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猪狗两家打一生肖
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 第二十六卷 侵略篇 【4】

    『好想見到深雪前輩……』

    『你在說些什么,剛剛傍晚才在學生會道別過來』

    『但是啊香澄,你不覺得比起這樣呆著等候,跟深雪前輩一起喝杯茶會更具建設性嗎?』

    達也跟深雪居住的公寓跟水波入院中的醫院可以說是附近。雖然走路會有點距離,但坐車來往連五分鐘也不用。自從昨天來探望水波時聽說這件事后,泉美就不斷地抱怨了。

    『我才不要去,那家伙在會長家啊』

    那就是香澄的回答,已經開始變成一種常態了。

    兩人現在位于水波所在的調布碧葉醫院旁邊的一間小餐廳里。自從昨天師族會議決定了工作分配后,這間店就被七草家包下來了。因為原本也是沒有客人預約就不會開店的營業模式,所以十分適合作為據點。

    在師族會議中,七草家的工作是埋伏九島光宣然后捕捉他,并且在捕獲變得困難的時候就不得不殺掉他。

    十師族的判斷是,把寄生物牽涉進人類社會是被殺掉也無可奈何的大罪。雖然香澄跟泉美盡可能都不想殺死光宣,但也同意了與其是放任他在外,倒不如殺死他。即使達也認為兩人都不適合當十師族,但在這種場合中她們有著作為十師族教育培訓出的精神。

    『不過說回來,真的會來嗎』

    兩人在意的并不是該怎辦才能不殺死光宣。香澄跟泉美已經把這件事看開成煩惱也沒用的事。

    『我覺得他會來』

    『是嗎……。光宣又不是笨蛋』

    『我也覺得他比香澄更聰明』

    『的確光宣是比我聰明啦,是說泉美你的成績也跟我差不多啊!』

    『所以你是說不用再幫忙完成普通科目的作業了嗎?』

    『等,等等!你這樣太狡猾了!又沒有在說這件事!』

    『你說我狡猾我也……』

    『我想說的是,光宣會不會是在警戒埋伏!』

    為了不讓泉美說到最后,香澄慌忙地大聲掩過。

    泉美壞笑了一下,不再調戲自己的雙胞胎姐姐。

    『應該預測到某個程度上吧,也說不定看穿了我們在埋伏』

    香澄對于泉美沒有在說下去松一口氣,然后回答『是吧?』。

    『但盡管是這樣,我認為光宣仍然會來』

    『誒?為什么?』

    『應該是因為他從小就患病,光宣曾經是對什么也不會執著的男生』

    『……對啊。明明再任性一點也沒關系,有幾次我也因此咬牙切齒』

    香澄她們并不是那么頻繁地跟光宣見面。從其他孩子的角度去看香澄她們,也是不會執著的孩子。

    而在這樣的兩姊妹眼中,光宣是一個對物或是對事都不會奢求的孩子。

    『這樣的光宣居然做到不當人類的地步也渴望櫻井,如此激烈的感情……。很遺憾的我無法理解,但我能夠想像到那是絕對不會放棄的意思』

    『連泉美也不懂啊……』

    『嗯,雖然作為一名少女是很遺憾的事』

    『你說少女……。嘛,泉美是少女吧。只是我覺得這種感情沒有男女之分……。但先不論感情,實際的問題是櫻井身邊有四葉家、十文字家還有七草家在保護啊?真的會一個人沖進去敵陣嗎?還是說,戀愛是盲目的那個嗎?』

    『香澄,『戀愛是盲目的』并不是這樣的意思吧?』

    『誒,是嗎?不是說戀愛中失去理性或是常識的意思嗎?』

    『詞典是這樣寫,但失去理性是指看不到對方的缺點,而失去常識是指無視自己跟對方的家庭在社會上的地位或是立場差別的意思』

    『誒,原來如此』

    『而且我認為光宣無視埋伏也會來,并不是因為他失去了冷靜的判斷力』

    『……那么,是為什么?』

    『光宣他肯定是……』

    泉美的聲線變小,不只是聲音,連表情也再說『不能大聲說』。

    『因為不害怕四葉家、十文字家還有我們七草家』

    『……我認為光宣不是這種自信過剩的類型啊』

    被泉美影響,香澄也變得小聲。

    『以光宣的實力,這不會是自信過剩』

    『那又……對七草家的話的確有可能贏』

    『現在的光宣有著寄生物的力量。除此以外,不知是真是假,他好像還吸收了大陸古式魔法師的亡靈』

    『……亡靈會不會太夸張了?』

    『……總之』

    關于吸收了周公瑾亡靈的事,恐怕泉美真心也不相信吧。她對于香澄的反駁也沒有在深論下去。

    『我認為光宣肯定變強了很多』

    但同時,在對光宣需要警戒這點沒有退讓。

    最后還是不知道香澄是否同意泉美的意見。

    『香澄,泉美,出現了!』

    因為真由美的呼喚,這場議論就終止了。

    『櫻井呢!?』

    對著穿過通往廚房的門出現的真由美,香澄首先詢問的是水波的安危。比起作為學生會成員一同行動的泉美,看來身為同班同學的香澄跟水波感情更好。——說不定可能只是因為香澄比較容易看穿。

    『沒事。在他潛入醫院前就發現了』

    『是十文字家的人嗎?』

    提出這個問題的人是泉美,不過她不問只會變成是香澄說出來。

    『不是,是七草家的部下』

    香澄露出了『蠻能干的嘛』的表情雙眼發,只是她的眼神馬上就變得憂郁了。『雖然連一分鐘也撐不住就被打倒了。現在則是十文字家的人趕來,總算是堵住他了。我跟爸聯絡了,但增援還需要十分鐘以上才到達。十文字也應該接到報告,但五分鐘內無法到達』

    『所以在這之前就由我們來拖住他,對吧?』

    『就是這樣』

    香澄跟泉美并不是閑著手跟真由美講話。兩人一邊聽,嘴一邊動,手也一邊動,把CAD戴上手腕,戴起保護眼睛的護目鏡,還有保護背心——防彈、防刃,還有緩和沖擊的背心。

    『準備好了』

    『我也是』

    『OK,走吧』

    身上穿著相同配置的真由美打開門,香澄跟泉美則跟在后。

    ◇◇◇◇◇

    在真由美一行人到達現場時,戰斗已經一時終結了。

    香澄跟泉美跑到倒在路旁的四個魔法師旁,確認他們的脈搏跟呼吸。

    『還活著!』

    『這邊也是,看起來沒什么大礙』

    真由美則對著兩個正在大力呼吸的魔法師搭話。

    『光宣去哪了?』

    真由美把護目鏡拉起露出臉,然后詢問兩個還站著的魔法師.

    『他走進了右邊的小路了。已經跟負責那邊的人傳達了迎擊指令』

    右邊并沒有通往醫院內的門。他是打算破窗而入嗎,還是打算從屋頂潛入嗎。不管怎樣也好,真由美認為他并不是逃走』

    『明白了,我去追他。你們請回到負責的地區』

    真由美詢問的兩名魔法師均是十文字家的,而倒在路邊的全部都是七草家的部下。

    『麻煩你了』

    十文字家的兩人對真由美一鞠躬后回到醫院的后門前。他們的任務是阻止目標進入醫院,而七草家的魔法師是為了助勢而來。但從他們本身的任務去看,距離入口太遠了。

    『這些人就拜托你們兩個了』

    『姐姐你打算一個人去!?』

    『太危險了!』

    香澄跟泉美都打算阻止姐姐,但真由美用毫無笑容的認真表情搖頭。

    『也不能放著傷者不管啊。盡管不是重傷,他們也沒有意識。而且,光宣也不一定不會回來后門』

    裝著去別處,藉此來讓警戒變弱再次入侵,這是常有的手法。兩人也沒有否定姐姐說的話。

    『……明白了,姐』

    『姐姐,請小心』

    『嗯,你們也是』

    重新戴上護目鏡,真由美前往了醫院的右側。

    ◇◇◇◇◇

    真由美追著突然增大的魔法氣息,沿著醫院旁的小路穿到一條更外側的小路中。

    雷光在空中閃現。

    距離地上越五米高,以被厚云遮住的天空為背,從什么也沒有——誰也不在的黑暗中發出雷擊。

    成為目標的兩名男性魔法師是作戰開始前,克人曾經介紹過的十文字家術者。

    一個單邊腳在出血,正在按著傷口蹲下。

    而無事的魔法師則站在同伴背后,展開魔法障壁接下雷擊。

    平常的放出系魔法在被障壁擋下來的時點就完結了。在現代魔法中,把攻擊起點設定在遠離目標的位置,是為了不被對方的事像干涉力阻礙魔法發動。除此之外就沒有意義了。

    但這電擊并不是普通的電子流。斜著從數米走過來的電光就像是蛇般在空中滑動,那并沒有撞在障壁上四散,而是在上面爬行想從側面繞過去。

    賦予事像形態,在給予生物象徵的形態同時,會需要更多資源。但相對的,提高了魔法造成的事像的操作性。這是現代魔法中沒有的古式魔法技術,在這個場合,是為了持續利用一瞬間就會擴散的雷擊。

    十文字家術者建設的魔法障壁呈半球圓頂。從側邊繞過去也無法穿過障壁。只是被認為是多馀的雷蛇圍起障壁繞了一圈,咬著自己的尾巴,變成了拘束術者跟障壁的圓環。

    看到這里,真由美終于明白這個魔法的目的,這是拖延腳步的魔法。

    雷光之蛇雖然擁有電擊效果,但并不會加壓在障壁上,更不會綁起障壁內部的魔法師。只是一解開障壁的話,里面的人就會馬上被雷擊襲擊。

    雖然看起來雷蛇是纏在障壁上,但實際上它固定了跟魔法障壁接觸的位置。如果想展開著障壁移動的話,就會跟固定雷蛇的魔法角力。

    空中再有雷電噼下,這次不是一條,而是持續的三連擊。

    雷擊變成雷蛇,包圍了十文字家的魔法師跟障壁。

    化為束縛半球圓頂魔法障壁的三重圓環。一開始的雷蛇已經消失,但第二次下來的雷擊交叉著包圍了障壁。

    真由美對著雷擊發射的點,釋放了想子彈丸。

    真由美的想子彈并沒有達也的術式解體的威力。

    但她正確地狙擊一點的技術并不會落后于人。不愧是『世界首屈的遠隔精密射擊魔法的使用者』。

    真由美放出的想子彈正確地捕捉到設置在空中的魔法炮臺。那是持續地讓術者在遠處發動魔法的想子情報體。而真由美的想子彈破壞力這座炮臺的情報構造。

    真由美除了普通的魔法——四系統八種的的現代魔法,射出想子彈的無系統魔法以外,還有知覺系的先天特殊能力。那是遠隔視覺系知覺魔法『MULTI-SCOPE』。雖然魔法上也能夠做到,但真由美則是作為先天的特殊能力——曾經被喻為『超能力』——能夠自由行使。

    這是一件異例。雖然魔法跟超能力在本質上是相同的力量,但一個人類本應無法同時身懷超能力跟魔法。超能力是只靠意念就能夠扭曲事像,但相對的是只能改變特定模式的事像。現代魔法是把超能力當中使用的精神機能調整成能夠用在多種事像改變上而得以實現。但相對的,要流暢地使用魔法的話,除了思考以外還需要各種輔助手段。

    從只能應付特定模式的觀點去看,達也的『分解』及『再生』比較接近超能力。而無法對應其他種類的事項改變這點,達也亦有著超能力者的特徵在。從他的例子可以得知,特化了某種事像改變的超能力跟能夠進行多種事像改變的魔法是不能共存的。

    但真由美卻讓多彩多樣的魔法跟特殊的知覺能力共存了。她在別種意義上,跟達也一樣是異常的魔法師。

    而現在,真由美正全力使用自己的異能『Multi-Scope』。從不同角度得到的視覺情報一同涌進來,全力的『Multi-Scope』對她的精神會帶來巨大的負擔。只是短短數分鐘就讓她的意識開始模煳,所以她很少會使出全力。

    而真由美在知道風險下仍然全力尋找的,正是肯定藏在附近的光宣。

    盡管魔法能夠無視物理距離也好,正常而言是無法在視線無法到達的遠方發動這種高威力及高技巧的術式,所以他一定在附近。

    (找到了!)

    是真由美的執念開花了嗎。

    還是她強烈的意志讓她看見了嗎。

    在她的異能『Multi-Scope』中,反映出一個少年的背影。

    雖然看不到臉,只是背影,但卻讓人不覺得是現世會存在的妖艷人影。

    真由美讓視點移動,然后確認人影的臉。

    從正面『看到』的一瞬間,不知道是不是偶然對方也感到視線,他背過去了。

    但一瞬間就足夠了。

    真由美讓手指在手腕的CAD上奔走。

    發動的魔法則是能夠代表她的『魔彈射手』。

    在空中制造炮臺,然后從中發射乾冰子彈的魔法。

    三個炮臺對著光宣集中炮擊。

    在遠隔離的視界中,『魔彈射手』確實地捕捉到光宣了。

    真由美看見的少年人影從地上消失了。

    但她的『Multi-Scope』并沒有跟丟光宣。

    他的身影在空中。

    真由美制造新的炮臺,然后再次對她進行乾冰炮擊。

    只是在空中向上移動的人影用復雜的腳步避開了大半子彈。

    光宣在醫院的屋頂著陸。

    真由美把『Multi-Scope』的視界縮小到屋頂上,減少耗能,然后讓捕獲光宣的魔法準備好,再發動跳躍的魔法。

    把被雷蛇抓著的己方放在一旁,真由美跳上醫院屋頂。

    ◇◇◇◇◇

    『不知道姐姐有沒有事啊?』

    『雖然我覺得盡管是光宣也好姐姐也不會輸……』

    雖然泉美回答香澄的語氣沒什么自信,但她的表情沒有不安。應該是她沒有擔心到流露在聲音上吧。

    在目前,七草家最強的魔法師恐怕就是真由美。雖然父親弘一沒有參加過兒女們的比試所以不是絕對,但兄弟姊妹中已經證實了真由美是最強的。香澄跟泉美兩個一起上也贏不了真由美。因為她們用上了真正合力的王牌,乘積魔法也贏不了。

    她們會這樣悠閑地談話,是因為除了對話跟看守以外就沒事做了。被光宣打倒的(父親的)部下們的緊急治療已經完結了。原本就沒有人受到會大量出血的重傷。從外部去看也沒有人骨折。有一個傷者在倒下時撞到頭,但兩人對腦部傷害也無從入手。只能冷敷一下腫起來的地方,然后等待代替救護車的七草家救援部隊來。雖然她們沒有說出口,但兩人都在想與其等候不知何時才到的救護車,倒不如把傷者們抬進去醫院。

    『還沒來呢』

    『不來啊……』

    然后這兩人并沒有多少耐性。香澄從外表看就知道她很性急,但泉美其實也很容易會覺得厭煩。不過泉美應該說更像是我行我素。總之,這兩人耐性差是一樣的。

    兩人互相看著對方,然后察覺到對方跟自己想著相同的事。

    像是互相提示般,兩人同時看向醫院后門。

    打算拜托守衛把傷者搬運進去的一瞬間,兩人在開口前就喊出了其他話。

    『小心!』

    但這個警告卻造成了反效果。

    負責守衛后門的兩個魔法師看向了泉美跟香澄。

    在他們的注意力分散的一瞬間,從黑暗中釋放出了魔法。

    劇烈的火花在空中炸裂。那是從物質中強制抽出電子,引起放電現象的魔法『SPARK』。雖然在放出系魔法中屬于基礎,但需求的事像干涉力很高。普通魔法師要在密度很低=一定體積內,對分子數量少的氣體進行電離就已經是極限。

    但剛剛發動的『SPARK』的電離子化范圍足以把兩個人完全復蓋。正確而言是胸口以下的區域,并沒有直擊頭部。但他們失去控制肉體的能力,一邊痙攣一邊倒下。

    『是誰!』

    香澄一邊大叫一邊發動魔法。激烈的閃光照亮了街燈之間的黑暗區域。

    雖然她這樣詢問,但香澄肯定那是光宣。如果浮現出來的人影不是光宣,香澄肯定會因為驚訝而無語吧。

    對著襲向自己嘗試奪走抵抗力的魔法光,光宣只是尖起眼睛連手也沒有動。

    強光產生的黑影,強調出光宣美貌的非人部分。

    『光宣,乖乖被捕吧!』

    香澄發動『凍氣彈』。那是一邊冷卻空氣一邊壓縮,把奪取的熱量轉換成彈速的魔法。

    那是把真由美的王牌,乾冰流星中的二氧化碳變成普通的空氣來發動。因為氫氣跟氧氣為主要成分的溷合氣體的凝固點比二氧化碳低,所以不會凍結,但被高壓壓縮冷卻的子彈會跟乾冰發揮不同的效果。

    香澄在發動魔法的同時,泉美展開了領域干涉的防御陣。

    閃光的魔法效果完結,光宣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而香澄射出的『凍氣彈』則跟魔法障壁相撞碎掉了。被魔法束縛的空氣被解放,服從物理法則變成了零下數十度的冷氣團。

    但冷氣無法進入光宣展開的護盾內。而是變成霧氣,在護盾的表面結露,變成水滴在透明的墻壁滑落。光宣的魔法障壁有著固體的『堅硬度』。

    光宣在香澄的『凍氣彈』碎掉的同時進行攻擊。

    在泉美展開的領域干涉范圍中,出現了事像干涉的現象。領域干涉并不是透過魔法式發動你哦個的魔法,而是不斷使用自身的事像干涉力的防御技術。如果敵人發動魔法的話,就會化為手感傳遞給術者。

    泉美嘗試讓光宣的魔法無效化而用盡力。但這份抵抗卻輕松地突破了·。

    在空中出現放電,那比起十文字家魔法師受到的『SPARK』的規模要小,是因為被泉美的領域干涉導致事像改變的強度下降了。

    第三在對方已經發動了魔法的狀態下,這不能成為多少慰藉。

    發生火花的等離子襲向香澄跟泉美。

    而把等離子吹散的強風是來自把對光宣的第二波攻擊轉換成防御的香澄所致的。

    『泉美,沒事吧!?』

    對著在事像干涉力的角力中負傷的泉美,香澄跑過去伸出手。

    而泉美在香澄的手伸到自己肩膀的途中就抓住了。

    『香澄,分開的話贏不了』

    『我知道了,泉美』

    香澄并沒有誤解泉美想說什么。

    目前的狀況是二對一。她們并不是輪著分開個別戰斗,在現況香澄也跟泉美合作著。

    泉美說的并不是單純的人數問題。并不是兩人作為兩人戰斗,而是不把兩人的力量合一就贏不了光宣,泉美的意思是這樣。而香澄也認同了。

    兩人把手疊起來,香澄的右手跟泉美的左手,手指交錯著合起來。

    從香澄的左手,想子流入泉美的右手。

    從泉美的左手,想子流入香澄的右手。

    通過握住的手,兩人的想子在兩人的身體內循環。

    像是想起什么般,光宣發動了魔法。在面對面的雙子頭上,事像改變的力量開始作用。

    但光宣的魔法以未發動完結了。那是因為跟剛才完全無法比般強大的領域干涉保護著姊妹的身體。

    『上了喔』

    泉美低語。

    『交給我!』

    香澄也和應。

    泉美左手腕的CAD因為思考操作而輸出了啟動式。

    兩人的乘積魔法并沒有主從之分。的確比較常是由香澄建筑魔法式,泉美賦予事像干涉力。但即使是相反,由泉美建筑魔法式,香澄賦予事像干涉力,乘積魔法也會以完全一樣的模式發動。

    在黑暗中出現光源。那并不是炫目的光,像是照明般的光照亮了光宣的身體。

    在魔法的光源下,光宣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他不明白為何要發動這種沒有任何攻擊力的魔法。

    但當然,至此只是準備階段,那是為了讓魔法瞄準變得簡單的工程。

    (插圖 雙胞胎那張)

    下一個魔法發動了。光宣也不是在發呆,但不知是否因為猶豫而讓決定下晚了,這次則是泉美比較快。

    光宣的頭上出現暴風的漩渦。大量的空氣在保持常溫的狀態下在一瞬間被壓縮。

    泉美并沒有把空氣團直接砸在光宣頭上,而是向下解放。

    因為斷熱膨脹導致的急速冷卻,下降氣流襲向光宣。

    『冷氣嵐流(COLD STORM)』,那是崇拜著深雪的泉美因為想跟深雪一樣使用冷卻魔法而學會的魔法。

    『好,好冷!』

    被蘊含著冰霧的風吹到,香澄發出了尖叫。

    『對不起!』

    泉美道歉的聲音有點僵硬。那是因為寒冷跟動搖所致的吧。『冷氣嵐流』是剛學會的魔法,所以馀波的防御并不完整。

    『沒關系,比起這些,成功了?』

    不用香澄說,泉美也一直瞪著被冰霜復蓋的光宣。

    光宣在魔法光的映照下變成一個白色發光的人影站著不動。

    沒有動作。

    但相對也沒有倒下。

    如果光宣手腳沒力的話,不倒下就太奇怪了。假如他全身僵硬也好,正常也不可能這樣站著不動。

    『香澄,再一次!』

    泉美的大叫跟光宣的變化同時發生。

    光宣頭發、臉跟衣服上的冰霜一瞬間消失了。

    而冰霜消失后的衣服也沒有濕。

    光宣的右手伸出指向泉美她們。

    『上了哦!』

    泉美回應香澄焦急的聲音。但她們沒有重復剛才的行動,這次則是香澄負責領導。

    氮氣的比例超過九成的強風吹向光宣。

    『窒息亂流』。那是透過氧氣濃度極低的氣流引起缺氧的魔法。

    但雙子發動的『窒息亂流』被光宣的障壁擋住,被從上空拉下來的下降氣流抵消了。

    『——』

    泉美看到光宣的嘴唇動了。香澄沒有察覺到,并且因為狂風無法聽取泉美的話。

    只是泉美不知為何覺得光宣在說『這次到我了』。

    在一瞬間泉美感覺到魔法發動的前兆,同時也吹來了一陣微風。

    泉美慌張地展開了對物障壁。

    但這股風在障壁表面停下,然后在內部再次吹來。并不是風穿過了障壁,而是魔法穿過了障壁。

    不過這點并不重要。因為從泉美跟香澄一感覺到風的時候,就已經晚了。

    香澄向后倒下。

    而慌張地抱住香澄的泉美再次呼吸。

    在那之后,泉美的意識也消失了。

    香澄跟泉美的身體在跟路面碰撞前就被一只看不見的手接住了。然后就這樣放到路上。

    奪取兩人意識跟扶著兩人的魔法都是光宣的。前者是收束系魔法導致氧氣濃度下降,跟雙胞胎使用的『窒息亂流』在原理上相同的魔法。而后者則是移動系魔法的停止跟加重系魔法的重力減少。兩人的魔法防御并不是被突破,而是透過使用跟對方發動的相同魔法來讓對方誤認的技術。這是周公瑾的知識所給予他的技巧。

    光宣操作氣流,然后把提高了氧氣濃度的空氣吹進去兩人鼻孔。就這樣強制地把氧氣送進去她們的肺內。

    兩人同時開始咳嗽并且再次呼吸。

    光宣對著半醒來,失去魔法抵抗力兩人使用魔法。那是古式魔法的幻術讓兩人沉睡。兩人睜開的雙眼再次閉上,然后緩慢的呼吸證明了跟剛才失神不同,那是對身體無害的熟睡狀態。

    光宣松一口氣。老實說他不想傷害這兩人,對她們用攻擊魔法已經足以讓他十分不安。

    光宣知道自己成為十師族的捕獲·討伐對象的理由。但他并不打算跟十師族敵對。

    他只是想拯救水波而已。跟水波確認她的意思,如果她接受自己的想法就把她變成寄生物。在那之后兩人就偷偷地在某個地方隱居。如果水波希望的話,他也打算還回去給四葉家。因為四葉家的話,不管其他十師族說什么也會保護自己人吧。

    所以盡管被攻擊也好,光宣也想盡可能和平地解決。對于從小就認識的香澄跟泉美使用有可能留下后遺癥的攻擊,在他的心中可以說是十分難過的決定。盡可能用較少痛苦的方法無力化,然后盡可能快速進行緊急治療。但光宣并不覺得這樣是自己的免罪符。

    一邊感到煩人的后悔,光宣走向醫院的后門。

    他的目的是拐走水波。特意不用其他詞語裝飾。今天他打算無視水波的意思,從醫院帶走她。因為當初就知道沒有說服的時間。光宣的計算中,到目前已經過了達也飛過來也不會奇怪的時間了。

    光宣伸向后門的把手。但他馬上收回手向后大幅后退。

    而乾冰貫穿了他的殘影。

    『光宣,投降吧!』

    光宣抬頭看向聲音傳來的頭上。

    『幻術,已經被揭穿了啊……』

    光宣下意識地低語。從醫院的頂樓上,真由美正在俯視著他。

    ◇◇◇◇◇

    對于最近一直沒更 先在這邊道歉

    因為學校那邊剛開學 還有點私事 所以一直在奔波

    放心我沒失蹤 只是可能下次更新會是星期四之后

    非常抱歉 但不會棄的

    追著光宣跳到屋頂的真由美停下腳步。

    光宣站在對面的邊緣。

    因為被厚云遮擋,月亮或是星星都消失了。在這個高度下,云的中央微微反射了來自地上的一絲光。而就是這絲光線,勉強照出了光宣的背影。

    光宣背向著真由美。

    她為了攻擊而讓想子活性化,但盡管是這樣光宣仍然沒有回頭。

    『光宣,乖乖就范吧!如果你放棄抵抗,不會對你怎樣的!也會好好的聽你解釋的!』

    但光宣對真由美的呼喚仍然無動于衷。不要說攻擊的先兆,連防御的意思也絲毫看不到。

    真由美猶豫了。要攻擊毫無抵抗的人,還是會卻步的。

    但不能這樣放過他。光宣已經是寄生物了,雖然她沒有親眼確認,但也不認為達也會在這種事上撒謊。她的后輩并不是會說這種惡劣謊言的人,然后寄生物并不是能夠放置不管的存在。

    『光宣,把CAD放在腳邊舉起雙手!』

    真由美為了催促自己下決定而叫光宣投降。

    光宣在屋頂首次作出反應。他微微回頭,而他的側臉露出了妖艷又邪惡,不像是人類般美麗的笑容。

    不對,這已經是非人的領域了。

    真由美并沒有懷疑光宣變成了寄生物這件事。

    但她在這時才真正地確信光宣已經變成了非人類的存在,并且肯定了。

    所以她已經不會再猶豫。

    十二座圍繞著光宣的炮臺中射出了干冰子彈。

    而冰冷的子彈貫穿了他的肩膀、胸部、肚子跟腰部。——不對,是穿過去了。

    (幻影!?這就是『喬裝行列』!?)

    在現實跟情報次元創造出幻影,來讓對方的瞄準錯開,九島家的『喬裝行列』。在真由美決定了參加這次作戰的時候,她的父親弘一告訴了她這點。

    跟事前聽說的一樣,質感上跟實物完全沒分別。真由美因為有在使用『魔彈的射手』,所以一直同時從六個角度去看光宣。但從哪個角度得來的視覺情報均沒有一絲違和感。

    (如果分辨不出本體的話!)

    真由美擅長的魔法是遠距離精密射擊。只要找不到目標的位置,就無法活用當中的特性。

    但她除了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遠距離精密射擊魔法的使用者』以外,還是有著『萬能』一名的七草家長女,并且是當中最強的魔法師。她的殺手锏并不只有『點』的攻擊。

    (『喬裝行列』是在自己附近設置幻影,來讓敵人攻擊落空的魔法……)

    真由美聽說的『喬裝行列』的特征是這樣。

    (那么光宣的本體肯定在屋頂的某個地方!)

    真由美開始建筑新的魔法式。那是讓干冰子彈從一個平面下出現的魔法『干冰風暴』。

    在距離屋頂三米的空中出現了一團二氧化碳的氣團,然后開始降下攝氏負八十度的冰塊。

    屋頂大概有三分之二在其影響范圍內。但沒有任何痕跡表示出這個攻擊對光宣帶來傷害。

    但真由美并沒有動搖。干冰風暴的彈幕只是前戲,準備階段而已。

    真由美形成了把氣體關起來的籠子,只有氣體會被擋住。

    在里面,干冰同時升華了。

    二氧化碳濃度極高,攝氏負幾十度的氣團覆蓋了半個屋頂。

    真由美開始排出二氧化碳以外的氣體,然后讓籠子縮小。同時也把鉆研清楚的感覺朝向當中。

    如果光宣在里面的話,就一定會使用魔法來防御。盡管本人把所在位置模糊了也好,持續地使用魔法的氣息是無法瞞過去的。——真由美這樣想。

    但跟她的預料相反,不管過了多久屋頂上仍然沒有新的魔法氣息。

    但相對的,真由美感知到地上出現了一股熟悉的巨大魔法氣息。

    從醫院的后門附近發動的魔法,是她的妹妹們的。

    那是香澄跟泉美的乘積魔法的想子波動。

    (——被騙了!)

    真由美終于察覺到當中的機關了。光宣的目標沒有變,還是從后門入侵。光宣的幻影是為了引開她的幌子。

    幻影的魔法機能是投影出一個完全一樣的假象,魔法的遠距離炮臺,還有恐怕是妨礙魔法探測。如果不是乘積魔法這種強烈的波動,肯定唔啊超越這道折斷想子波的墻壁。

    真由美把氣體遮斷的魔法維持著,然后在屋頂上跑到后面的方向。

    (香澄,泉美!)

    她把慘叫吞下去。香澄跟泉美倒下了,最壞的預測變成了事實。

    但現在應該要優先的是捕獲光宣。最起碼如果不擊退光宣的話,就無法治療妹妹們。

    瞄準把手伸向后門門把的光宣。

    真由美使用了在屋頂上囤著的大量二氧化碳,形成出干冰子彈再發射。

    光宣的手退開,然后大幅向后退。真由美的攻擊貫穿了光宣的殘像。

    『光宣,投降吧!』

    對著真由美的呼喚,光宣抬起頭。

    光宣沒有回答,也沒有一絲意思服從真由美。

    真由美毫不猶豫用干冰彈瞄準光宣及發射。

    (又來!?)

    她的子彈穿過光宣,然后在背后的地板粉碎了。這次真由美馬上判斷出是『喬裝行列』了。

    真由美把自己控制下的二氧化碳塊在不固體化下壓成直徑一米的球體。

    她把這個球丟向光宣。

    跟地面撞擊的球體化成半徑五米的半球體散開。

    真由美并沒有忘記避開妹妹們,把擴散抑制在她們之外。

    二氧化碳的濃度已經完全超越了會引起中毒的等級。如果寄生物的代謝機能跟人類相差不大的話,光宣絕對會避免在里面繼續呼吸。

    真由美在半球體內制造了一股微弱的氣流。強度連微風也不及,方向也不一定。雖然看起來像是隨機,但實際上是有著復雜規律的氣流。

    這股氣流在某個地方被擋住了。高度是一百七十公分到一百八十公分之間,闊度則是五十公分左右。那剛好是比光宣體格大一點點的大小。

    真由美在半球體內制造出『魔彈射手』的炮臺,然后向著一點集中攻擊。

    一直藏起來的光宣的氣息終于浮現了。

    在街燈的微光下,浮現了一個少年的身影。

    『喬裝行列』被破解了。

    真由美提高了炮擊的威力跟密度。而為了持續制造子彈,亦準備了豐富的二氧化碳。被釋放的子彈將會變回氣體,然后再次變成子彈的材料。

    無意中看到光宣舉起右手。

    真由美以為那是投降的訊號。

    而這當中不能說沒有空隙。

    只是最少,『魔彈射手』的炮擊沒有停下來。

    所以光宣的反擊應該被看作是跟真由美的大意無關。

    光宣那引誘出真由美的幻影在『干冰風暴』發動時就消失了。

    她的意識完全沒有留在消失的幻象上。

    所以她完全沒有察覺到剛才幻象的位置上出現了濃密的影子。

    從影子中伸出四只腳。

    接著是頭出現了,后方則付著一條幼細的尾巴。這個剪影跟老虎很像。

    張大的口中露出牙齒,取代咆哮的是雷鳴。

    真由美慌張地轉過頭。

    纏繞著雷電的影子野獸已經在她眼前。

    真由美束手無措地被撲倒。

    野獸對真由美咬下去。

    但真由美并沒有噴血,而是被奪去意識的電擊襲擊了。

    倒在屋頂上的真由美開始搖晃。

    『糟了!』

    這句是光宣喊出來的。

    『真由美!』

    真由美的身體開始下墜。

    光宣為了接下她而建筑重力控制的魔法。

    但在魔法發動前,真由美的身體就被從天而降的一個壯實身影抱著了。

    對光宣而言,他完全沒預料到真由美會從屋頂掉下來。

    他慌張地想要發動救起真由美的魔法。

    但在前一秒,她的身體就被某個容貌彪悍的男性救起了。

    從天空跳下來,在空中抱住真由美,再控制重力跟慣性無聲地降落。這個人完全地控制著力度,無聲地著地了。但從光宣的耳朵中聽起來,則好像是遭遇了地震般的巨響。

    『十文字先生……』

    這個巨漢就是十文字家當主·十文字克人。

    克人仍然抱著真由美,背向著光宣。

    之后把她的身體輕輕地放在路旁。

    光宣并沒有從背后攻擊克人。——不對,是他做不到。

    他是被克人那無言地說著『給我等等』的背影所震懾到了。

    克人站起來,再回頭。

    光宣直覺地留下了『喬裝行列』的幻影然后后退。

    但那作為回避卻沒有任何意義。

    克人使出了一股透明的墻壁。大概三米闊,長闊均一米八,固體無法穿透的魔法障壁。那股墻壁以極快的速度沖向光宣。

    光宣慌張地向右跳。

    雖然那是對固體的物質·物理能量沒有影響的障壁,但因為那是賦予空間『固體無法穿過的透明墻壁』性質的魔法,所以在空間上賦予相反性質的幻影是無法共存的。克人釋放的『墻壁』穿過了光宣的『喬裝行列』,消失在黑暗中。

    翻滾閃避克人攻擊的光宣馬上站起開始建筑下個魔法。那是吸收了周公瑾的知識后學會的,偽裝方向的『鬼門遁甲』。

    然后他同時向左跑。如果『鬼門遁甲』成功了的話,在克人眼中他應該正在往相反方向奔跑。

    但他的逃走只過了兩步就被阻止了。他的面前有一道對物障壁在。

    (『鬼門遁甲』無效嗎?)

    光宣在一瞬間這樣想,但馬上察覺那是自己的錯覺。

    克人的魔法障壁正在以直徑四米,高二米的圓形內展開。

    那是圍繞著全方位的墻壁,讓對象產生方向錯覺的『鬼門遁甲』沒有意義。

    從頭上,墻壁迫近。像是為圓筒狀的籠子關門般,圓形的『天花板』掉下來了。

    對著把包圍陣內把所有東西都壓扁的魔法障壁,光宣同樣發動了對物障壁對抗。

    向對于直徑四米的圓形墻壁,光宣把全力灌注在直徑五十厘米的圓形障壁上。

    光宣的障壁跟克人的障壁同時四散。

    光宣馬上再發動跳躍的魔法,從『籠子』內逃走。

    在著地的同時,光宣單膝跪下。用障壁魔法跟擁有『鐵壁』一名的十文字家,還是里面最強的魔法師對抗,克人把力量分散在大范圍內,但光宣要全力支持一個狹小的范圍才能勉強相殺。所以光宣的消耗遠遠比克人要高。

    但光宣沒有這份從容去慢慢恢復。

    克人并不是一個天真到讓光宣休息的人。

    在追擊來到前,光宣發動了反擊的魔法。

    『青天霹靂』

    在他擅長的放出系魔法中,作為對人魔法擁有十分高威力的術式。那對于開始疲勞的光宣而言,那絕對不是能夠輕易使出的魔法。但半吊子的攻擊對克人是沒用的。

    把一塊空氣等離子化,利用從中產生的電子攻擊克人。

    但那無法接觸到克人。

    對著只花了一會就降在自己頭上的陽離子群,克人用魔法障壁全都擋住了。

    但那是光宣預料之內的事。

    那并不是虛張聲勢,光宣從一開始就不覺得『青天霹靂』會為克人帶來傷害。他的目的是中斷克人的攻擊,化守為攻。

    (這又怎樣!)

    光宣從口袋中拿出了符咒——令牌,然后朝向克人。

    從令牌中飛出一只全身黑色四腳野獸,襲向克人。

    那是把西方的古式魔法『黑犬』改造,周公瑾的攻擊魔法『影獸』。如果要在現代魔法中分類的話,他是透過讓對方產生被牙齒或是爪擊的錯覺,創造出進行了攻擊的事實的系統外魔法。

    (那是從精神世界逆轉因果的系統外魔法。對物理障壁是應該擋不住才對的!)

    黑色的化成體迫近克人。

    但漆黑的『影獸』沒有碰到克人的身體,而是跟魔法障壁相撞消失了。

    (……十文字家的障壁魔法是有著限著防御對象,維持其他空間屬性原本狀態的作用嗎)

    光宣并沒有因為結果動搖,而是開始冷靜地分析克人的魔法。

    十文字家的障壁魔法『連壁方陣』對光宣而言,麻煩的地方比起說是防御力,其實是它兼備著領域干涉的性質這點。

    術者定義的遮斷空間不容許任何事像改變出現的領域魔法。

    幻影也好,化成體也好,都是投影在空間的存在。只要不具備超于克人的威力,就會被障壁抹消。從周公瑾取得的技術,跟寄生物同化后魔法加速了,但光宣的威力仍然跟以前無別。雖然盡管是這樣,光宣仍然擁有超越絕大部分魔法師的事像干涉力,但很遺憾他沒有能夠擊穿克人障壁的輸出力。

    光宣創造出分身,然后在他們的影子之間快速來回。他沒有使出『喬裝行列』純粹是為了節省魔法資源。然后在一邊讓克人分散注意,接二連三地使出魔法。

    ——『SPARK』『青天霹靂』『等離子子彈』『熱風刃』

    從他平常就慣用的魔法,

    ——『窒息亂流』『干冰風暴』

    到為了讓克人出現空隙而使出的七草姊妹擅長的魔法,各種各樣的術式。

    但克人卻全部防下來了。

    然后趁著光宣一瞬間的大意,使出攻擊型的連壁方陣。

    他并不是集中在一個地方,而是同時向所有幻影以散彈形式射出。

    而當中一枚擊中了光宣。

    『攻擊型連壁方陣』是透過不斷用固體無法穿透的障壁撞向對象身上,來破壞對方的防御,壓倒目標的魔法。只有一枚的話就跟普通的重力系魔法沒有多大分別。光宣用對物障壁跟克人的相殺了。

    而因為相殺,光宣暴露出自己的所在。

    然后下一步就是涌向光宣的『攻擊型連壁方陣』。

    『鬼門遁甲』沒有趕上。

    光宣同時解除了自己的障壁跟發動了加速魔法。

    克人的障壁撞飛了光宣。

    光宣在劇痛中拼命維持著清醒,改變被擊飛的方向,然后增強飛行的力度。

    在肋骨頭斷了幾條,內臟也受了重傷的情況下,他再對自己使用反重力魔法。

    在黑暗中,光宣的身體快速上升。

    他在遍體鱗傷的情況下,穿過低垂的暗云成功逃走了。

    ◇◇◇◇◇

    真由美跟七草姊妹們被運進去水波入院的醫院中。在達也跟深雪趕到時,香澄跟泉美還沒有清醒,但因為真由美從一開始就不是完全失去意識,所以就坐在床上,還能夠自己坐起來跟人講話。

    『總之,沒受重傷是萬幸』

    『我想光宣有手下留情』

    聽到達也的臺詞,真由美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光宣的目的只是水波,肯定不是真心想跟我們敵對啊』

    『比起不想敵對,根本就沒把我們看在眼內吧』

    對著深雪的安慰,也回以挖苦。

    『前輩……』

    『……對不起,我太孩子氣了』

    達也用斥責的語氣說話后,真由美才終于發覺了自己的失禮了。

    『不會……輸了會覺得不甘那是理所當然的』

    聽到深雪的話,真由美露出了好奇得快要歪起頭的表情。

    『……深雪你也有輸過嗎?』

    『…是,那個…的確實有……』

    『對,對不起,問了些奇怪的東西』

    『說回來,十文字前輩跑去追蹤光宣嗎?』

    在微妙的氣氛中,達也轉換了話題。

    『對,雖然不是本人直接說的』

    真由美也和應了達也的善意。

    『十文字家的人是這樣說的』

    真由美輕輕地嘆氣。那并不是自嘲、也不是可憐自己,而是純粹感嘆的嘆息。

    『果然十文字真的很厲害啊……。居然能夠無傷擊退光宣,只能說不愧是他了』

    『的確十文字前輩的能力十分高……。但我認為只靠十文字前輩自己可能會更苦戰一點』

    對著深雪的話,真由美發出了『嗯?』一聲歪頭。

    『跟香澄跟泉美,還有七草前輩戰斗,光宣也肯定體力消耗了不少。如果沒有前輩們的奮斗,十文字前輩肯定也不會無傷結束戰斗。我是這樣想的』

    『是這樣嗎……?不是,也對啊。我會這樣想的,謝謝你深雪』

    真由美對深雪微笑,而深雪也輕輕的一禮回應。

    ◇◇◇◇◇

    在那之后,達也他們跟醒過來的香澄跟泉美談了一下就回家了。

    他們沒有去水波的病房,因為黃昏時才剛探訪完,也聽說水波因為復健累了。

    『前輩們好像已經都回家了』

    一邊在客廳看著手機,達也傳達了這件事給深雪。

    『我認為她們在醫院休息一晚會比較好啊……。果然還是自己家比較安心嗎?』

    『在跟四葉家有關的醫院里無法安心的不是前輩她們,而是七草家的當主』

    『兄長大人你人真壞啊……。不過的確可能是這樣』

    對著深雪的『反擊』,達也亦只能苦笑。

    因為達也只是苦笑一下,所以深雪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說不定她在想自己的『反擊』是不是失敗了。

    『這樣說,兄長大人覺得十文字前輩能夠抓到光宣嗎?』

    不能否定深雪是特意這樣轉移話題,但把這點放開,深雪也真心的在意追蹤光宣一事。

    『很難吧』

    達也的回答很簡潔,也很悲觀。

    達也知道光宣棘手的地方——不單只是因為這樣。

    『十文字家的魔法反映在『鐵壁』『首都最終防壁』這些異名上,他們擅長據點防御。雖然在迎擊、擊退的任務上也會發揮十分強大的戰力,但我不認為他們擅長追蹤或是捕捉的工作』

    『這樣說,之前的『吸血鬼事件』中,在追蹤四處逃走的寄生物時,感覺他們的確好像沒什么特別的活躍』

    『誰也有擅長跟不擅長的事。十文字前輩自己可能也覺得自己比較適合迎擊多過追著四處逃的寄生物』

    『哎呀,兄長大人,我認為適性跟性向不一定會一致啊』

    『……被你將一軍了』

    達也一邊笑著一邊舉起雙手,而深雪也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先把十文字前輩怎樣想放在一旁』

    達也臉上兒戲的笑容消失了。

    深雪也回到了認真的表情。

    『如果目標是入侵醫院的話,光宣從一開始就限制了自己的行動范圍。如果他限制自己不破壞醫院的話,入侵路線就只有正門、晚間大門,職員出入口,后門還有天臺。從十文字前輩的角度,只要等光宣走到自己的掌心上就好』

    『但光宣有『喬裝行列』跟『鬼門遁甲』啊。雙方都是讓眼前的目標找不到自己的魔法。盡管之前目標會來也好,要捕捉不是也會很困難嗎?』

    『對十文字前輩而言,他無須知道光宣在哪里』

    『……不好意思,請問那是什么意思?』

    『魔法障壁的用途不只是從外側保護內側。也有著把人關在內側不讓對方出去的用法在』

    深雪輕輕地『啊』了一聲,然后單手掩著口。

    『雖然我不知道十文字前輩能夠把魔法障壁展開到哪個程度,達尼肯定不止十米或是二十米。他只需要預測光宣的行動范圍,然后用領域范圍他就可以,這樣的話光宣就無法從『喬裝行列』或是『鬼門遁甲』下逃走』

    『原來如此,只要知道他從哪里來的話,十文字前輩就可以……』

    『無視對方魔法的偽裝,然后捕捉他』

    『但是,在無法特定目標要去哪里的話,『喬裝行列』或是『鬼門遁甲』就很難破解……是這樣嗎?』

    『我是這樣想的。如果這個推測沒錯的話,要抓到正在逃走的光宣會很困難』

    達也說完后,一邊聳肩一邊露出苦笑。

    『不過,那也不是我們能夠抓到的。如果他同時用『喬裝行列』跟『鬼門遁甲』的話,有我的精靈之視也很難找到他』

    『原來如此……』

    『透過人手來找可能是最快的……我們就期待七草家跟九島家的搜索網吧』

    ◇◇◇◇◇

    『我太天真了……』

    光宣靠在箱型電車的椅背上,同時安心地嘆息跟孤獨地自言自語。

    甩掉克人指揮的十文字家追擊部隊,在十分鐘前光宣乘上了前往北陸的箱型電車。

    多得寄生物的治愈能力,克人造成的傷已經痊愈了。

    透過『喬裝行列』換了一張臉的光宣坐著箱型電車,在開車后他才確認自己已經『成功逃掉』了。

    但盡管是這樣,他沒有解除『喬裝行列』。雖然箱型電車就是為了私隱而存在,但不知道可以信任到哪個地步。說不定里面有公安之類安裝的監視鏡頭在,然后十師族可能會看得到這份影像。

    不過,雖然不完全,但總是從緊張中解放了。光宣得到了檢討今晚失敗的從容。

    光宣沒打算小看十師族。但從結果去看,他只能承認自己之前太小看了,以為自己有可能一個人帶走水波。

    但實際上他連醫院也進不去。直到讓七草家三姊妹無力化的地方還沒問題,主要是被十文字家的當主阻礙,被迫放棄拐走水波。

    真由美、香澄、泉美也好,都無法簡單打倒她們。因為在短時間內結束,所以看起來是光宣的壓勝,但實際上她們三個都比光宣想象中棘手。

    香澄或泉美也好,如果是單對單的話肯定不會苦戰。而對現在的光宣而言,兩人同時上也不是威脅。

    但因為乘積魔法而合體的兩人確實地把光宣緊張了。

    因為泉美主導的魔法而身體表面結冰并不是為了讓對方大意的演技。如果沒有寄生物的治愈能力,可能在那里就完了。

    在那之后的『窒息亂流』也好,如果事前知道那是她們擅長的魔法,倒數就可能不會那么順利吧。

    真由美比起使用乘積魔法的兩人更強。分出勝負的大陸古式魔法,以化成體作為媒介的攻擊術式原本是不打算在這里用的。

    被真由美看穿了『喬裝行列』完全是意料之外。

    然后十文字克人。光宣不知道克人的事,雖然姑且算是有見過面,但他們之間沒有除了打招呼以外的對話。

    克人就如同是『鐵壁』。再次回首探討也好,也沒有任何一絲他突破防御的想像中。

    而且盡管沒有跟真由美她們戰斗消耗也好,他也不覺得能夠比克人優秀。雖然不覺得自己會輸,但也不覺得能夠打倒他』

    (……對我而言,可能是超越達也的難敵)

    把幻影跟化成體無效化的『連壁方陣』的特性。

    相對于『喬裝行列』,把『范圍』縮小并且以『面』作為攻擊手段。

    ——只靠自己無法攻略。

    光宣在箱型電車的椅子上,悔恨地咬緊牙關。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魔法科高校的劣等生)”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eglwdu.shop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 快三买大小单双稳赚计划 pk10最牛稳赚前五公式 pk10冠亚和值公式算 龙虎刷水不亏本金 快三玩法技巧口诀 下载买双色球彩票 最新后三不定位独胆稳赚 腾讯分分彩软件计划两期中 大乐透96期开奖号码 龙江快乐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