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猪狗两家打一生肖
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為何無人記得我的世界? 第二卷 墮天之翼 world 4 精靈之森

    伊歐聯邦南部【異邦的濕原】(PS:這個就直接照抄原文漢字了)

    被青色草皮覆蓋的濕原——

    濕潤的大地上響起的是引擎轟鳴的聲音。烏爾薩人類反旗軍的軍用車向著樹海

    前進,沿途卷起了地上的雜草。

    【話說、為啥這里被叫做[異邦的濕原]啊?明明這么平靜的濕原,也沒有什么

    大型動物,車輛也能跑得起來】

    【這前面是——】

    【因為那邊能看到的就是精靈之森吧】

    對著司機的嘀咕、副駕上的凱和后座的紗希一起回到。

    【精靈的陷阱,妖精養的守護獸,還有矮人的守護像。伊歐人類反旗軍也不能

    隨便的巡視吧】

    【濕原先不說,精靈之森的情況我還是知道的啊】

    呼嘯而過的三輛軍用車。

    阿修蘭駕駛的正史最前方的車輛。

    【然后呢,那個皇帝向這么危險的森林發動突襲了?雖然我也不清楚領導們的

    想法,但是像這次這么意義不明的行動還真是第一次】

    抓著方向盤的青年緊緊皺著眉頭。

    【自從昨天早上的聯絡以后就沒有了任何消息了。不是全滅了就是被抓了吧,

    這種情況不是應該出發前就能預想到的嗎?】

    【吶,而且參謀和司令官輔佐都一起去的吧……】

    紗希的語氣很沉重。

    指揮官但丁帶著兩個心腹突然對精靈之森發動襲擊、然后音訊全無。還以為是

    開什么玩笑。

    指揮官的獨斷?

    還是說誰煽動指揮官?

    伊歐人類反旗軍總部被留下的部隊相當的動搖呢。

    【然后、我們的任務是給他們擦屁股啊】

    阿修蘭嘴里漏出來的是無奈的嘆氣聲。

    【為了搜索伊歐方行蹤不明的指揮官、然后我們也失蹤的話…….】

    【啊————————不要說了阿修蘭,一點都不想聽】

    捂著耳朵的紗希悲鳴道

    【吶,凜奈醬也這么想對吧】

    【…….嗯~~】

    紗希旁邊的少女弱弱的回答。

    【啊類?凜奈也沒什么精神?說的也是啊,難得貞德大人這么拼命的和伊歐

    人類反旗軍建立起共同戰線,結果那個很拽的指揮官全部拿去打水漂了啊。完全

    不能再相信了吧?】

    【啊啊,這次真的是呢】

    凱代替凜奈回答到。

    【不過、只有這個要到現場去確認才行】

    指揮官但丁和參謀、還有他們的部下們。

    如果他們全滅了的話對伊歐人類反旗軍造成的傷害根本無法計算。大半數人都

    會像紗希和阿修蘭一樣認為這次的損失原因是皇帝的暴走吧。

    ……好麻煩啊。不能只怪罪皇帝一個人。

    ……這次行動有很大的可能有人在背后煽動。

    有這個推測的共4個人。凱和凜奈,然后還有坐在后面車輛里的貞德和花琳4人。

    【對不起呢,凱】

    后座上的凜奈把身體靠了過來。

    【我如果能早點察覺到的話就好了……】

    【凜奈沒有錯哦。你能告訴我就足夠了】

    【嗯?喂喂、凜奈醬怎么啦?】

    【沒事的阿修蘭。凜奈也只是有點擔心這次的事件,比起這個你看著前面啊,

    這里到處都是沼澤坑】

    濕潤的地面和無底的沼澤。

    被草坪覆蓋著很難分辨、如果輪胎陷進了沼澤里的話想要脫離就很困難了。

    【完全不用擔心啦,已經能看到了】

    【領頭車、向右邊迂回】

    貞德的通訊。

    聽從這個指示、阿修蘭把方向盤快速的向右邊轉動。透過車窗看到的是蔓延在

    視線所及整個地平線上的巨大樹海。

    古代樹海【精靈之森】

    有史以來、人類從未到達過深處的秘境。

    【呃!吶,那邊!】

    紗希激動的聲音。

    她整個身子都向前探出,手指指的方向有4輛軍用車被遺棄在那。

    【……是伊歐人類反旗軍的車子】

    貞德的聲音里帶著一點緊張。

    昨天的清晨、皇帝一行肯定是在這里下車然后前往森林。

    【我們也在這里停車吧。通信班、聯絡本部,發現疑似但丁司令官的車輛。

    然后————】

    三臺軍用車停了下來。

    【現在展開搜索】

    古代樹——

    樹齡達到數百年的巨大樹木群、其根的粗細差不多接近成年男性的背寬、而樹干

    的話近距離看幾乎遮住了視線的雄壯。

    樹干的表面已經干裂了,根須的尖端也已經開始枯萎。

    即便如此現在也仍然生長著茂盛的鮮綠色樹葉,究其原因是古代樹從古至今一直

    都是蠻神族的住處。

    【數百年不間斷的沐浴著從精靈和天使身上散發出的微量法力使這些樹木生長

    到這么巨大。嘛這也是最主流的說法——】

    站在通稱精靈之森的巨大森林前,集團前方的騎士回過身。

    最前排站的是烏爾薩人類反旗軍的親衛隊。

    后方則是伊歐人類反旗軍的駐守部隊。這是要在這個森林滯留數周時間,擔任

    探查任務的士兵們。

    【佛朗茲隊長、你說但丁司令官經過這里了?】

    【是的。司令官于昨日早上、完全沒有預先通知的來到森林】

    一臉嚴肅說著的是臉型瘦小的伊歐人類反旗軍隊長。

    已經是持續探查森林5年以上的專家了。幾天前貞德能順利偵察森林也是有他

    的協助才得以成功的。

    【只帶了參謀和指揮官輔佐,還有幾個親衛。就他們幾個進入了森林…….】

    【精通精靈之森的你阻止他們進入了。但是沒有聽取你的意見是嗎?】

    【非常抱歉…….】

    【只是確認一下事實而已,你無須道歉】

    看著獸道(PS:森林里野獸行走的小路)的貞德。

    在像是巨大墻壁的古代樹與古代樹之間——巨大的根須纏繞的路徑。

    已經踏足其中的是花琳還有凜奈。

    【凱、這邊這邊!快點過來!】

    【好好,但是稍微等一下。我也要準備一下的】

    泛用型強襲槍劍【亞龍爪】

    略式精靈彈和略式亞龍彈。再次確認了兩種人類庇護廳開發的子彈已經被填

    入槍劍中后,凱拿抗了漆黑的槍劍。

    后面則是一臉嚴肅的紗希和阿修蘭端著沖鋒槍。

    【讓你久等了貞德大人……!】

    【紗希上等兵、阿修蘭上等兵皆已準備完成】

    【很好】

    對著敬禮的兩人指揮官輕微的頷首示意。

    【告訴伊歐人類反旗軍的同志們,我們六人現在要進入森林了,追尋失去音訊

    的但丁指揮官……但是、這不是為了救出他們的行動。而是先確認他們現在的狀況】

    不知道皇帝現在的狀況的話,救援作戰就是笑話。

    是在森林里面被困了,還是被蠻神族襲擊而俘虜了,或者說已經全滅了。哪種

    情況都有可能。

    首先是要確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每隔一個小時就由紗希上等兵報告一次現狀,那么按照預定計劃。佛朗茲

    隊長你們就負責通信本部的設置,是這次作戰的心臟部門。成為連接我和貴官、

    還有本部數百士兵的管道吧。決不能擅離崗位!】

    【是!】

    【接著親衛隊就死守通信本部】

    【明白了】

    一同來到森林的貞德的親衛隊的精銳們行了一禮。

    【花琳大人,貞德大人就拜托你了】

    【只是去散個步而已。又不是像王都奪回戰一樣展開全面戰爭——那么貞德

    大人,我們出發吧】

    指著連綿不絕的古代樹林的深處,然后女護衛邁出腳步前進。

    【我來打頭陣,接著按照凱、貞德大人、凜奈、紗希上等兵、阿修蘭上等兵

    的順序,每人間隔3米以上跟著前進】

    【了解】

    拔出亞龍爪跟了上去

    ————陽光透過樹葉空隙灑滿了古代樹海。

    地面上鋪滿了色彩斑斕的落葉和花朵、嫩綠的幼芽破土而出。

    一陣陣微風吹的人心情愉悅。

    一株株古代樹也間隔著一定的距離,所以視野也不算壞。比起王都密密麻麻的

    廢棄大樓,視線還要好的多。

    ……這樣有野生的動物也能馬上發現。

    ……要警惕的是精靈和矮人設下的陷阱嗎

    如果是精靈的話就會是法術的陷阱。

    而矮人的陷阱就會是一些毒箭或者深坑之類的物理型陷阱為主。

    不過不管哪個都是要深入森林以后才會遇到的。

    【從這里開始前進一個小時吧,我三天前走的路應該是安全的】

    【好的,我明白了】

    左手提著偃月刀的花琳。

    【阿修蘭上等兵、紗希上等兵,后方怎么樣?】

    【沒、沒有異常】

    【我們拼上性命監視著…….!】

    兩人的聲音都緊張的有點顫抖。

    畢竟但丁指揮官一行人已經行蹤不明了。要下手的話、下次斷絕消息的就是

    自己這邊了。這正是充分理解了這一點才造成的緊張。

    【保持自信前進吧。你們可是向冥帝發起挑戰的突擊班哦,我可是十分信賴

    你們的。至少比交給伊歐人類反旗軍的任何人都要更好】

    貞德微微苦笑。

    伊歐人類反旗軍的本部據點里,傭兵們明顯都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了。

    那是因為皇帝不在了,而且實質上的指揮官參謀薩芙芬也行蹤不明造成的焦躁

    【交給他們還不如我自己來。而且……伊歐人類反旗軍里面說不定還有其他

    的潛伏人員也說不定】

    話語的后半段是——

    用警戒著周圍的兩人聽不到的聲音說著。

    【關于指揮官輔佐丘碧蕾的事情并沒有告知伊歐人類反旗軍,等最終確認她的

    身份以后再行轉告】

    【嗯,我也沒啥自信能確定就是了】

    緊跟著貞德后面的是凜奈。

    她也注意著周圍的古代樹的情況。

    【不過還是覺得有奇怪的氣息,就是外表和人類一模一樣】

    指揮官輔佐丘碧蕾——

    她是不是蠻神族的?

    凜奈看著丘碧蕾的時候第一時間浮現的違和感。

    如果是精靈的話會有尖耳朵、要是天使的話背后的翅膀馬上就會暴露。

    矮人族的全身皮膚會像巖石一樣堅硬并且非常強壯,而妖精族的肌膚顏色會呈

    青色,身長也就只有人類兒童的程度。

    不過,

    她沒有這4個種族任何一族的特征。那么為何會盯著她的時候感覺到奇怪呢,其

    原因是她周圍漂著微弱的法力氣息。

    【就是感覺氣味有點不一樣的說。不過真的只有一點點的差別,可能是周圍的

    人類太多了,氣味混雜在一起所以我也不是特別有信心】

    【還有一點凜奈,你是不是說過指揮官輔佐身上有法力的感覺?】

    【嗯,非常弱的法力。可是蠻神族應該擁有更強大的法力才對,我覺得應該是

    在精靈族里面也是最弱這一層次的】

    指揮官輔佐是精靈?

    自己割掉耳朵,用人類的化妝來掩蓋自身的氣味和皮膚顏色來假扮人類嗎。

    【……天使的翅膀是法力器官所以不能切除,妖精和矮人的話外表就和人類

    有比較大的區別,變裝的話非常困難。所以她才被認為是精靈的變裝嗎】

    用低沉的聲音嘀咕著的貞德。

    不過說起來這一點也是昨天凱聽了凜奈的話以后從而推理出來的一個可能性。

    “就是覺得有點奇怪。那個呢……那家伙有著不像人類的氣味”

    【皇帝雖然非常傲慢但也不是毫無謀略的人。這次的事件應該不是他的獨斷專行,

    而是被煽動的結果。雖然是自作自受,還是覺得有點可悲】

    沿著堆滿落葉的道路前進著的貞德。

    【凜奈也是,感謝你提供真貴的情報】

    【嗯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夸獎了,凜奈的聲音顯的有點高興。

    ……我這邊就比較擔心了。

    ……不知道貞德什么時候會發現凜奈的真實身份。

    凱的內心有點不安。

    ——異種族。

    人類并不能感知到法力。

    對于凜奈能感知到法力這個情況,凱絞盡腦汁想出來的理由是凜奈在正史里面

    接受過特殊的訓練。畢竟已經有了亞龍爪這樣特殊的武器,在正史里有點這樣特殊

    的訓練方法也是能說得通的。

    【凜奈,雖然有點亂來,但是希望你能聽一下我的一個請求】

    貞德回身面向緊跟在后面的凜奈。

    【在伊歐人類反旗軍總部里感受到的丘碧蕾的法力、能在這個森林的追蹤一下

    嗎?能知道她的行蹤的話就太好了】

    【……可能稍微有點難呢】

    一臉認真的凜奈巡視著周圍一片地區。

    【這個森林啊,一直都有微弱的法力漂浮充斥著整個森林。大概是精靈和妖精

    還有矮人的,只能知道有蠻神族的存在】

    【要尋找特定的對象很困難啊】

    一邊聽著這邊的對話——

    另一邊凱也幾乎是同時想到了別的【法力感知】的可能性。

    【我說凜奈,我也能問一點嗎?】

    【嗯,問什么呢?】

    【能感知到精靈的陷阱嗎?估計這片森林里設置了很多法力的陷阱】

    就算不能追蹤丘碧蕾的行徑。

    只要能探查到布置好的陷阱的話,探索這片森林的安全度就會大幅度提高了。

    【就算不能發現具體陷阱也沒事,只要覺得[這里很奇怪]就可以了】

    【可以哦,我會努力的!】

    這次凜奈回應的很有力。

    【精靈的陷阱都設置的十分巧妙,全部都找出來可能不行……但是,比如說

    這邊呢,凱】

    金發少女走向旁邊的小路。

    以為繞到聳立的古代樹后面了,結果從樹干里探出身體招著手。

    【這棵樹,啊,注意不要碰到哦】

    【呃!?】

    屏住呼吸停下了腳步。

    法術圓環。

    隱約的白色光環環繞在古代樹的樹干上。

    ……惡魔族的法術是紫色的。

    ……這個白色的,蠻神族的法術光芒。

    忽明忽暗的法術圓環,一直都沒有發動也就說明了法術被固定在了樹干上。

    【精靈的陷阱,原來在這種地方啊。三天前通過的時候不論是我還是伊歐人類反旗軍

    的傭兵們都沒有察覺呢】

    【貞德、還是不要太接近比較好】

    對盯著陷阱的騎士,凱說道。

    【這種類型的陷阱都是接觸后就會觸發。蟲子和小動物之類的碰了可能沒什么

    關系,但是人類碰到的話毫無疑問肯定會觸發的】

    【……雖然好奇是什么樣的陷阱,不過不要觸發還是最妥善的處理】

    表情嚴肅的貞德。

    后方的紗希和阿修蘭也是一臉怕怕的樣子盯著陷阱,但是有一個在周圍晃蕩的

    人,那就是女護衛。

    像是要把地面吞下去似得盯著地上,用偃月刀撥開地面的雜草。

    【……好像中獎了呢】

    伸出手,

    她從地上撿起的是一把手槍。

    【貞德大人、我想這個應該是伊歐人類反旗軍的正規配備。而且還沒有被

    日曬雨淋的痕跡,應該是最近掉落在這里的】

    【也就是說皇帝他們在這……】

    【觸發了陷阱全滅了,或者是被抓了】

    從花琳手里接過槍的貞德。

    稍微觀察了一下,然后把手槍的彈夾卸了下來。剩余的子彈啪啦啪啦的掉了下來,

    接著盯著地面的子彈數量。

    【全部子彈都留在了里面。并不是在森林里面遭遇了精靈的襲擊,不知道是無意

    中觸發了陷阱…….可是這么明顯的陷阱要回避應該也不會太困難才對】

    【不對】

    貞德旁邊的凱用手指指著頭頂上方。

    【不是樹上那個,真正的應該在我們上面】

    手指指著的方向、陽光照耀下的枝葉。

    順著這個方向看過去的貞德、瞇著眼睛吞了口口水。

    【——————這邊才是真正的嗎!】

    數百枚的樹葉上浮現著圓環。

    不是古代樹干上環繞的大型圓環、每一枚樹葉上都粘著這一個小小的圓環。

    從下往上看在樹葉的背面。

    最糟糕的是,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灑下掩蓋了法書圓環的光芒。

    【真是精巧啊,竟然用陽光掩蓋法術的光芒】

    花琳混雜著感嘆的嘆了一口氣。

    【事先聽過才能發現呢……要是不知道的話想要發現這個可是非常困難啊。

    ……貞德大人、先前來的皇帝們應該是在這里被傳送的呢】

    樹干上的刻印是陷阱。

    【糟糕呢……這惡心的是什么啊。粘著樹葉上的全部都是法術陷阱啊】

    【等等凱,我們看著這個沒關系嗎?不會突然發動然后我們被傳送到哪里去吧?】

    【我也不清楚那么多啊。紗希和阿修蘭你們離遠點吧,以防萬一】

    慌慌張張跳開的兩人。

    【凱,真厲害呢。我都沒有注意到呢。】

    【說湊巧也是湊巧呢。我只是記得精靈的陷阱都是重疊多層設置的。】

    人類庇護廳里留下的正史的記錄——

    精靈會設下二重、三重陷阱。估計不是為了對付人類,而是應對惡魔呀幻獸、

    圣靈族的陷阱。

    ……所以才會在周圍找找有沒有另外的陷阱而已。

    ……我也差點就看漏了呢。

    自然臉頰上也流出了冷汗。

    如果凱沒有想起正史里的相關記錄的話,說不定就要在這里跟隨皇帝的腳步了呢。

    【——啊。吶,凱,我又找到了一個線索也說不定】

    凜奈招著手。

    【這邊、氣味加強了】

    【……氣味?】

    【估計是精靈走過的路】

    撥開茂盛的植物向著深處前進的金發少女。

    跟貞德所指的路徑相距只有10米左右的距離,那邊確實有一條很窄的彎曲延伸著

    的小路。

    【竟然還有這樣一條路存在,就在我們之前通過的道路這么近的地方】

    【巧妙的用枝葉和灌木隱藏了起來呢。不要說貞德大人了,伊歐人類反旗軍的

    偵察隊都可能被騙過去】

    花琳從后面的路上返回過來。

    【原來如此。從這邊的路徑上監視著人類嗎。伊歐人類反旗軍的偵察也都是

    廢物呢】

    【還真是和惡魔完全不一樣的強敵呢……凜奈,這條路上有陷阱嗎?】

    【嗯~~~我想應該沒有】

    在樹根組成的道路上前進的凜奈。

    在有點嗆鼻的森林芳香里面。

    土地的氣味再加上數百種植物的氣味混雜在一起,凜奈的嗅覺還是能抓

    到蠻神族氣味呢。

    【啊】

    這樣的少女、跳過了樹根停下腳步。

    森林的廣場。

    在寸草不生的荒地上、畫著巨大圓形的法術圓環。有著復雜的模樣數重重疊著的

    這個圓環,看起來就像是藝術品一樣美麗。

    ——有見過的印象。

    跟剛才的陷阱比起來明顯的圓環大小不一樣。而且里面花紋的復雜程度也是差

    的非常遠。

    在人類庇護廳的記錄里、跟這個相似的東西凱看到過。

    【[番門]。蠻神族轉移用的法陣……!】

    【我也在烏爾薩聯邦有看過。惡魔們用來傳送的時候用過,這個法術和陷阱

    不一樣,只是人類觸碰是不可能觸發的】

    貞德把手放上了光之圓環上。

    慎重的邁出一只腳踩了進去,光之圓環沒有任何的變化

    【果然是蠻神族專用的啊。我估計這是直接連接到某處精靈的住處、如果能

    發動的話說不定就能派上用場了】

    貞德嘆了口氣,在其腳下的圓環光輝變強了起來、突然從地面升上了空中。

    【什么!?】

    【貞德大人請退后,已經在啟動了】

    向著主人跑去的花琳。

    但是兩人已經被浮現的光芒包圍了,而且光芒不斷擴散,順勢包住了凱和凜奈

    接著連紗希和阿修蘭也被籠罩了進去。

    ……怎么回事?這個陷阱應該是沒有蠻神族在場就不會啟動的。

    ……這里根本沒有蠻神族.————不對、原來是這么回事!

    和帶著一臉疑惑表情看過來的凜奈眼神對上了。

    她的身體里面有著蠻神族的遺傳因子,想必凜奈自己也不會料想到這個番門

    竟然會因為自己而啟動。

    【凱!】

    【凜奈!該死————】

    究竟能否中止轉移法陣的發動呢?

    正當凱想要這么問的一瞬間,視線被一片白茫茫覆蓋了。

    古代樹海【精靈之森】深處——

    灼傷雙目的光芒漸漸收斂。

    溫軟的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在森林中間的空地上,凱和凜奈并肩站在這里。

    【貞德大人,有沒有受傷?】

    【……沒有損傷呢】

    花琳和貞德

    距離稍微遠一點的地方,紗希和阿修蘭則屁股著地坐在地上。

    【我說阿修蘭,不要趁著混亂的時候摸人家的屁股啊!不知廉恥!】

    【不不,明明只是你的屁股拿我的手當墊背了而已啊】

    【閉嘴!不要再敵營喧嘩】

    因為花琳的一句話,兩人瞬間閉嘴。

    ……這里是?

    ……和轉移前并沒有多大的不同。

    周圍都是古代樹,而這片空地也被各種植物填滿。

    【凜奈、能回去嗎?】

    【……呼嗯,如果是對我起了反應的話,再發動一次應該就能回到原來的地方】

    凜奈小聲的嘀咕了一下。

    正在這時灌木叢突然晃動了一下。

    【哇——,好漂亮的蝴蝶!等等我嘛,和希爾科做朋友吧!】

    跳出來的是蠻神族的小小身影。

    大大的金色瞳孔,發著熒光從綠色漸變到紅色的頭發。

    帶著童話故事里魔法使一樣大大的帽子,穿著一身長袍。身高的話只有到凱

    腰間差不多的高度。

    【……花琳,那個該不會是?】

    【請退后貞德大人,沒看錯的話是大妖精。幸好現在還沒有注意到我們】

    追著蝴蝶在空地上奔跑的妖精種少女。

    大妖精——作為居住在樹上的妖精種被人們所認知。極少會出現在森林外面,

    被人類碰到的更是屈指可數。

    【等等我……哇!?】

    砰的一聲,大妖精被阿修蘭的手絆倒摔在了地上。

    【啊、疼疼。這樹根是啥。……啊類?…….】

    直直的盯著阿修蘭的大妖精。

    然后看向了其他人所在的地方。

    【哪個森林的精靈?啊類,但是感覺不到法力呢?】

    【不是啦,我們是人類哦】

    【……呃?】

    阿修蘭嘴里反射性的說了出來,然后妖精的眼睛一瞬間瞪的圓圓的。

    【人類……人類……人…….!hi呀呀呀呀呀呀呀!?人類!?

    不要吃我啊啊啊啊啊啊!?】

    【啊、喂等等!】

    【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小短腿拼命的甩開步子,大妖精開始逃跑。鉆進了來時的灌木叢中,僅僅數秒

    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追上去,這么一心想跑肯定有什么問題】

    撥開草木的貞德開始前進。

    順著勉強能走一人的小路前進,出來后前方展現在眼前的是兩顆特別巨大的

    古代樹,像是門柱一樣聳立在前方。

    然后。

    ————在那門前,站著兩位手持弓箭的精靈少女。

    于兩位蠻神族的目光交匯在一起。

    【人類!?】

    【怎么來到這里的!?】

    雖然發音有點難以聽清,但是毫無疑問是人類的語言。帶著飽含著敵意的目光,

    兩位精靈持箭搭弓行動了起來。

    【貞德大人到后面去。抓住她們】

    架起偃月刀的花琳狠狠的踏向地面向前沖去。

    但是,

    就在一瞬之后、烏爾薩聯邦的最強騎士瞇起眼睛猛地一個急停。

    【原來如此,已經沒有隱藏真身的意義了嗎】

    【真是令人吃驚。竟然追到這個隱藏村落里來了嗎】

    淡色的頭發隨風擺動,出現在那里的是一位美麗的女性。

    讓人以為是和皇帝一同失蹤的指揮官輔佐丘碧蕾,從兩顆古代樹的里面走了出來。

    【你沒事真是萬幸呢,指揮官輔佐。不、蠻神族的密探大人】

    【叫我丘碧蕾就好了,靈光騎士貞德】

    對于騎士的挖苦她也仍然保持著微笑。

    身后跟著兩個門衛的精靈種,看來是不想隱藏自身也是精靈種的事實了吧。

    【姑且問一下,怎么到達這里的?如果是強行突破到森林深處的話,守護獸

    們應該會有騷動的。】

    【就是這樣呢。一心想著搜尋重要的皇帝陛下而來到這里呢】

    【為了那個人類?作為指揮官輔佐來說的話,比起那個人類,參謀薩芙芬要

    優秀一萬倍以上呢】

    【你把他們怎么樣了?】

    【向偉大的但丁陛下進言了然后由我誘導他們來到這片森林呢。后面嘛只要

    設好陷阱就可以了。你覺得他們現在怎么樣了呢?】

    抿著嘴臉上浮起了艷麗的笑容應對著。

    現在這么對持著讓我充分的理解了這個笑容確實很美麗,但是和人類女性相比

    是完全不一樣的美貌。

    【不用擺出這么可怕的臉哦指揮官。大家都活的好好的。在麻痹花的生長地帶

    充分的吸了好多呢,估計幾天內一根手指都動不了吧】

    【真意外呢,不把他們生死作為情報來交涉嗎?】

    【因為我這邊也有想問的事情呢】

    這樣說著的精靈在胸部下面雙手環了起來。

    【指揮官貞德,一直想要和你這樣說話的機會呢。在北邊的聯邦打到了那個

    怪物是真的?】

    【如果你指的是惡魔的英雄的話,我們并沒有撒謊】

    【初次聽到的時候真的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呢,到底是以什么樣的策略和

    武器才能打到那樣的怪物啊。不過、現在倒是能想的到原因了呢】

    她目光投向的并不是貞德,而是貞德后面的凜奈。

    對于蠻神族來說肯定是一目了然的,凜奈身上強大的法力,說起來并不是人類

    這一點也看穿了。

    【你們應該已經察覺了吧,這里面就是精靈之鄉。說實話,比起伊歐人類反旗軍

    總軍力而言,我覺得你們6人更加危險】

    【是因為打到了惡魔的英雄凡妮莎嗎?】

    【是的,就我的本意來說不想讓你們活著離開。但是、對你們出手的話我們

    這邊也避免不了出現傷亡呢。如果被其他種族趁虛而入的話就很糟糕了】

    那么——

    小聲的說到,然后女精靈深吸一口氣。

    【我們簽訂契約吧,首先把人類換給你們,這個應該是你們的先決條件吧】

    【被俘虜的人類全部解放是吧】

    【再加上保證你們的安全吧,我們會發誓出森林之前絕對不會出手。】

    【……那么你們的要求是什么】

    【很簡單的事情哦。對于打到了惡魔族的英雄的你們來說。從這片森林出發

    向著北邊去就是天使的宮殿了】

    丘碧蕾伸手指著森林的深處。

    【潛入天使的宮殿,和那里的天使們戰斗吧】

    【呃】

    貞德、然后花琳也咽了一口口水。

    紗希和阿修蘭則像是孤獨癥患者一樣失去了言語的能力。

    【吶,搞不懂你們什么意思呢?】

    最先問出聲的是凜奈。

    【這是種族里面的背叛嗎?蠻神族里面的各個種族的羈絆這么弱的嗎?】

    【先背叛我們的是天使!】

    丘碧蕾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緊抿著嘴的精靈壓低著聲音。

    【我來說明情況吧,請跟我到這邊來】

    精靈的隱鄉。

    作為蠻神族的一處聚集地被世人所知、不過在人類的地圖上并沒有任何記載。

    也就是說其正是人類未踏足的其中一個【秘境】。

    【人類進入這里還是第一次哦。雖然沒有歡迎儀式、但你們可以以此為豪哦】

    精靈之鄉。

    那是在古代樹的上面建造的村落。

    以古代樹和旁邊古代樹的支桿為基架起了橋梁,然后以此來往于各個古代樹。

    住的則是用樹枝組合而成的小屋。

    在能看到這一切的地面上————

    被頭頂上數百位精靈監視著的祭壇上,丘碧蕾轉了過來。

    【靈光騎士貞德,你鎧甲下面穿的那個是精靈的裝束呢。】

    【……是的】

    騎士貞德的象征并不是鎧甲、而是鎧甲里面穿著的淡淡的薄衣。

    ——靈光的戰裝。

    是精靈至寶的其中一樣。其引以為豪的是有著最上級的法術耐性,在對以法力

    攻擊為主的惡魔族的戰斗中作為殺手锏而活躍過。

    就這樣被這個精靈的密探一眼看穿了呢。

    【從哪里入手的呢?】

    【在烏爾薩聯邦的國境沿線,惡魔族和蠻神族戰斗得到的戰利品,我們再通過

    奇襲搶到的。已經是十年以前的事了】

    【這樣就安心了,不是直接襲擊精靈搶來的話,這次蕾蕾大人也不會在意的吧】

    蕾蕾?(PS:問了下群里的說蕾蕾比較好,就用這個好了)

    聽著這個不習慣的名字凱瞇起了眼睛,不過就在這之后從樹上沿著繩梯下來了

    三位精靈種。

    其中2個是全副武裝的男性精靈。

    中間站著的是看起來十五六歲少女外表的精靈。雖然身材嬌小但是耳朵的長度

    還要超過旁邊兩個。

    ……精靈活的越長耳朵也會越長。

    ……這中間那個才是年齡最大的呢。

    從裝束上也能判斷出來。

    身上穿著和貞德的靈裝類似的,七重薄薄的和服七單。而且一頭直垂地面的漸變色

    的漂亮長發也有著十足的神秘感。

    年幼的面孔上卻綻放出知性的光芒,總體展現的氣場就跟其他人不一樣。

    【真令人不舒服】

    精靈少女瞥了凱他們一眼,離開歪過頭去。

    【為什么老身(PS:原文用的就是老年人的自稱)要跟這些人類會談,這個村落

    沾上人類的氣息可是大麻煩呢,趕快滾出去吧,劣等種】

    【蕾蕾大人】

    【——雖然很像這么說,不過現在這個狀況我就把這份心情留在心里吧】

    被丘碧蕾插了一句,精靈少女嘆了一口氣。

    ……已經超出了傲慢的領域了,完全就是狗眼看人低了。

    ……跟印象中的蠻神族一模一樣呢

    惡魔族如果是最好戰的種族的話,蠻神族就是最傲慢且排他的種族了。

    不過,換個角度也可說是相當率直的性格了。

    比起跟人類一樣一臉微笑不漏破綻的丘碧蕾來,這邊則更適合深度談判的對象。

    【我是精靈之鄉的巫女蕾蕾。你們的事情從丘碧蕾那里聽說了,說是打到了那個

    惡魔族的英雄呢】

    再一次眺望了一下凱他們全員的精靈。

    【那個怪物、曾經和主天阿爾弗雷亞殿下展開了慘烈的戰斗。那個時候的破壞

    造成的就是森林外圍的死鹽湖。竟然打到了那樣強大的冥帝,到現在還是有點難以置信

    ,但是……】

    【如果說難以置信的話,你們說的話也有點值得懷疑哦】

    貞德仰望著的是樹上的精靈,在那里還有身高較矮的矮人和妖精的身影。

    數百個蠻神族靜靜聆聽著巫女和騎士的對話。

    【精靈種的大長老被主天阿爾弗雷亞抓住了,這事當真?】

    【如果不是這種情況的話根本不會有現在的會談(PS:有點表達不出來,蕾蕾

    說話的語氣就是年齡很大的那種人的語氣,自行腦補吧)】

    鋪上巨大的樹葉當坐墊、精靈巫女盤腿坐了下了。

    【主天殿下現在性情大變。那位大人原本是十分沉穩且強大的、像是太陽一樣

    照耀著蠻神族】

    【說了不要精靈種?】

    【矮人和妖精也是一樣,要求全部臣服于天使之下】

    構成蠻神族的四種族。

    主天阿爾弗雷亞突然宣布四種族并不是平等的,應該在天使的統治下。這之后

    所有事情都變的奇怪了。

    【不用說、這不是能接受的提議吧?精靈種、矮人種和妖精種三族共同商量后,

    決定直接去向主天殿下申訴。而這里代表三族前往天使宮殿的就是精靈的大長老……】

    【沒有回來?】

    【沒錯,但是我們就這么沖上天使宮殿的話,和天使族的裂痕就無法彌補了】

    【所以這里就要用到我們嗎。你們的劇本是人類闖入天使族的大本營大鬧一通,

    精靈大長老偶然逃脫,這樣的話成功也好失敗也好,精靈種都可以堅稱自己

    與這事無關是嗎?】

    【是的哦,你們如果全滅了的話老身這邊就會裝作毫不知情。不過,如果救出了

    我們的大長老的話,這邊就把抓到的人全部釋放了吧】

    【……花琳】

    貞德跟身旁的女護衛對視了一眼。

    【僅憑6人闖入天使的老巢,在戒備森嚴的天使宮殿里救出大長老。你覺得這

    有可能成功嗎?】

    【不可能。等著我們的只有被包圍后全滅的結局】

    護衛的回答沒有一絲的猶豫。

    【說到底現在說的都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是真的。我們到達天使的宮殿以后,

    也有可能受到天使和精靈的夾擊】

    正如所說,凱的腦海里也浮現出相同的可能性。

    ……這會不會是個為了把我們一網打盡的策略。

    ……借助天使的力量在天使宮殿設下陷阱,這是最有效的勝利手段。

    關于精靈大長老被囚禁的事件,缺少讓人信服的證據呢。

    【那就獻上我的腦袋吧】

    冷不丁的開口這么說的是原伊歐人類反旗軍的指揮官輔佐。

    【丘碧蕾?你在說什么!?】

    【不管怎么說都需要前往天使宮殿的向導,這份任務就由我接下吧】

    把手放在胸前的愿指揮官輔佐。

    【在前往天使宮殿的途中,如果覺得這是個謊言的話,我就隨你們處置,想要抓

    我當人質還是要把我大卸八塊都隨你們】

    【不同意,天秤兩端的籌碼不對等呢】

    賭上性命的臺詞,而花琳則是冷冷的拒絕了這個提議。

    【我們這邊有六人,加上人質的話超過20條命。如果你覺得你一人就能抵得上

    我們全員,我只能說你傲慢過頭了】

    【……】

    【增加人質的數量,或者考慮下更加重要的人質】

    【可笑】

    盤腿坐著的少女抬起一條腿踩在地上。

    【你的意思是說,把帶路的小人物換成身為巫女的老身嗎。如果老身說的是謊話的

    話,就要取走老身的性命是嗎】

    【如果沒有撒謊的話應該能接受這個條件】

    【可是這樣可以嗎?別看我這樣好歹也是首領代理哦,也就是你們說的千年級,

    想要取走我的性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哦】

    穿著七單的靈裝的精靈少女。

    不用懷疑肯定是比丘碧蕾更強的個體。同行的話也要時常注意被偷襲的危險性。

    【并不覺得會比惡魔的英雄更加強大】

    【……區區人類,也敢說大話】

    花琳的回答引起了精靈巫女蕾蕾的好勝心。

    【那好吧,就由老身陪你們同行。帶你們潛入天使宮殿到達天使的牢獄,這樣你們

    就沒問題了吧】

    【巫女大人!?】

    【請等一等,這個狀況下如果巫女大人再有個三長兩短的話……】

    【主天殿下性情大變,大長老能不能回來根本沒有保證。如果我們不有所行動的

    話不就相當于承認了天使的統治嗎?】

    震動古代樹葉的音量。

    為了能傳達給樹上聚集的同伴,身為巫女的少女大聲吼道。

    【妖精和矮人們喲、你們當前不要有所行動。這里和主天殿下鬧翻的話就會發展

    成蠻神族的內亂。這次的計劃一切都當做是我的獨斷專行,最壞的結果也就我一個

    人的性命搭進去】

    【巫女大人……】

    【談話到此為止,大家回到各自崗位上】

    樹上的精靈、妖精和矮人們漸漸的散去。

    回到守衛廣闊的森林的崗位上去了。

    【這樣你們也沒有抱怨了吧】

    站起身子的精靈少女。

    七單的靈裝、和透明感的漸變色長發雖然飄舞。

    【牢牢記住吧人類的指揮官,這是和精靈的契約。千萬不要出錯哦,如果戰場上

    你們有所退縮的話,別想從這個森林里活著走出去!】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很好。那就細節上的事給你們說明一下吧。然后……雖然令人作惡、但是

    今明兩天將你們作為客人招待。喂,希爾科】

    打了一個響指。

    配合這個信號過來的是剛才逃走的大妖精。

    【賜座(PS:就皮這么一下)】

    【好————的】

    充滿朝氣的回答、大妖精小小的手指揮動著。

    像是攪拌空氣一樣揮動著手指——突然、凱的腳下卷起了一陣小小的旋風。

    把頭發吹的倒立的強風。順著這股風、不知道哪里來的古代樹的樹葉落在了凱的

    腳邊。

    【妖精的法術?】

    地面鋪上了厚厚的樹葉。

    不僅僅只有凱。凜奈他們的腳下也一人一枚堆起了古代樹的樹葉。

    ……剛才的、僅僅揮動手指就招來了風嗎?

    ……就為了用風把樹葉搬到這里。

    特別要強調的是發動的時候完全沒有看到法術的光芒,安靜的令人恐懼。而且操

    控十分精細的把樹葉運了過來。

    這就是妖精的法術。

    跟惡魔狂野的破壞不一樣、精細的力量。

    【哇、好厲害。可以坐在這里嗎?】

    連凜奈都瞪大了眼睛、低頭看著腳下的樹葉。

    【現在說明一下細節上的問題,趕快坐下。老身可不喜歡一直抬著頭說話。】

    再次盤腿坐下的巫女蕾蕾開口說道。

    秘境【精靈的隱鄉】

    上空被夜晚籠罩著——

    和光照充足的白天不一樣,這片土地的夜晚沒有亮光。

    唯一的照明就是凱面前的篝火。

    【……何等的膽量啊,睡的這么香】

    坐在古代樹的樹葉上的凱身后。

    地面上鋪了好幾塊樹葉堆的上面、凜奈側身躺著睡覺。發出可愛的呼吸聲、在幾個

    小時前就進入了熟睡。

    ……明明夜里有可能被精靈們襲擊的說。

    ……完全沒有戒備這一塊呢

    不知道是相信了白天說的還是神經比較大條呢。

    不過想想當初在人類特級【新維夏爾】的酒店里,周圍全部都是人類也能很快的

    進入熟睡,應該還是后者居多吧。

    或者說,

    有自信在精靈襲擊的瞬間感知到并跳起來躲開呢

    【還醒著啊】

    黑暗中、篝火映照出的精靈少女。

    【野獸和草木都睡了。我沒法理解為何人類還要點燃篝火不去睡覺】

    巫女蕾蕾。

    她的視線突然轉向了熟睡中的凜奈。

    【并沒有偷襲的意思。已經和你們締結了契約,在契約完成以前不會出手的】

    【……知道了】

    縮回了抓向槍劍的手。

    【叫做貞德的指揮官說過,打到那個冥帝的是你和那邊的小姑娘。由此有一個問題

    想要問你】

    【讓我告訴你怎么打到的?】

    【我也沒有那么貪心。那是你們牽制精靈的底牌吧】

    精靈少女一臉嚴肅的回應著、然后隔著篝火坐在了凱正對面。

    【我想問的只有一個。既然有打到冥帝的手段、那么對于主天阿爾弗雷亞有用嗎?】

    省略的殿下這個尊稱直呼其姓名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跟凱說話的原因,還是說——

    【我認為其中一些手段有效,一部分則沒有用】

    【哦?】

    【我和凜奈之所以能贏是因為好幾個齒輪配合起來的結果。再戰斗一次的話說實話

    沒有贏下來的信心。】

    冥帝戰中也是越過好幾次死亡威脅,然后被幸運眷顧了吧。

    原因之一

    ……雖然不是本意而且很不詳,就連回想起都不是很愿意。

    ……那個亂入的怪物,也是我戰勝冥帝的原因之一。

    那個叫切除器官的怪物襲擊了冥帝。

    也就是說三對一。

    切除器官的攻擊對冥帝造成了顯著的傷害,進一步說冥帝最終力竭也是因為無坐標

    化的影響。

    【話說回來這是怎么了?對我們的要求不是解救精靈大長老,如果有天使妨礙的

    話就應戰,僅此而已吧?】

    如果是最壞的情況,確實可能需要和天使的首領阿爾弗雷亞戰斗。

    沒有必要的戰斗、契約的內容并不需要賭上性命和其戰斗。但是現在蕾蕾說的話

    聽起來就是要做最壞的打算。

    【聽起來像是期待著蠻神族的英雄倒下呢】

    【這是對你的警告】

    在篝火的前面、精靈少女壓低著聲音回到。

    【被找到的話就會變成這樣。不管你希望戰斗還是不希望,在現在的主天殿下

    面前撤退是沒有意義的。只會變成你死我活的戰斗】

    【…….】

    【如果你贏了的話,老身這邊就釋放抓住的人質】

    【輸了的話?】

    【不要想活著回去。丑話先說在前面,老身只是負責帶路。老身是不會對天使

    出手的。在天使宮殿大肆破壞也好,救出大長老也好,那全部都是你們人類做下的

    事情。你懂的吧】

    【那個我已經理解了。并沒有期待一起戰斗】

    如果精靈種攻入天使宮殿的話蠻神族會因為內亂而崩潰吧。

    所以蕾蕾不會參加戰斗。

    進一步說的話如果精靈族觸怒了主天阿爾弗雷亞的話,沒有必要再搭進去剩下的

    妖精族和矮人族。

    ……即使這樣,萬一發生了的時候

    ……這個巫女也會獻上自己生命來請求原諒吧。

    不是向人類。

    而是對主天阿爾弗雷亞。

    【真不甘心啊。為何需要借助人類的力量。我們種族已經墮落到這種地步了嗎】

    被火光映照著的是自嘲的笑容。

    隨后精靈少女站了起來。

    【黎明時刻出發。沒有其他問題了吧】

    【沒有。不過貞德為什么還沒有回來?】

    【擔心的話就用那個什么通訊器聯絡一下就是了。你想跟貞德、花琳或者是

    紗希和阿修蘭聯絡都隨你便】

    保持著站著的姿態、對著這邊看了過來。

    【他們都在村子的里面不需要擔心。說是有什么話要問丘碧蕾,估計就是那家伙

    潛入伊歐人類反旗軍時候的事情吧】

    【……】

    【覺得很卑鄙嗎?】

    【這是沒有察覺到丘碧蕾真身的人類的失誤。說不上卑鄙】

    種族大戰中沒有什么卑鄙的說法。

    如果要這么說的話,趁著惡魔族不小心而突襲王都烏爾薩克的烏爾薩人類反旗軍

    也絕對算不上堂堂正正。

    【話說回來,按照你剛才說的,你是不是抱著如果我們萬一打到了主天的話】

    【什么嘛,這種事你也擔心嗎】

    一臉嚴肅的精靈少女、笑著回過頭。

    【你是覺得這個作戰計劃本來就是精靈族對天使族的反抗。讓你們解決了主天,

    然后我當上蠻神族的英雄這樣的野心嗎。】

    【嗯嗯,你看起來就很機智狡猾的樣子】

    【這份警戒心很好哦。想活下去的話明天也要保持住】

    背對著這邊的巫女。

    對著準備離去的小小背影,凱開口——

    【最后一個】

    【什么?丑話說在前頭,如果準備問什么無禮的問題就拔了你的舌頭】

    【知道叫西德的人類嗎?】

    【那是誰?】

    【不知道的話就算了。抱歉了,把你叫住】

    搖晃著及地的長發,精靈少女離去了。

    目送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

    【不知道呢,果然……】

    凱只能一個人抬頭上去。

    異種族——

    惡魔的英雄凡妮莎知道西德的存在。那么蠻神族怎么樣呢。這樣考慮著的凱,但是

    精靈族的巫女不知道的話,其他精靈應該也不可能知道了。

    那么。

    蠻神族的英雄會知道嗎。

    “那家伙、預見了這個異變”

    “有個引發世界輪回、篡改了世界的家伙。除了余和西德以外的英雄、剩下三位

    英雄中有人做的!”

    主天阿爾弗雷亞性情突變了。

    聽到巫女蕾蕾這么說,凱內心的激動已經按耐不下了。

    ……沒有這么巧的偶然,英雄突然轉變了性情。

    ……那么現在最有嫌疑的就是主天?

    扭轉了正史里五族大戰的結果。

    接著又在蠻神族內想要將精靈、矮人和妖精全部收歸支配,安排好讓天使族君臨的

    劇本。

    這樣想的話就能解釋的通了。

    不過——

    其用的什么手段仍然未知。到底是什么樣的力量才能將世界篡改根本無法想象。

    【只有英雄知道嘛……這樣啊】

    盯著篝火、凱默默的捏緊了拳頭。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為何無人記得我的世界?”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eglwdu.shop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 网站赌博龙虎先赢后输 快3玩法必中技巧 幸运快3全天免费稳赚计 七星彩开奖结果今天今晚 双色球近3000期走势图 代投注赚佣金 快3怎么买稳赚不赔 老时时怎么玩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 老时时彩走势图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