那是地面上的魔物和盜賊。

    總之,我把菜單的雷達設定窗口打開變更成任意條件,只把能威脅到飛空艇的10級以上的飛行魔物作為紅色光點顯示出來。

    對我抱有殺意的人會顯示為紅色光點的設定保持原樣吧。

    ——嗯?

    紅色光點就在附近。

    確認了一下,紅色光點的真面目是作為飛空艇的護衛在外飛行的飛龍騎士的騎獸——飛龍。

    好像在變更設定時把從魔除外的設定解除了。

    我對這小小的失敗露出苦笑的同時,操作設定將從魔除外。

    雖然在前往展望室的移動途中有飛行型魔物朝著飛空艇飛來,但在它們接近飛空艇之前就被飛龍騎士趕跑了。

    「好寬~?」

    「玻璃要裂開的說」

    「好漂亮!」

    雙層構造的艦首展望室鑲有玻璃。

    因為害怕有鳥撞擊,所以用的不是普通的玻璃而是用鋼線做成的網再用水晶覆蓋上去做出來的。

    雖然飛空艇本身搭載了術理魔法「防御壁」系的魔力障壁生成裝置,但由于魔力消耗較多,戰斗期間以外不會運作。

    因此,如果沒有方便加工水晶的土魔法「石制構造物」魔法的話,說不定也不會有這個展望室吧。

    雖說是雙層構造,基本上是開放式的結構,但第二層的部分只有第一層六分之一左右的面積,成了空中庭院風格的露臺。

    「總感覺,讓人想起蕾依她們的故鄉呢」

    亞里沙說的話題是在南洋的拉拉奇耶事件中認識的蕾依婭涅她們的事。

    「等王都的事情結束以后,我們再去那里玩吧」

    雖然我每晚用空間魔法的「遠話」跟婭潔桑聊晚安電話時也會順便跟蕾依姐妹聊雙方的近況,但是自從之前因為亞里沙她們討伐「階層之主」的事而去波魯艾南之森途中順路去過一次蕾依那里就沒有再去過了。

    「Master,二層露臺禁止進入,如此被警告了」

    娜娜纏繞著沮喪的氛圍同時這么向我報告。

    往她走過來的方向移去視線,發現通往二層露臺的階梯前有比斯塔魯公爵領的騎士們站在那里步哨。

    二層露臺似乎以比斯塔魯公爵的夫人和千金為中心,被陪同公爵的高官們占領了。是被那些夫人邀請的嗎,杰利爾先生也有同席。

    因為被AR表示顯示為「夫人」的人比較多,所以無意中搜索了一下,結果有11人。

    雖然有三位女性跟公爵是同個年代的,但年齡的幅度很寬,從這里能看到的位置上有位最年輕的的女性,跟娜娜差不多的年輕樣貌。用地圖確認了一下,年齡是十七歲。

    比飛空艇里面公爵家最年長的千金還要年輕。

    同行著的公爵千金有七名,過半人數跟露露一樣是即將成人的十四歲。

    調查絕倫公爵的家庭情況到這里就夠了吧。

    「她們早晚也會看膩的,我們之后再去看吧」

    「Yes·Master」

    娜娜點了點頭后,跟亞里沙一起朝著伙伴們眺望外面的場所走去。

    「母親大人,飛空艇的展望室全都可以像這樣觀賞美妙的景色嗎?」

    「這個嘛。雖然沒有坐過希嘉王國全部的飛空艇,但有能調和陽光、綠色、天空的露臺,這艘飛空艇是第一個吧」

    「陛下雇傭了新的藝術家嗎?」

    「我們城堡的離宮,也想要這種露臺呢」

    千金和夫人們在稱贊露臺景色的聲音,被傾聽技能拾取到了。

    畢竟這里的設計反復進行了各種試驗,被這樣毫無顧忌地稱贊,我都感覺有點自豪。

    「好美~?」

    「非常斯卡利海肯的說!」

    小玉和波奇撲到展望室的玻璃上看起來很高興地眺望著外面的景色。

    波奇到底把什么給說錯了,完全搞不懂。

    卡莉娜小姐和她的隨從們,也帶著閃閃發亮的眼神撲在玻璃上。

    「佐藤」

    「主人,好像可以從那邊的門走到甲板上」

    米婭和莉薩這樣向我報告。

    「出去外面不要緊嗎?」

    「Master,外面有強風,如此告知了」

    露露和娜娜兩人,看著聳立在甲板前方的桿子上隨風飄舞的信號旗,同時指出問題所在。

    「應該沒問題吧?你看,在平臺上走動的人頭發不是也沒動嘛」

    亞里沙的指摘也有道理,使用一下前陣子才入手的「測風」技能看看風的流動吧。

    看來,平臺周邊似乎有風魔法引起的氣流在進行控制,抵擋著強風。

    「看起來沒問題,走吧」

    我這么說完帶領著大家穿過展望室的雙重門,來到能俯視到甲板的平臺上。大約兩米的下方就是甲板。

    「Master!這邊的景色好厲害,如此告知了」

    娜娜從伸出船舷外側的平臺一端呼喚了我。

    從那里可以一眼望到地上。

    身材矮小的小玉和波奇爬上了欄桿,加入了眺望風景的隊列中。

    天不怕地不怕的卡莉娜小姐本來也打算爬上欄桿,但被侍女的碧娜訓斥了。

    「古雷托(Great)~?」

    「非常非常,嗨嗨的說!」

    說不定,波奇想說的是Sky High吧。

    莉薩「很危險哦」這么提醒后,抓住了小玉和波奇的腰帶。

    「……■ 傳信鴿召喚」

    往傾聽技能拾取到的詠唱聲轉過頭,看到了比斯塔魯公爵領的其中一位高官放飛了用魔法召喚出來的鴿子。

    根據AR表示,他似乎持有召喚魔法的技能。

    無意中看了一會兒之后我問都沒問,他就告訴我「這是傳達給王都宅邸的定期聯絡」,接著他便快步走回展望室。

    與那個微妙怪異的男人替換,這次是穿著的禮服看起來很貴的幼女沖到了平臺。

    「哇啊——,雖然露臺那邊很厲害,但這里也非常厲害!你覺得呢,奶媽?」

    「公主殿下,在這種地方奔跑是很危險的」

    「沒問題的說。緊急時刻我會出手相助的說」(譯:這位女騎士的語尾是あります,跟波奇的有點不同)

    在她身后還有剛進入老年期的奶媽和女騎士陪同。

    根據AR表示,得知她是比斯塔魯公爵最小的女兒。

    興致勃勃的幼女千金的眼睛捕捉到了我。不對,是看向我的身后。

    「耳族!」

    她這樣叫起來從我旁邊跑過,在小玉和波奇的邊上帶著冒昧的視線盯著她們看。

    「是真的嗎?」

    「真的~?」

    「是真的耳族嗎?」

    「當然是真的,的說!波奇是犬耳族的說」

    「小玉是貓耳族~?」

    一開始小玉和波奇還表現出膽怯的樣子,但發現幼女千金沒有惡意之后正常地回答了問題。

    「公主殿下,不可以過度接近亞人」

    奶媽對亞人有歧視意識嗎,打算讓觸碰小玉和波奇耳朵的幼女千金遠離。

    「特利艾爾兄長大人說過,因為種族不同而看不起人族以外的人是錯誤的」

    「又說那樣的話……要是被您父親責罵,我可不管哦?」

    「沒關系!父親大人是不會罵我的」

    幼女千金一臉自信地這么斷定。

    「索蜜艾娜,原來你在這里呀」

    「聽說可以參觀艦內啰。你有說過想去看看的吧?」

    「嘛,真棒!」

    幼女千金的兩位姐姐前來邀請她去參觀艦內。

    兩位姐姐給人一種比亞里沙稍微年長一點的感覺。

    「對了!波奇和小玉也一起去吧!」

    「喵?」

    「可以嗎,的說?」

    小玉和波奇抬起頭問了問我。

    如果可以的話,我是想讓她們小孩子之間一起去玩,但只讓她們兩人跟著剛認識不久的上級貴族——而且還是跟我有隔閡的比斯塔魯公爵的女兒,讓我有一種會發生些許麻煩事的預感。

    「要是她們對索蜜艾娜大人無禮就不好了。非常抱歉——」

    「你的名字是?」

    「我是穆諾男爵的家臣,佐藤·潘德拉貢名譽士爵」

    因為幼女千金是蓋過我的話向我發問,所以我老實地回答了。

    「這樣啊,叫佐藤是吧。你也一起來。這樣就不用擔心了吧?可以吧,姐姐大人?」

    明明是個幼女卻那么機靈。

    畢竟沒有拒絕的理由,以兩位姐姐露出苦笑的同時給了許可為契機,我決定陪同她們一起去。

    其他伙伴們的陪同因為超過人數而被向導的工作人員拒絕了。

    他說等幼女千金她們的艦內參觀結束以后,再給我的其他伙伴做向導。

    「主人,雖然應該不用擔心,但你可別出軌哦」

    「嗯,嚴禁」

    亞里沙和米婭一邊看著胸部正中我靶心的女騎士,一邊叮囑我。

    我告訴兩人不用擔心之后,跟小玉和波奇一起出發去參觀艦內。

    因為幼女千金的登場而把事情給忘了,所以我稍微搜索了一下剛才召喚鴿子的高官。

    高官明明只有7級,除了召喚魔法的技能以外卻還持有大量的事務系技能。根據亞里沙所言,魔法系技能所需的技能點數比較多,所以也沒啥必要那么警戒這個人吧。

    不過嘛,姑且在抵達王都之前加個標記吧。

    ◆

    「這里便是操作飛空艇的艦橋」

    我們被帶到了艦首的艦橋。

    雖然被甲板擋著從平臺那邊看不到,但這里距離剛才的展望室非常近。

    「原來腳底下也有玻璃呢」

    「嘛,總感覺好恐怖」

    為了能夠目視航行,艦橋構造物就像在那種突出去的玻璃筒里面一樣的構造。

    在與魔物戰斗時裝甲板會關閉,然后通過觀測員用小窗確認的情報來航行。

    「這艘最先進的飛空艇與過去的飛空艇不同——」

    導游介紹給我們的艦長開始說起了飛空艇的事。

    這艘飛空艇導入了可以從艦橋集中控制整艘艦的先進構造,艦長如此熱烈地講述了,不過他因為沒能吸引幼女千金們的興趣而感到了沮喪。

    可是,就算是那樣你也沒必要帶著嫉妒的視線盯著吸引了幼女千金們興趣的雷達擔當者和舵手吧。

    「那、那么我們也不能妨礙飛艇的駕駛。去下一個地方吧」

    懂得察言觀色的導游將幼女千金們帶向下一個場所。

    從艦橋出來,在通道前進時——。

    「請您重新考慮特利艾爾大人的廢嫡。由長子繼承,公爵領的治理方可安定——」

    「啰嗦!盲目相信那群蠻人,把領境的村子暴露在危險之中的愚蠢之人,怎能把后任交于他!」

    總感覺從轉角處前方略微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其中一個聲音我有印象。是比斯塔魯公爵。

    沒有傾聽技能的其他孩子們雖然沒有聽到具體內容,但也從語調上知道是爭吵,因此她們感到了些許不安。護衛的女騎士走到了幼女千金們的前面。

    「那并不是蠻——不是猿人族的戰士,而是被部族追逐的盜賊——」

    「那種爛藉口,讓他到親人被殺的村民面前說去!讓鐵鍬和鋤頭敲幾下,他那天真的腦袋或許能變得聰明些!」

    怒火中燒的公爵帶著幾名隨從,從轉角處出現了。

    就算有飛空艇的噪音,在這個距離難以聽到聲音也太奇怪了。

    「把防諜裝置關了——」

    公爵這么說完后,變得可以聽到聲音了。

    「——索蜜艾娜,在參觀艦內嗎?」

    仿佛無法想像剛才那一副般若臉,他嬌聲嬌氣地向幼女千金搭話。

    「是、是的。被姐姐大人邀請了」

    「這樣啊,要玩得開心哦」

    「是,父親大人」

    公爵這么說完,摸了摸幼女千金的頭之后帶著騎士和隨從往艦橋前進。

    雖然他也有向兩位姐姐搭話,但沒有面對幼女千金時的嬌氣感。最小的幼女千金應該是比斯塔魯公爵最疼愛的女兒吧。

    不知是因為我接近了他最疼愛的幼女千金,還是打從一開始就討厭我,他從旁邊走過去時還瞪了我幾眼。

    「那么,我們出發吧」

    貼在墻壁上消除了存在感的導游,這樣說完再次開始了向導。

    轉過彎的時候,剛才觸怒了公爵的高官在跟同事聊些什么,我們從旁邊走了過去。

    映在雷達上的標記讓我察覺到,這位高官就是剛才在平臺放飛鴿子的召喚魔法師。

    同事離開后,他仍然留在原地,還傳來了「已經,沒有其他路可走了嗎……」這種奇怪的嘟囔聲。

    真是的,想鬧家庭糾紛希望你們在自家里鬧。

    「這里的警備相當嚴格的說」

    「是的,畢竟這里有飛空艇的魔力障壁生成裝置。即便有個萬一,賊人也進不去」

    聽到女騎士的感想,導游說出了理由。

    「這裝置還真大的說。可能比堡壘的魔力障壁還要大的說」

    「是啊。因為飛空艇變重的話航行所需的燃料也會增加,比起厚重的裝甲,根據情況增加防御力的魔力障壁更加合適吧」

    聽了導游的說明,女騎士興致勃勃地點了點頭。

    不愧是軍人,女騎士似乎對這種設備很有興趣。

    「那個粗大的管子,是什么的說?」

    「那個嗎?會是什么呢。不好意思,過后我去問問了解詳情的人」

    導游沒能回答出來的,是與緊急用的姿勢制御加速器相連的魔力傳達纜線。

    這個加速器是一次性的,是用來回避船舵無法應付的攻擊。雖然加速很不錯,但噴射時間較短,所以除了在展望室和格納庫那種寬闊場所的人以外也不會那么容易受傷。通常在使用加速器之前艦內會播放警告。

    「這邊的就是新型飛空艇的關鍵,最新式的二重反轉式空力機關。只要像這樣交替旋轉——」

    接著,我們移動到機關部門按順序參觀了魔力爐和二重反轉式空力機關,以及推進器。

    在看空力機關的時候,機關長重蹈了艦長的覆轍。我很懂你想要講述的心情。等抵達王都以后,邀請他去喝酒再讓他給我講講各種圍繞飛空艇的話題吧。

    「啪嗒啪嗒~?」

    「搖來搖去的說」

    「啊啊,那是飛空艇的舵。推進器吐出來的空氣流動,由那個巨大的舵來承受,可以通過那個力量來改變飛空艇的路線哦」

    導游告訴了貼在通道小窗口的小玉和波奇,舵——垂直尾翼的構造。

    因為舵很容易被魔法攻擊打中,所以是用魔法抵抗較強的素材做成的。即便是中級以上的攻擊魔法也能承受幾發,就連我的「理力之手」也無法干涉。

    裝在安定翼上的高揚力裝置的襟翼和轉彎輔助翼的副翼,也是用同樣的素材做成的。

    「非常時期還可以在舵上面的控制室,直接卷起吊威壓進行操舵」

    當然,這個吊威壓也和舵本身同樣材質做成的。

    因為我做這個飛空艇是秘密,所以不能跟誰炫耀感覺有些遺憾。

    另外,推進器上我奢侈地用了在黑龍山脈的風洞發現的巨大風石。

    「啊啦?還有像小船的東西。那是什么?」

    「那是為了在非常時期將高貴之人送去安全地方避難的逃生艇」

    后部甲板旁邊的格納庫有兩架可以乘坐十六人的逃生艇。

    里面搭載的是,挪用了由于空力機關的規格而落選的翅片做成的能減輕落下速度的魔法裝置,即便是再高的地方也能安全降落。

    與船舶的逃生艇不同,在搭載了復數空力機關的飛空艇連緊急降落的時間都沒有的墜落狀況下,據說無法逃脫的情況較多,所以只能在最低限度搭載飛空艇的逃生艇。

    此時,向導的地方好像是最后一處,因此我們在后部甲板前的通道繞了一圈之后決定返回展望室。

    ——嗯?

    看了一下雷達,發現后部甲板上有個標記的光點。

    那是剛才觸怒了比斯塔魯公爵的高官。

    我還在想他是不是在干些什么不好的事,所以從通道小窗偷窺了下后部甲板,結果看到高官和一名女性在一起。

    根據地圖情報,那名女性叫作蕾妲,是比斯塔魯公爵的其中一位夫人。

    原本以為她是預定廢嫡的特利艾魯第一公子的親生母親,結果搞錯了。是一位更加年輕的夫人。

    「——呃」

    高官給夫人送了什么禮物之后,仿佛感激萬分的夫人立馬抱了上去開始親熱了起來。看來這是出軌現場。

    「佐藤,你看到什么有趣的東西了嗎?」

    「不是,已經看不到了」

    敷衍了被吸引了興趣的孩子們,然后返回了展望室。

    『從現在起,進入了征翼峠的領域。風魔法師們將要實行驅散魔物的儀式魔法,請對聲音敏感的人返回艦內的防音室或貴賓區域』

    艦內的廣播重復了三遍之后,綁著救命繩的風魔法師出現在了甲板上。

    映在雷達上的光點告訴我,占領了露臺的夫人們正返回貴賓區域。

    我把手搭在平臺的扶手上,一邊傾聽漫長的儀式魔法一邊等待發動。

    ——PYWEEEE。

    與魔法的發動同一時間,聽到了仿佛鳥系魔物咆哮般的聲音。

    大概是用這個聲音趕走魔物吧。

    映在地圖上顯示為魔物的光點有的在遠離,有的停止了動作。

    似乎還挺有效的。并沒有什么特別的飛行型魔物前來襲擊,我們乘坐的飛空艇成功越過了王都前最后難關的群山。

    從征翼峠的堡壘上空通過后,能看到遠處的青色平原。

    「漂亮~,好多花~?」

    「那是青色的花嗎?是什么花呢——」

    能感覺到亞里沙使用了無詠唱的空間魔法。應該是用了「遠見」魔法吧。

    「雖然顏色不是紫色而是水色,但花的形狀有點像蓮花呢」

    根據地圖的詳細情報,得知那個花叫作「青蓮花」,所以我告訴亞里沙「蓮花是對的」。

    「啊啦?主人,你知道那里排列著像是電線桿的東西是什么嗎?」

    亞里沙指著蓮花田跟前的圓柱。

    「那是結界柱哦。那個結界柱以王都為中心形成了一個圈。據說王都周邊花了幾百年時間擴大那個圈,逐漸地增加安全的耕種地」

    這一帶的話題是從王都越后屋商會的成員那里聽來的。

    不過,好像也有會突破結界柱驅魔效果的魔物,以及殘留在結界所覆蓋的領域內的魔物,所以也算不上是完全沒有危險的領域。

    實際上,我也遭遇過御用牧場被魔物襲擊的事情。

    即便如此,這么寬闊的耕種地就連資源豐富的毆尤克庫公爵領都不見有。

    只從河川和水路來看,好像并不是以水田,而是以麥田之類的為中心,不過有這么一大片耕種面積的話也能輕松支撐起王都的人口。

    「Master,高度下降了,如此告知了」

    在越過征翼峠之前還持續高空飛行的飛空艇,下降到了兩百米左右的高度。

    「真的呢。畢竟王都周邊的魔物比較少,所以也沒必要提升高度吧」

    這個高度的話,即便有犯渾的人盯上飛空艇,這里也是弓箭和魔法的有效射程圈外。

    雖說軍用魔力炮或許可以射到,但想要不讓國王軍發現,把需要大型魔力爐的魔力炮運到這一帶還是很難辦到的吧。

    「這個高度能清楚看到地上呢」

    「是啊。還能看到森林中圓圓的巨大野豬」

    面對兩眼閃閃發亮的莉薩,甩出話題的露露一臉困惑地露出苦笑。

    雖說王都周邊是平原區,但到王都為止的期間還有幾座山和山谷,所以這里還看不到王都,不過通往王都的大道上有很多往來的馬車和旅人。

    「真和平呢~」

    「悠閑~」

    「休閑的說」

    坐在平臺椅子上的伙伴們,一邊沐浴著柔和的太陽光一邊眺望著和平的景色。

    好了,只要沒發生什么事,馬上就到王都。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爆肝工程師的異世界狂想曲(異世界狂想曲)”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eglwdu.shop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 飞艇人工免费计划app 两张扑克牌比大小技巧 安徽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3d直选包号价目表 彩票稳定计划软件 重庆老时时开奖360 246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概全 北京pk10三码计划软件 时时彩预测软件哪个好 幸运飞艇走势技巧必中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