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猪狗两家打一生肖
神湊輕小說文庫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收藏本書 GGO論壇 求書頻道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放學后,到異世界咖啡廳喝杯咖啡(放學后的異世界咖啡館) 第四卷 4「我們是不正經同盟」

    那天晚上,波尼婆婆和緹塞坐在柜臺前。這一段時間,緹塞幾乎每天都會到店里來。她深夜里出門,父母什么都沒說嘛。或者,其實是偷溜出來的?

    我雖然有問題,卻不可能直接對她問起這些來。有道是再親近的人之間,也有不能踏入的部分,更何況我和她的關系還遠沒有親密到那樣的程度,所以就算問出口恐怕也是多管閑事。

    重要的是,緹塞很快就和夜里的常客們熟悉起來。尤其是年紀大的客人。大概他們是把緹塞當做自己的孩子或孫輩來疼愛。緹塞也很開心,所以我覺得這樣沒什么壞處。不過受波尼婆婆熏陶這一點,可不怎么讓人能贊同就是了。

    「所以,聽好啊。人呢,一次只能應付最多兩件事情。注意這邊,手頭就沒了防備。注意手頭,懷里又要露出破綻。訣竅就是要這樣,巧妙地引導他們的注意力。」

    「嗯,原來如此。」

    緹塞一臉認真地點頭,聽著波尼婆婆的講解。

    「喂,小子,不準隨便亂動。」

    「不,那個,我還有工作要做啊。」

    「現在客人不就只有我們兩個嘛。好了,快在那邊站好。」

    「是……」

    我沒辦法頂嘴,只好站在搬開桌子形成的空地處。波尼婆婆和緹塞則站在我的眼前。

    「一開始的第一步,是先裝作一副普通的樣子,然后把對方的注意力引導到撞上的地方去,趁機一下子拿到錢包。」

    緹塞又認真地點點頭。

    「你在教她什么東西啊。」

    「扒竊啊,當然是扒竊。」

    波尼婆婆一臉淡然地回答道。

    「不,這種東西沒必要教她的吧。人家可是有光明前途的年輕人。」

    「來,你試試看。先撞一下,趁機拿走錢包。最重要的就是快,但是動作千萬不能太大了。」

    「嗯!」

    「不行了,這兩個人……根本不愿意聽我說話……」

    緹塞在胸前雙手握拳,一副干勁十足的模樣。然后朝著練習臺——也就是被罰站的我走過來。我放棄了抵抗,按照指示朝前走。

    擦肩而過時,緹塞踉蹌了一下,撞向我的身體。

    「啊,對不起。」

    撞擊其實很輕。而且即便在這么近的距離觀察,她的面孔依然非常精致。要不是因為緊張而臉頰微微泛紅,甚至就像是做工精巧絕倫的人偶一樣。另外,距離近到這個程度,我聽緹塞的聲音也更清楚了。她的音色讓我覺得脊背上癢癢的。

    等回過神來,緹塞已經離開了我身邊,我再慌忙看看圍裙的口袋,放在里面的錢包不見了。

    「我做到了……!」

    回頭一看,緹塞正雙手握著我的錢包,露出非常滿足的表情。

    「真有天分,」波尼婆婆點了點頭。「你長得這么漂亮,很容易就能搞定那些男人們。」

    然后,波尼婆婆又看著我露出賊笑。被緹塞迷得入了神的那一瞬間,看來是沒逃過波尼婆婆的眼睛。我連忙干咳兩聲,想要把洋相搪塞過去。

    「那個,錢包,還給你。非常感謝。」

    「……嗯,不客氣。」

    緹塞把錢包還給了我。我把它裝進口袋,然后手插著腰說。

    「雖然波尼婆婆教了你,但千萬不能對別人那么做啊,好不好?」

    「對大哥哥就可以嗎?」

    「嗚」

    緹塞抬頭望著我。表情雖然平淡,眼神中卻含著期待。這種眼神勝于一切雄辯,我根本沒辦法拒絕,只好干澀地點了點頭。

    「太好了!」

    看她開心地緊緊握住小拳頭的模樣,我突然覺得,自己哪怕這樣充當扒竊的練習對象好像也沒什么關系了。不,雖然做這種事情肯定是不好的。

    「真好說話啊。」

    波尼婆婆對我說道,而且一點都不掩飾臉上的壞笑。

    「隨便你怎么說都可以了。」

    我確實沒辦法否定。

    「好啦,既然練習臺都這么說了,緹塞,再來一回試試看。」

    「嗯」

    緹塞小跑著到波尼婆婆身邊,背上的小小翅膀隨之一晃一晃。她看起來很開心,這雖然是好事,不過要是做的事情再正經一點就好了。我在心里一直這樣想。

    「這次要從背后來。人擠人,身體接觸的地方很多的時候,就可以這么做。首先要把手放在他的肩膀或者背上。來,這只手。」

    波尼婆婆的講座進行到第二段時,門鈴忽然響了。走進來的是賽蕾涅小姐。

    「怎么了,看你一臉心煩意亂的樣子。」

    波尼婆婆說道。的確如此,賽蕾涅小姐的表情很黯淡。她看了看我們三個人,然后木然地站著,木然地說。

    「我……做了偽造的活。」

    我沒能立刻就理解這句話,但波尼婆婆在我跟緹塞還疑惑不解時,好像就很快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哼了一聲,接著走向柜臺,喝掉了杯子里剩下的咖啡。

    「我還以為是什么呢,現在才開始啊。偽造可不就是代筆人的工作嗎,這說明你終于是個像樣的代筆人了。」

    啊,這么說的話——我想起來了。賽蕾涅小姐曾說過,有人曾找過她偽造文件,但她拒絕了。

    「嗚嗚,雖然確實有人說,一個代筆人只有能做出能以假亂真的偽造品,才算是入了行……!」

    居然還有一種職業的評價標準是這個樣子的,真是稀奇。就算說這是文化差異,我從小在一個守法意識很高的社會里長大,所以還是有點不容易理解。但是,賽蕾涅小姐說這番話時的表情也很難受,果然個人的價值觀也許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相通的吧。

    賽蕾涅小姐抱住頭,蹲在了地上。

    「啊啊……果然還是不做可能會比較好……我只要一直能做情書的代筆就滿足了……」

    「這不是挺好的嘛。一回生,二回熟,以后都是一樣了。而且你還能賺更多錢。」

    波尼婆婆非常口無遮攔地說。

    但是這樣反而可能還更好。被她這樣直白地一說,我開始覺得,或許道理真的就是那樣。

    賽蕾涅小姐也抬起臉,用手扶著下巴。

    「好像真的是那樣……」

    可是下一個瞬間她又開始用力搖頭,頭發都被搖亂了。

    「不對,不行的,不行! 這可是違法行為! 啊啊,要是被抓住了該怎么辦……我不想去偽牢啊……」

    「你也太夸張了。要是就因為偽造文書把代筆人給抓起來,偽牢早就塞不下了。」

    「偽牢是什么?」

    我雖然不愿意插嘴,但這個沒聽說過的字眼還是很讓人在意。波尼婆婆看了我一眼,抬起了半邊眉毛。似乎這還是個很普遍的常識,普遍到連波尼婆婆都開始覺得我奇怪了。但她沒有細問,還是回答了我。

    「偽牢*就是關罪人的監獄啊。正式判罪之前先把人關在那里,那地方大多是地下石砌的臟牢房。一堆囚犯被塞在同一個地方,所以誰都不想到那種地方去。」

    [*注:這個詞原文是片假名,對應法語pastiche,這個詞的意思就是『仿品』,于是我們將它意譯成了『偽牢』。]

    「呃,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那是拘留所一類的東西嗎。而且從這番描述來看,那里的環境應該不怎么好。

    或許是賽蕾涅小姐又產生了聯想,她再次抱起頭,發出「啊啊啊啊」的呻吟聲。緹塞坐在她的正面,撫摸著賽蕾涅小姐的頭。

    「嗚嗚,謝謝你,緹塞。姐姐就是到了偽牢里,也不會忘記緹塞的……」

    「所以說,你真的太夸張了。只是偽造一份文件,誰都不會在意的。公差們都知道這件事,而且就憑幫他們處理那些麻煩的文書工作,人家還很感謝你們呢。」

    波尼婆婆從懷里取出煙桿,又突然想起緹塞和賽蕾涅小姐還在場,結果她煩惱地看了看煙桿,只把它在手中轉了幾圈。

    「更何況,我看你也不是在偽造文書里加筆印的那種性格吧?」

    「筆印……?」

    這次輪到緹塞對波尼婆婆投去不解的視線。不過在賽蕾涅小姐首先開了口,所以緹塞又把目光轉向她。

    「代筆人都有一種用來識別的印記,叫做筆印。那個是用來標明文件由誰寫成的,但是有些人也會把它偷偷地改在偽造的文書上。」

    「明明是偽造,卻還要蓋上自己的印章嗎?」

    那要是事情敗露了該怎么辦?

    「哼,那些人把自己當成藝術家,覺得要夸耀一下自己的杰作,而且還能用來當宣傳。要是入了哪個官差的法眼,沒準就能當上書記官,專門給大人物服務。」

    「只要是代筆人,每個人都夢想變成那樣呢……」

    賽蕾涅小姐頗有感觸似地說。

    「反正你也開始干偽造的活了,要不然也把筆印加進去如何?」

    「不、不行的! 那樣太可怕了!」

    她用手抱起肩膀,發著抖說。

    「我雖然也很想成為書記官,可是只要一想到偽牢就覺得自己肯定不行的!渾身都會發抖,根本就寫不了字!」

    波尼婆婆斜著眼看了賽蕾涅小姐一下,然后又驚訝,又無奈地嘆著氣說。

    「真是的,既然你是這種認真得要死的性格,那為什么還要接偽造的活兒啊。」

    「嗚嗚,我也沒辦法才做的……」

    賽蕾涅小姐的肩膀一下子垂了下來,緹塞不停地揉著她的頭發,就好像撫摸大型犬一樣。

    「我的父親在工作中受了傷,必須修養一段時間才行。」

    「怎么會成——」

    波尼婆婆立刻開了口,不過——

    「然后,父親作擔保的一個朋友又不在了,放高利貸的人就照過來,說讓我們快還錢。」

    又隨即像是斟酌用詞一樣,緩緩地說到。

    「成了這個樣子,確實讓人頭疼啊……」

    她把手按在太陽穴上,來回地揉著。

    這樣的故事不算少見,然而,實際面對一個這樣一個麻煩故事中的當事人,卻很難找到能安慰對方的話。

    「有一位商會的客戶從以前就來找過我好幾次,開出的價格也非常好,所以我最后就……」

    唔唔唔。我也覺得頭疼。我不能責備賽蕾涅小姐,可是要鼓勵她說別為這些煩惱,好像也很難。她可是為了保護家人,才不得已接受這種工作,而且要是被抓走的話,就沒辦法還清高利貸了。換做是我,在這種關頭也會非常害怕。

    「大姐姐,真的很努力。」

    緹塞溫柔地摸著賽蕾涅小姐的頭。結果賽蕾涅小姐抬起臉來,眼角浮出淚滴,緊緊地抱住了緹塞。

    「緹塞真是個好孩子啊啊啊啊……」

    「好、好難受……」

    「哈啊啊啊這個大小剛好能抱在懷里,好舒服,好治愈……」

    「唔唔……」

    「背上的翅膀也軟綿綿的……哇啊……」

    「好癢……」

    「你在干什么啊?」

    波尼婆婆驚訝地問。

    「哈! 對不起緹塞!我一不留神就……」

    一不留神就開始抱住人家亂摸翅膀了嗎這個人。我用懷疑得眼神看著賽蕾涅小姐,但緹塞卻搖搖頭回答說「沒關系」。自己不知何時失去的,信任別人的意愿,在這孩子還保留著啊。我突然覺得緹塞好耀眼。

    「小子,你也是,你干什么捂著眼睛啊?」

    「太耀眼了,我好像沒辦法直視。」

    「……真是不懂你。」

    「不,沒事,我在裝呆而已。」

    我重新收拾心態,回到柜臺中。

    「賽蕾涅小姐,這種時候再怎么著急也沒有用的,先冷靜下來,喝杯咖啡吧。」

    「啊,這是個好主意。整天想著不好的事情也只會消磨精神。比起實際可能發生的事情,想那些反而對身體更壞。」

    波尼婆婆的話很有深意,而且說得一點也沒錯。憂心忡忡對人的精神會造成多大的損害呢,相比之下,那些不安變成實際的情況卻少之又少。我們與其說是在擔心實際的某件事,還不如說是為自己樹立的恐懼消耗精神。這種時候,最應該做的就是改變一下心情。

    「做了就是做了,事實不能改變,但自己的心情還是可以改變的。」

    「唔,店長你明明比我小,但是也能說出這樣有道理的話呢。可是,如果公差真的來了的話……」

    「到那個時候再說。等他們來了,再考慮該怎么辦吧。」

    我用爽朗的聲音斷言道。之所以敢這么說,是因為從波尼婆婆的話來推測,那種情況發生的可能性真的很低。所謂的偽造,好像都被大多數公務人員默認了。而且他們總不可能就為了一張文件,從那么多代筆人中專門來尋找賽蕾涅小姐吧。這樣付出的人力和收效是不成正比的。

    「而且,那個叫做筆印的東西,你沒有加進去不是嗎? 那樣就不可能會暴露的啦。」

    「小子,你這不是也學會像個不正經的人一樣思考問題了嗎?」

    波尼婆婆笑了起來。我明白她這是在夸我,但真的應該高興嗎?心情有點復雜。不過賽蕾涅小姐卻用手遮著嘴,咯咯咯地發出笑聲。所以,嗯,我也把這當做是一件好事吧。

    「店長也順利加入不正經的行列了呢。、」

    賽蕾涅小姐站起身,和緹塞拉著手走到柜臺邊。

    「不過我可不怎么覺得開心……」

    「是嗎?但是這樣很有趣哦,不正經。」

    「你一副這樣爽朗的笑容,我的心情更復雜了。」

    「我已經看開了! 沒錯,我也是不正經的人! 到了現在,偽造一張兩張文書又算什么!」

    「那只是破罐子破摔而已吧……」

    然而賽蕾涅小姐好像根本沒有聽我說話。

    緹塞的頭像節拍器一樣不停轉動,看著我們兩個,然后她又突然拽了拽賽蕾涅小姐的袖子。

    「我也,想加入。」

    「加入不正經的人嗎?」

    緹塞點了點頭,背后的翅膀也隨即扇動。

    波尼婆婆咧開嘴,露出壞笑。

    「這個年紀就變成不正經的人,真了不得啊。就連我那個時候可都是規規矩矩不張揚的呢。」

    「規規矩矩不張揚? 你是說衣服嗎?」

    「小子,你跟我到外面來一下。」

    說這話的人以前也是個規規矩矩不張揚的少女?我一點也不相信。

    盡管我背上流著冷汗,不過緹塞和賽蕾涅小姐卻一點也不在意,她們看著彼此,說。

    「緹塞你真的要加入進來嗎!加入不正經的行列!」

    「嗯,我要。」

    「誒誒,喔——!」

    「喔——!」

    兩人一同舉起拳頭的模樣看起來就像是親密的姐妹,讓人不禁微笑。不過,話題的內容在教育上似乎有一點問題就是了。

    「這樣真的好嗎……」

    「她們兩個本來就是那種認真個性,稍微放縱一下反而正合適。」

    波尼婆婆一邊沖我搖手一邊說。聽她這么一講,我也有點相信了。畢竟她們兩人看起來都好像很開心,賽蕾涅小姐不再是剛來店里時的那副陰沉表情,緹塞的小小翅膀也充滿活力——我發現,緹塞雖然不怎么有表情的變化,但那雙翅膀卻很能鮮明地表達她的感情。比如現在,我能從翅膀中看出她有多高興。

    所以,嗯,應該沒問題吧。我心想。

    緹塞忽然又轉過來,抬起頭看向我。她微微歪著腦袋,白色的頭發跟著輕搖。

    「大哥哥,也是不正經的人?」

    晴天霹靂。我一步也走不動,連一根指頭都動彈不得,甚至連大腦回路都肯定短路了。

    一瞬間的寂靜之后,店里響起了高聲大笑。波尼婆婆笑得捂著肚子,賽蕾涅小姐雖然用手遮住嘴,但肩膀卻抖個不停。

    你們覺得好玩是沒錯啦,可是也希望能理解一下我受到的沖擊。

    我可是被一個幼小的女孩子抬著頭直直地盯著,然后還她還歪起腦袋問我「不正經?」。被那雙純真無邪的眼睛盯著! 問是不是不正經!

    我總算搖了搖頭,但感覺動作僵硬極了,就好像常年被遺忘,早已銹蝕的金屬合頁似的。

    「不……我,大概……不是吧。」

    「不是,不正經的人?」

    緹塞的肩膀和眉毛都垂了下來。對表情沒有太多變化的她來說,這樣明顯的失望算是很少見的。就連背后的小小翅膀也看起來像是失去了精神。再加上她本來的精致容貌,全身被寂寞包裹的這副模樣看起來非常虛幻縹緲。一想到是因為我的一句話,才讓她露出這樣的表情,我突然覺得胸口一陣揪緊。

    該怎么辦。其實理智上是理解的。但是,我還是做不到。要說為什么,那是因為就算是我,也還是有一點小小自尊的。哪怕會讓眼前的少女露出這樣的悲傷表情,我依舊無法自稱是個「不正經」的人。

    緹塞的手指在肚子前邊戳來戳去,同時她又小聲說。

    「我要是,能和大哥哥一樣就好了……」

    「其實我也是不正經的人。不,剛才我一不小心就給忘掉了。」

    我丟掉了自尊。那種東西,找個扔不可燃垃圾的日子丟到垃圾筐里就行了。

    店里又充滿了波尼婆婆和賽蕾涅小姐的笑聲。這次賽蕾涅小姐連嘴都不愿意遮了。啊啊,隨便你們笑好了!隨便你們怎么說都行!

    「……真的? 真的是不正經的人?」

    緹塞抬頭望著我,我則用力點頭。

    「沒錯,是不正經的人!」

    「和我一樣?」

    「沒錯,一樣。」

    她瞇起雙眼,開心地笑了。

    「——好棒!」

    我望著咫尺之外她的笑容,下定了決心。嗯,我要成為一個不正經的人。只要是為了緹塞的笑容,這點小事根本不在話下。

    就這樣,我們在這里建立起了不正經的同盟。
上一章   章節目錄    下一章

   GGO首頁 返回頂部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章節錯誤 論壇快訊 論壇報道 最近更新

 

重要聲明:小說“放學后,到異世界咖啡廳喝杯咖啡(放學后的異世界咖啡館)”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神湊輕小說文庫首頁,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eglwdu.shop
Copyright © 2008-2014 神湊輕小說文庫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晚一定开什么生肖