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猪狗两家打一生肖
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救世主的命題 第二卷 四章 或許,我們的相性真的很差

    翌日。

    雨停了,天空露出了與初夏十分相稱的蔚藍色。

    步與芹乃肩并肩走在上學的路上。

    其他的學生看到二人走在一起,都露出一幅十分驚訝的樣子。看到二人害羞地紅著臉、一幅扭捏的樣子,更是懷疑起了自己的眼睛,而且,二人的手竟然還牽在一起,大家更是感到一陣晴天霹靂。

    ——不這么做的話,不足以宣示我們已經開始交往了。

    芹乃這樣說。

    說是要證明自己不是那種隨便和別人接吻的女人,自己是和步交往之后,才會和自己的男朋友接吻的。

    但如此主張的芹乃本人現在卻是滿臉通紅,在步看來這幅樣子十分可愛。

    在校舍門口換上鞋子,兩人又手牽手走向了教室。

    路過的學生們,每個都驚得目瞪口呆。

    進入教室后,同學們也都做出了相同的反應。

    其中只有日和悠哉地笑著走了過來,

    “早上好,小芹、永野君。”

    自然地說:

    “小芹和永野君開始交往了啊。”

    芹乃紅著臉:

    “因為永野說想要和我交往。”

    喂,你說反了吧,雖然這么想著,但害羞的芹乃實在是太可愛了,步終究沒有點破。

    日和高興地說著:

    “真是太好了啊。”

    “嗯、嗯,還行吧。”

    芹乃又害羞地回答。

    同學們的臉上一次又一次閃過吃驚的神情,在走廊里偷窺的學生們也都喧鬧了起來。

    “那兩人好像真地開始交往了。”

    “芹芹變成戀愛中的少女了。”

    “難道說,幸福手環真地有效果嗎?”

    “我要去買幸福手環!”

    “我也是!”

    在這樣的喧囂中,步艱難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這樣啊,步步成了小堀井的男朋友了啊。”

    一旁的遙菜露出了不自然的開朗笑容。

    “那,就不能和步步一起去圖書室一起寫作業了啊,稍微有點……遺憾。”

    被遙菜這么說,步也感到一陣心痛。而且,遙菜的眼神,看上去是那么哀傷——

    (不……春坂同學應該已經不記得曾經和我交往的事情了)

    所以,哪怕步和芹乃開始交往了,遙菜也不該感到難過才對,步的內心感到有些苦澀,

    “嗯……抱歉。”

    “哎呀,步步不用給我道歉啦。”

    遙菜看上去有些困惑的樣子,慌忙擺了擺手,又露出了明媚的笑容。

    “步步和小堀井從以前開始關系就很好嘛。所以說,有一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步沒有去糾正遙菜的這個誤解。

    午休時間,步走上屋頂,露梅正等在那里。

    “恭祝陛下,我王圣明。”

    露梅深深地低下了頭。

    “接下來只要二人關系更進一步,成功獲得命題便好。”

    “啊,是啊……”

    一開始明明覺得自己不可能獲得芹乃的命題并準備放棄了,不知不覺間兩人竟然開始交往了,變化太大,步感覺有些缺乏實感,露梅的話讓步漸漸冷靜了下來。

    無名指上牢牢戴著的劍之指環,相比開始已經沉重了許多。

    (堀井還蠻可愛的,被要求做她男朋友的時候,的確是有些心跳加速,不過我對堀井并沒有像之前對春坂同學那樣喜歡。但是,這樣或許也不錯吧……反正獲得命題之后,堀井也會像之前的春坂同學一樣記憶重置,被換成別的記憶)

    這不過只是,戰爭期間的停戰期罷了。與芹乃兩手相握,亦不過是一時的安寧,戰爭的日子終將到訪。這樣想想,步感到稍微有些安心了。

    “說好了星期天要一起去約會。”

    “那真是美妙。請好好談情說好,增進相互的感情。我會像往常一樣暗中守護的。”

    “喂,別跟過來啊。”

    ◇

    雖然天氣預報說降水率只有30%,但星期天從早上開始便是淫雨霏霏。

    步提前十分鐘到了兩人碰面的電影院。他打算在做芹乃男朋友期間,好好完成自己該盡的責任,可是芹乃卻遲到了。

    給步發消息,說是會晚到一會兒,結果芹乃在約定時間過了三十分鐘時才姍姍來遲。

    看見芹乃的樣子,步在心中(哇)地叫了出來。

    打著紅櫻桃和黑色音符的透明雨傘,吊帶衫、熱褲、搭配輕柔上衣的華麗裝飾、高跟涼鞋,好像是從時尚雜志中走出的模特一樣,無論在靚麗程度還是性感程度,都比平日更勝一籌。和與平時無二穿著襯衫長褲的步看上去完全不相配。

    芹乃似乎對此也有感覺,耷拉著嘴角,不高興地說道:

    “電影都已經開始了,快去買票啦。”

    合上傘,芹乃率先朝售票窗口走去。

    沒有打算為自己遲到道歉嗎!步也有些生氣了。

    “就看《巴黎名士羅曼史》吧。”

    這是一部與某時尚品牌聯動,因衣著時尚而在女生們引發熱議的愛情電影。正當芹乃準備買票的時候,

    “我想看《仙女座大戰》哎。”

    步脫口而出的,是運用了最新特效的3D大作。

    “哎!?這可是約會哎!這種時候肯定要看愛情片啊。而且我對SF完全沒有興趣。”

    “我對毫無內涵的愛情片也沒有興趣。”

    (插圖)

    兩人在窗口前爭吵期間,《巴黎名士羅曼史》和《仙女座大戰》都已經結束了,唯一還能趕上的,只剩下動畫電影《機車波波的冒險》,最后兩個人混在大群孩子中間,看完了電影。

    中途有很多孩子感到不耐煩而哭鬧了起來,出了電影院,芹乃看上去更加不開心了。

    之后,關于去哪吃午飯,兩個人又吵了起來。

    “那家家庭餐廳還有空位,就去哪里吃吧。”

    “約會的時候去家庭餐廳,好土。去咖啡廳吧。”

    “咖啡廳不就是獨身女性瞎顯擺消磨時間的地方嗎。”

    “你又沒去過,那不過是你的偏見罷了。”

    芹乃堅持要去咖啡廳,而且還得是養生食譜、環境優雅的地方才行。這種咖啡廳在地方城市本來就不多,而且還個個都人滿為患。兩人就這樣在雨中走了半晌。

    “我累了,就在這兒吃好了。”

    芹乃在一家快餐店前自暴自棄地說道,兩人終于吃上了遲到的午餐。

    “這個漢堡的面包好難吃,生菜也軟綿綿的,還放了這么多番茄醬。”

    “不是你說要在這里吃的嗎?”

    “你什么意思,怪我嘍?”

    兩個人又吵了起來,接著聊起了電影的感想。

    “波波的朋友吉姆,只顧著和波波玩,把艾露西扔在一邊,真讓人生氣。”

    “艾露西盡是在耍任性,一直在給吉姆添麻煩不是嗎?”

    “不,那都怪吉姆不理她。艾露西本性是一個開朗可愛的好女孩。”

    “一直都表現出那種態度,誰能看出來她可愛的地方啊。我完全能理解為什么吉姆為什么只和波波玩。”

    兩人大眼瞪小眼,空氣愈發緊張了起來。接著兩人又轉入了平常愛聽的音樂的話題。

    “哎,你不知道涼石樂隊嗎?那可是時下最流行的樂隊啊。難以置信。”

    “堀井才是,竟然都不知道巴洛克司。將古典的巴洛克式音樂調整為現代風,其中更是有著《神的鐵籬》這樣的杰作。”

    “哇,好陰暗。相比之下涼石的《三秒一次說愛你》這樣的情歌才更能打動人心。”

    “那是啥,還三秒一次,聽著就煩。”

    “涼石的歌可是卡拉OK的必點曲目哎!用流石的歌表白可是當下的流行,要是有人唱你那個《神的鐵籬》”的話,只會讓人覺得是在詛咒別人吧。”

    “不懂得巴洛克司那宏大的魅力,那種表白也不過是在宣揚自己的無知罷了。”

    最后,兩人在店門口插上耳機,各自聽著自己喜歡的歌曲,用傘遮住臉,就這樣分道揚鑣了。

    ◇

    第二天。在屋頂上,露梅問道:“昨天的約會怎么樣?”

    “糟透了。”

    步回答。

    “我第一次知道約會會這么麻煩累人。不管去哪堀井都不高興,抱怨個不停。和春坂同學交往的時候,根本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和遙菜交往的時候,遙菜會比步更早一步等在約定地點,興高采烈地等待步的到來;衣服也很有女孩子的感覺,非常可愛;不管去哪里都很開心;去中華料理的家庭餐廳,也會笑著說“真好吃”把飯吃下去。

    那時的幸福時光,讓人完全忘記了時間。

    相比之下,和芹乃約會的時候,只會讓人感到坐立不安,希望時間快點過去。

    “今天,在教室遇見的時候,好像還在記恨昨天的事情,讓人感覺很不舒服。還諷刺地說什么‘既然要和我約會的話,就實現多下下功夫啊’。’”

    因此甚至還被遙菜擔心了:

    “步步,你和小堀井吵架了嗎?”

    “春坂同學,在約會之后,還會笑著說‘今天很開心,謝謝’。’”

    “我對男女感情雖然不是很了解。”

    露梅淡淡說道。

    “不過陛下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拿堀井小姐和春坂小姐比較個沒完。”

    “唔……”

    是啊。自己下決心要喜歡上芹乃的。當時看到芹乃那柔弱的模樣,也曾覺得喜歡上這樣的芹乃并非難事。

    不過,開始交往之后,她就又變回了那個好勝的芹乃。

    這肯定就是芹乃的本來模樣吧。正如露梅如說,將其與遙菜比較,一味進行否定是不好的吧。

    “不過,我也不知道怎么討女孩子高興啊。”

    “是的。”

    露梅冷靜地點點頭。

    “也不知道約會的時候,去哪里她會比較高興。”

    “是的。”

    “說不出什么好聽的情話。”

    “是的。陛下對自己的這些地方,有非常清醒的認識。”

    三次點頭之后,露梅明確說道:

    “認識自己的無知便是最大的智慧。”

    “你那是剽竊了蘇格拉底的話吧。”

    “是的。請容我借用一下。”

    一如既往的冷漠海色眼眸,露梅淡然說道。

    “無知的智慧”到底能在十幾歲的少年少女交往中,發揮什么樣的作用呢?

    “說的也是。我作為男朋友基本上算是不合格吧,所以這方面得好好改善一下才行。不過,具體該做些什么呢?”

    “那么,我們就一起來思考改善方法吧。”

    ◇

    回到教室,芹乃一臉不高興地走了過來:

    “你既然是我的男朋友……放、放學后要好好陪我哦。”

    走在噘著嘴保持沉默的芹乃旁邊,坐上電車,之后又走了一段,最終兩人到達了芹乃祖父的店。

    小野寺先生今天好像沒有來。芹乃從口袋里掏出遙菜,打開了門。

    當啷……門后的鈴鐺發出清脆的聲響,芹乃安穩地瞇上了眼睛。

    她看著步,有些忸怩地說道:

    “我去給你泡茶,永野你坐在那兒等一下吧。”

    將步領到店里僅剩的一張桌子,拉開椅子,在步落座后,芹乃便走向廚房,用壺燒起了水。

    同時,在碗里打了一個雞蛋,放了些面粉,開始做起了什么。

    “永、永野你喜歡甜食嗎?”

    制作中途,芹乃好像才想起來似地,有些著急地問道。

    “嗯,喜歡哦。”

    聽到步的回答,芹乃松了口氣:

    “太好了。”

    接著又擺出一副認真的模樣,將碗里混合的材料放進平底鍋煎了起來。

    看來是在做松餅了。

    “因為這個做起來最簡單,而且還快……”

    三枚薄薄的松餅上,裝飾有紅色的果醬和生奶油。配上刀叉,芹乃把松餅擺到了桌上。

    又接著遞上一杯帶有木莓香氣的紅茶。

    小野寺先生好像說過。因為芹乃的爺爺淳介先生很受小孩子們喜歡,所以芹乃經常會不高興鼓起臉頰跑到店里面。每當這時,淳介先生都會泡一杯帶有木莓香氣的紅茶,帶上它去找芹乃。

    這樣的話,芹乃就會又喜又羞地跟淳介先生一起回到店里。

    “木莓的紅茶。”

    步喃喃說道,芹乃的臉一下子紅了起來:

    “這是我最喜歡的紅茶。爺爺以前經常給我泡……爺爺說,這里面施了魔法,能讓芹嘟嘟鼓起來的小臉恢復原狀……我從小時候起脾氣就比較暴躁,老是容易生氣……”

    步吹了吹熱騰騰的紅茶,含了一口。

    酸甜的木莓香氣,在鼻腔中擴散開來。

    “紅茶……怎么樣?”

    “嗯,好喝。”

    “我對永野喜歡的東西……完全不了解……昨天也是,先是遲到,然后也沒能和你聊到一起,不僅沒能挽回,還把氣氛弄到很僵……是個非常討厭的女人對吧,對不起。”

    芹乃低下了頭。

    “我才是。如你所說,沒有事先用功,抱歉。”

    步也低下了頭。

    “不。我才是,很討人厭吧……一直都是這樣……動不動就生氣,說一些多余的話。不過……在這里的話,感覺就能直率地給永野道歉……”

    芹乃露出溫柔的眼神呢喃道。

    “這里……還殘留著爺爺的魔法……”

    步想起來,打開店門,聽到鈴聲時,芹乃好像就放松地瞇起了眼睛。

    芹乃之前一直想向步道歉,卻不論如何都張不開口,心里應該很著急吧。

    “爺爺說,店門的鈴鐺里面住著妖精,鈴鐺只要響起,就會釋放讓人心情放松地魔法……所以,只要在這里,芹就是世界第一直率可愛的女孩子。可是,爺爺已經死掉了……”

    芹乃的眼中露出陰霾。

    步也感到一陣心痛。

    “堀井……”

    “所以,我一定要讓爺爺的咖啡廳復活。”

    芹乃抬起頭,拼命露出開朗的表情。

    “攢錢,學習更多紅茶的泡法,然后早晚有一天,我要在這里再開一家咖啡廳。”

    “做模特也是為了籌集咖啡廳的資金嗎?”

    “嗯。初中生也只能做這種兼職了,而且這份工作也還不錯。”

    (堀井什么工作都接,原來是因為這個……)

    “這話,我只對小和還有永野說過。小和是我的摯友……永野是那個,我的男朋友……”

    芹乃的話讓步感到一陣甜蜜。

    芹乃害羞地把話糊弄過去:

    “嘗、嘗嘗看這個松餅吧。”

    松餅在烤制時加入了起司,十分松軟,甜度適中,搭配上生奶油和甘甜的木莓果醬,更是相得益彰。

    “店開起來之后,生意一定很火爆。”

    “肯、肯定的啦。”

    芹乃為了掩藏自己的嬌羞故意露出傲的一面,顯得十分可愛。

    吃完松餅,芹乃為步泡了第二杯紅茶,和步坐在一起喝了起來。

    “堀井喜歡的那首《三秒一次說愛你》,我下載下來聽了。”

    “欸?”

    芹乃握著杯子,睜大了眼睛。

    “你、你昨天不是還說很煩嗎?”

    “……嗯。不過,是堀井喜歡的曲子,所以我還是想聽一下……”

    芹乃的臉紅了起來。

    “雖然還沒有全部記住……”

    步唱起了在屋頂上在露梅面前練過的曲子。

    最大的奇跡,便是與你邂逅

    越是喜悅,便越恐懼失去

    在你面前變成一個膽小鬼

    所以三秒一次說愛你

    不要避開我的視線

    ——請把我當做芹乃小姐,帶著感情唱出來吧。

    在眼神淡漠的露梅面前唱歌,讓步害羞到耳朵都要冒火了。

    聲音太小了,聲音太小了,現在是害羞的時候嗎……露梅用平淡的聲音一一指正,讓步害羞到無地自容。

    但是面前的芹乃也通紅著臉僵在那里,一副羞澀模樣。

    “行啦。別唱了,太羞人了。”

    “堀井你說用這首歌告白十分流行……所以我覺得你可能也向往有人能這樣向你告白。”

    “唔,我的確是很憧憬啦……不過,原來有人在自己面前唱歌,竟然會這么羞恥。”

    “我這個唱歌的人更加羞恥啊。”

    “謝謝。”

    “不客氣……”

    兩個人通紅著臉扭扭捏捏地坐在那里。

    過了一會兒,芹乃開口:

    “那個!我也想,聽一下永野喜歡的那首巴洛克司的《神的鐵籬》……”

    “你手機里有這首歌對吧?”

    “嗯、嗯。”

    “一個人聽得話感覺有些害羞,要不要兩個人一起聽?”

    “欸,一起?”

    兩人各自帶上一邊耳機,厚重的旋律在二人耳邊響起。

    以巴赫的《耶穌,世人仰望的喜悅》為基調,將其反轉成了人類反抗神明的呼號。

    (可惡,要是當時說一些更有流行曲風格的歌就好了……這種既不浪漫,也不陽光的曲子完全不適合和女朋友一起聽啊……要是因為曲子太過陰暗被討厭了該怎么辦啊……)

    步雖然擔心個不停,但芹乃好像聽入迷了。

    “好厲害……”

    芹乃喃喃自語。

    “這就是……永野喜歡的曲子……”

    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那個厲害又究竟指什么呢?步感到一陣緊張。芹乃有些害羞地笑了起來:

    “我好像也喜歡上這首曲子了……”

    步心動了。

    (哇啊啊啊,我現在究竟是什么樣的表情啊?感覺好棒……身體顫抖不止。)

    好開心。

    好害羞。

    比起剛才在芹乃面前唱歌時還要害羞。

    芹乃的面容近在眼前,好像隨時都要貼上似的。漂亮的嘴唇,翹起了美麗的弧度。

    不經意間,兩人視線交匯。

    眼睛好像馬上就要吻上了似的,羞澀的情感一下達到了高潮。

    氣血上涌,感覺腦袋快要炸掉了。

    兩人幾乎同時扭開了頭。

    步這才注意到。

    (說起來,現在這里只有我們兩個啊……)

    就這樣低著頭,不敢再去看芹乃的眼睛。

    一邊的耳朵里,流淌著厚重的旋律,另一邊則可以感受到對方的呼吸,整個空間好像都靜止了。

    不知不覺間,兩個人的手重疊在一起……步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更加僵硬起來。

    芹乃用濕潤的眼睛看著步,小聲說道:

    “那個……永野的劉海太長了吧。”

    她不會想要我把劉海剪掉吧,步嚇了一跳。

    過長的劉海,是為了遮蓋住自己自卑的臉,是步懦弱的表現,因為這事,在和遙菜交往時,步還狠狠地傷害過她。不過即便如此,步至今也不敢把自己的劉海掀起來。

    要是芹乃讓我把劉海掀起來……我能答應她嗎?不,肯定又會……

    步感到有些胃痛。這時芹乃悲傷地低語:

    “因為這個頭發……我也搞不清楚,永野到底是怎樣看我的……不過,不知為何,我卻知道永野在好好地注視著我……這反而讓我感到心動不已。”

    ——所以,我并不討厭永野的劉海……

    芹乃的話語、眼神,讓步的心中充滿了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情感。

    “下次……在一起去約會吧。”

    聽了步的提議,芹乃的手微微顫抖了一下。

    “好啊。”

    回答的聲音是如此嬌柔。

    ◇

    第二次約會,兩人一起去了水族館。

    步穿上了更加輕便的私服,芹乃也換上了略加收斂的連衣裙。兩人手牽手走在有如水下迷宮的館內,欣賞著色彩鮮艷的南國魚、隨波搖擺的水母、巨大的鰩魚……

    “啊!天使魚好可愛啊!”

    “安康魚頭上那根繩子,真地會發光啊!”

    “那只海龜好大!”

    “海龜的殼是它皮膚的一部分,上面硬的部分是會蛻皮的哦。一層層脫落,然后生出新的殼。所以說看見一只龜的龜殼,就可以推測出它的年齡。”

    “永野知道得真多啊,不愧是御宅族。啊,這不是在損你,是夸你啦。”

    擔心會不會惹步不開心而感到著急,芹乃更用力地握住了步的手。

    這個樣子在步看來十分可愛,不由有些心跳加快。

    步拉著芹乃的手:

    “海獅表演要開始了,我們去看看吧。”

    “嗯。”

    芹乃也欣喜地點頭。

    被海獅躍起的水花濺到,芹乃一直尖叫個不停,是一場非常開心的表演。之后,兩人一起去禮品店,步看到芹乃手里拿著的星沙瓶:

    “可不要拿這個沙撒我啊。”

    “笨蛋!”

    芹乃鼓臉,做出一副要拿瓶子扔步的樣子。

    雖然溫柔的芹乃很可愛,不過這樣吊起眉毛噘著嘴巴瞪人的樣子也蠻不錯的嘛。

    自己懷有這種心情,令步感到有些吃驚。

    傲嬌明明不是我的興趣啊。

    “那個,永野……”

    “怎么啦?”

    “就是……”

    芹乃將瓶子抱在胸前,一副欲言還休的含羞模樣。

    “永野知道我的名字吧……?”

    “不是堀井芹乃嗎?”

    “嗯,知道就好。那我去結賬。”

    這樣說著,芹乃朝收銀臺走去。

    (什么啊?)

    雖然有些在意,不過芹乃很快就回來了,笑著說“要送給小和當禮物”,步也就沒有接著追問下去。

    中午,兩人在可以欣賞魚兒游弋的水族館餐廳吃了午飯。

    “在游弋的魚兒旁邊,吃著焗烤海鮮,還真是邪惡啊。”

    步說完,剛剛將蝦送進口中的芹乃瞬間便吃不下去了:

    “為什么要說這種話啊!”

    她瞪了步一眼:

    “真是的,永野真過分。一下子就沒胃口了,,把你的漢堡排換給我吧。”

    說著,沒等步回復,就把兩人的盤子換了過來。

    “嗯,好吃。”

    吃了一口搭配和風醬汁的漢堡排,芹乃心情好轉露出了微笑。

    “那個不是牛肉哦,大概是沙丁魚。”

    “嘔。”

    芹乃又倒了胃口。

    “笨蛋!”芹乃撅起了嘴。

    “還要換嗎?”

    步接著問道。

    “不用了。”

    芹乃大口吃起了漢堡排。

    “哼,被魚盯著一點都不可怕,好吃的東西不管怎樣都是好吃。哼!”

    明明芹乃在發脾氣,步卻不由得露出了微笑。

    “你笑什么?”

    “沒什么。”

    “你這樣說我反而更在意了。”

    “我在想,今天真開心啊。”

    芹乃閉起了眼睛,紅著臉說道:

    “是、是嗎……我、我也很開心哦。”

    “那個……永野你的名字是什么來著?”

    “欸?”

    真是個突然的問題。

    “永野步啊。”

    “嗯,步兵的步對吧。啊,這個比方不是在取笑你——為什么我要一一解釋啊,真麻煩。”

    芹乃抱怨起來。

    一向毒舌的芹乃,在與步說話時卻會字斟句酌,讓步心動的同時感到暖暖的。

    “不用一一解釋也可以的,要是太老實的話,就不像堀井了,反而會覺得別扭。”

    “唔,感覺高興不起來啊。”

    芹乃果然還是抱怨個不停。

    盡興之后,我們走出了水族館。

    天空晴朗,日暮前的陽光還有些刺眼,回家的話還有些太早了。

    “能陪我去買東西嗎?”

    “就算問我那個服裝商場好,我也答不上來哦。”

    “才不會問啦。”

    芹乃又撅起了嘴巴。

    目的地是鎮上唯一的一家百貨商場里,放置碗碟和毛巾的生活用品區。畢竟理想是開咖啡廳吧,芹乃好像對茶杯和壺十分著迷的樣子。

    “啊,有新品上架了。”

    “我一直想湊齊這個系列啊,不過好貴,嗚……”

    “只是看看就覺得好幸福!果然,還是想要把它們買下來。‘從這到那,麻煩全部幫我全都送到家里。’好想掏出金卡說一次啊。”

    芹乃煩惱了起來。

    這樣的芹乃,看上去也十分活潑美麗。不過步果然還是跟不上芹乃逛商場的步調,從頭到尾都一直坐在沙發上休息。

    (今天的約會能夠順利真是太好了……沒想要堀井能夠玩得這么開心。)

    明明上周還一直在煩惱,該怎么跟與自己性格完全相反的芹乃交往。

    (或許真地該稍稍感謝一下露梅啊。)

    突然,步回想起,自己是為了獲得命題,才與芹乃交往的。繃帶下的無名指,微微刺痛。

    (是啊……獲得命題之后,堀井也會像春坂同學當時一樣,把一切都忘記吧……與我交往過的事實,也會化為虛假……)

    關于這點,步應該早已做好了覺悟才是。但步的心中,還是感到有些空落落的。

    (我是不是已經喜歡上堀井了呢……)

    所以在想到兩人終有一日要分離時,才會感到如此寂寞。

    這時,步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欸,步步?”

    抬起頭,身穿一件很有夏日風格的天藍色裙子,遙菜就站在那里。

    身邊還有一個OL風格的美人。步認識這個腰肢纖細、臀部和胸部卻十分豐滿的性感女性。

    遙菜的姐姐,千織。大概是姐妹倆一起來購物的吧。

    (竟然會碰上春坂同學!)

    本來,在這種小城市,假期里在人流密集的地方碰上熟人,就是一件很常見的事情。不過現在步正在與芹乃約會,時機太差了。

    雖然說遙菜已經不記得自己曾與步交往過的事情了,但這簡直就像是被撞見出軌一樣,讓步有些坐立不安。

    “步步也來買東西嗎?”

    “嗯……稍微有點事。”

    “啊,這個人是我的姐姐。”

    “初次見面,我是春坂千織。你就是永野同學啊。我經常聽遙菜說起你哦。”

    千織露出興趣滿滿的表情靠了過來。

    遙菜是個偶像風格的美少女,而她姐姐也是一個不輸性感女星的美人。

    被這樣兩個美人夾在中間,想到不知何時芹乃就會回來,步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姐姐,我才沒有那么頻繁地提起步步的事!”

    “欸,是這樣嗎?我好像每天都有聽到哎,真是怪了。”

    “才、才沒有每天都說。而且步步有女朋友啦,不要說奇怪的話。”

    “欸,這樣嗎!永野君不是你男朋友嗎?”

    “姐姐!對不起啊,步步。”

    “沒事。”

    在千織的心中,肯定還多少殘留了一些步和遙菜交往時候的記憶吧。

    就在步暗暗著急地時候,芹乃回來了。

    一眼就能看出,芹乃現在很不高興。像是在說“為什么會和春坂在一起?”似地,朝步瞪了過來。

    遙菜好像也察覺到了這種氣氛。

    “步步在和小堀井約會啊。你直接告訴我就好了啊。打擾你們約會,對不起。好了,走啦姐姐。”

    “再見啦,永野君。能見到你我很開心哦。”

    “姐姐!”

    遙菜催促著千織,姐妹倆一起離開了。

    芹乃還是拉著臉。

    尷尬的沉默持續了一會,步開口說道:

    “我只是碰巧遇見了春坂同學而已。”

    芹乃依然冷著臉:

    “我知道。”

    “那就別生氣了啊。”

    “不行。”

    “喂……”

    被芹乃的話憋住,步也不由生氣了起來。

    “我和同學說話都不行嗎?”

    “和春坂就不行。”

    “嗯?”

    “因為……!永野很在意春坂的事對吧!你喜歡她對吧!”

    聽了芹乃的喊聲,周圍的客人都回過頭來。

    芹乃好像也注意到了,縮起了肩膀。但是,依然還是冷著臉:

    “我知道的。永野一直喜歡春坂……和春坂說話的時候,永野的態度和對其他女生完全不同,看上去很高興的樣子。今天也是……一直在用很溫柔的表情看著她,不時還會露出悲傷的神情。”

    被說中心事,步感到有些心痛。

    現在,步的女朋友是芹乃。但是,讓步一下子就忘卻曾經那樣深愛的遙菜,也是不可能的。

    這件事,被芹乃發現了——

    “春、春坂也……叫永野步步,什么啊這個名字,真是蠢爆了。用那種甜膩的聲音,叫你步步——肯定不止永野,春坂也……”

    芹乃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頓了頓,然后瞪著步:

    “為什么永野要和我交往呢?”

    步沒能回答這個問題。

    繃帶下的左手無名指,冷的像冰一樣,心跳好像也停了下來。

    突然想起了露梅的話。

    ——雖然是叫你們交往,也只需要維持到獲得命題為止的很短時間而已。

    步也一直這樣想。

    以分手為前提,做了芹乃的男朋友。

    為了從芹乃這里得到第二個命題,拯救未來。

    為了守護遙菜的笑臉。

    步從沒有毫無理由地喜歡芹乃。

    “回答不上來……?”

    像是憤怒,又好似哭泣,芹乃直直地看著步。

    四周商場的客人,也不斷看向這里。

    得說些什么才行。但是,無論說什么,似乎都是謊言。

    沒法向芹乃坦白真相。

    “算了。”

    芹乃的臉一下子扭曲起來。背過身,就這樣離開了。

    步沒能追上去,左手的無名指變得無比冰冷,就這樣佇立在原地。

    之后過了多久呢?

    步握起冰冷的手,喃喃自語: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救世主的命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eglwdu.shop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